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线路概述


  昌都、林芝、拉萨、山南、日喀则,从东向西沿着川藏路且行且寻,不乏让人感动的手工艺品。

主题经典影像
“藏东明珠”——昌都唐卡之行

  我的第一次西藏之行也是从昌都开始的。昌都是西藏自治区所辖七地(市)之一,位于西藏东部,处在西藏与四川、青海、云南交界的咽喉部位,是川藏、滇藏公路的必经之地,也是“茶马古道”的要地,处在商贸往来的枢纽地位,素有“藏东明珠”的美称。昌都的手工艺品要数唐卡最为出名。

 

唐卡---手工艺品佼佼者

  唐卡是西藏手工艺品里面的佼佼者,它不仅记录了西藏的历史、宣扬了西藏的佛教,还展现了藏民族审美的巅峰、绘画艺人技法的高超。唐卡极尽精美,极具审美效果,而且有升值空间,又方便携带,因此受到普通游客、宗教信徒、收藏家和艺术家们的喜爱。

  昌都有藏区著名的“唐卡”三大派系,即流传在丁青、察雅、贡觉等地的“美宁”画派;分布在昌都县的柴维一带的“美萨”画派和流传在昌都嘎玛一带的“嘎学噶志”画派。由于唐卡制作程序复杂,成本昂贵,方法考究,且技艺长期以来均是师徒相承、口耳相传,维系力量十分微弱,极易中断。现在传统天然颜料的制作方法和使用技法都面临着失传的危险,传统的绘画风格也在发生着变化,亟需保护和抢救。

  

“西藏唐卡之乡”——嘎玛乡

  我们从昌都驾车沿扎曲河谷旁的G317公路行驶70多公里前往有“西藏唐卡之乡”美誉的嘎玛乡,在这里你可以订购唐卡 。

  嘎玛乡有藏东历史最悠久的白教寺庙嘎玛寺,也是西藏三大画派之一嘎玛嘎赤画派的发源地。古典噶玛嘎画派大多数画家都是出自此地区。18世纪末该地区流行一种地方风格,其技法主要是承袭新勉派,人物及花草用大量的金线勾勒,但背景颜色为墨绿色,水平较高的作品会有一种苍劲而庄严的感觉,但较差的作品会给人沉闷感。而去嘎玛乡的人不是旅行者便是文物贩子,都是冲着唐卡大师嘎玛德勒的名头来的。

  嘎玛德勒老人8岁学画,15岁跟着父亲到嘎玛寺画壁画,16岁时在同龄人中第一个获得堪布学位,17岁时受青海的甲波部落首领邀请绘制西藏著名的美郎热巴传说故事——《苦行者》,耗时八九年画成的9幅唐卡受到甲波的高度赞扬。嘎玛德勒因此渐成一代大师。2004年,大师撰写出版了《佛像底线祖传技法》一书,为保护和发扬唐卡艺术作出巨大贡献。

  古董唐卡价格没有标准,从几千元到几十万元不等,不是懂行的人或者土豪,普通游客请慎重涉足这个领域;普通唐卡店里的新作则有大概的市场价格,从尺幅大小、画工的复杂程度和精美程度、用料的多少、金粉和银粉用量的多少,基本有一定的价格行情,便宜的一两千、贵的也基本超不过十万块,加上普通唐卡的用途以宗教为主,藏族人每家每户都会在针对不同的家庭大事件时去定制唐卡,需求量大,行业发展稳定而壮大,所以这个市场相对规范;尼泊尔唐卡因为来自异国,流派不同,技法等发展远不如中国本土,所以无法进入唐卡市场的主流,其价格是最低的。

  

唐卡小贴士

  唐卡的颜料绝大多是厚重的矿石磨成,调和液是用牛皮熬煮三天而成的牛胶,而某些清淡的过渡色则要用花朵或嫩叶的汁液调制,而要将牛胶和矿石粉调制的颜料细致均匀地涂到画布上,则要用猞猁毛做成的笔。

“西藏江南”——林芝

探寻的传说中的神秘“彩虹”藏刀

  从嘎玛乡回到昌都休整下,我便踏上了下一个目的地,那便是寻找神奇的藏刀。顺着G214向南行驶,来到所有自驾车爱好者梦寐的G318。从2002年开始,我一趟又一趟地往西藏跑,到现在,我已进藏12次。G318已经是我游走藏区各地的主要道路,也是这条路也让我发现了最原始最纯粹的西藏手工艺品。

  曾经有一次,我在波密县拍摄纪录片,县宣传部的人给我们介绍说易贡乡有一种很奇特的藏刀,刀身有美丽的彩色花纹蜿蜒呈现,名曰“彩虹刀”,世代相传手工打造有好几百年历史了,为易贡一绝。为了一睹这奇异藏刀的风采,我们决定前往易贡。在G318行驶过了通麦桥,有一条岔路到易贡。到了易贡我们就开始一个村子挨一个村子的寻找。语言不通真是很大的障碍,村民们有完全听不懂汉语被我们的摄像机吓得一溜烟逃走的;有莫名其妙对着镜头多情地笑半天却不语的;还有略懂几个汉语单词热情地给我们指错路的……我使用了各种交流方式:变换多种方言、打手势、画图……折腾到中午,一无所获。

  最后在一个叫“喇嘎”的村子,一位身穿军绿色上衣手拿锄头的中年男子走入我们的视线——他叫布鲁,是喇嘎乡的乡长、也是我们正在找寻的主角——易贡藏刀的制造者。在布鲁家的客厅里,我们终于见到了渴盼已久的彩虹刀。与其说它是刀,不如说是剑,五六公分宽,六、七十公分长,规格如同我们常见的剑,只不过它是单面韧,刀身遍布不同的金属色条蜿蜒漫伸。布鲁的彩虹刀都是粗糙的手柄、简单的没有任何颜色和装饰的木壳、乱乱地缠了些皮绳,有的甚至是没柄没壳的刀坯……说实话,当时看着面前的那几把刀,我心里对那个给彩虹刀取出如此美丽名字的人开始有些抱怨了。

  但是布鲁的展示让我们完全惊呆了,他把我们领到屋外,举起彩虹刀朝路边的一堆木柴刷刷砍去——胳膊粗的木头,只三下就被削断了。关于易贡藏刀毫无资料可查,和他交谈了半天我们才大概弄明白了此刀的来龙去脉。是世代生长在喇嘎村的村民在附近山上发现了铁矿、铜矿,据布鲁说还有金矿和银矿,于是用土法将几种金属冶炼出来,再混合打制成刀,主要成分是钢。所谓彩虹就是几种金属和混合金属的颜色,至于怎么让几种金属既保持各自独立的色彩而又浑然成为不分裂的一体,这就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了。布鲁也带我们去看过制做失败的彩虹刀,失败的主要标志就是不同金属相交的地方会有裂缝。

  布鲁告诉我们,现在喇嘎村里有17户人家在做刀,但所有人都不是专职的,他们都是在农闲的时候才做上几把。制作最关键的一步——冶炼金属、打制刀体成型的只有布鲁和另外四个人,当然现在他们也会直接用一些废铜废钢作原料,不再那么麻烦地去冶炼矿石了。其他人只负责加工刀鞘刀柄、打磨刀刃等。而且,彩虹刀因为装饰性相对强一些、实用性稍差一点,所以做的量很少,他们更多的是做一种短刀,卖给附近村子和易贡乡其他村子的村民家用。

  原来易贡藏刀,是家用的一种。而且我把易贡彩虹刀想象得过于华丽,没有想到它竟是这般拙朴,其实原先它并非什么工艺装饰品,只是藏民家中实实在在使用的农具之一,所以它结实锋利,但决不会太过漂亮精细。只是现在组要用到长刀的时候少了,它的装饰性才超过了实用性,布鲁他们会在最后出售前适当地装饰手柄和刀鞘,让它看上去漂亮一些。

  布鲁很坦诚地告诉我,以前村子里有两个老师傅会做刀,准确的说应该是懂得最关键的锻造步骤的只有两个老师傅,前些年去世了一个,现在只剩一个快80岁的老人了,但是他早就已经不做了。布鲁的手艺就是这个老人教的。我随即请布鲁带我们取拜访他的师父,布鲁欣然答应。走过一段蜿蜒的田埂,布鲁指着不远处的一个人影说,那就是他的师父拉桑。我仔细看过去,拉桑老人盘腿坐在田埂边的阳光下享用他的鼻烟,带着大沿的草帽,身边放着刚刚采摘完的两筐火红的辣椒,周围堆满了剪下来辣椒梗。我们走近,老人微笑地看着并点头示意,依然盘坐在地上,一种遍知人间事故的安然气度。

  我递过布鲁打造的彩虹刀,请师父评价一下。老人仔细的看了看刀身的彩虹,沿水平线观察刀体的平整,用中指弹刀身听声音,又用大拇指刮了刮刀韧,然后赞赏的点着头和布鲁交谈了几句。不用翻译,我从师父的表情上已经看出,他对徒弟的技艺非常满意。

  其实彩虹刀的价值在于它锻造工艺的独特,难度大、耗时长、钢硬度强、刀身富有装饰性、并且锋利无比,我想如果在刀鞘刀柄的装饰上再精美一些,说不定真会是上好的收藏品呢!

  同时,一种担忧从内心生出,这锁在深闺的易贡彩虹刀,每年就五、六把的销量,如果没有扩大市场的可能、外面工业化批量生产的廉价刀具再进入易贡市场的话,这种精湛独特的锻造工艺将不再为人们所需,随着手艺人的辞世,彩虹刀将逐渐被人们遗忘……

  

交通

  要进易贡不容易,必须要越野车,最好是有联系好里面的接应人员,因为雨季常常断路塌方。通过我们实际测算从波密县到易贡有55公里,而且路况极糟。由于常年少有车辆经过,有的路面被荒草掩盖,需要仔细辩识;我们去的前几天下暴雨,冲跨了山上的泥石,阻隔了道路,所以有些路段只能绕行;还有很多路段的厚土被雨水浸泡成了泥浆,尽管我们驾驶的是越野性能良好的丰田4500越野车,一路上也吃尽了陷车的苦头,大家在泥浆里挖车不下三次……这样折腾下来,55公里竟耗掉了我们10个小时!

  

住宿

  达到易贡乡政府已是晚上10点多,乡里没有招待所一类可以住宿的地方,我们的帐篷睡袋又留在了波密县城,于是只好冒昧地找到乡武装部的人求援,人家也不知道我们的底细,不过出于礼貌还是给我们提供了歇息的地方——乡卫生院闲置的病房。

  

门巴族的传统木碗

  从易贡乡返回到G318,继续向前就是林芝地区。这里聚居着一个与藏族水乳交融的民族——门巴族。门巴族生活的地方,有十分丰富的竹木资源,他们特别擅长竹篾藤条的编织工艺,竹方盒、竹斗笠、藤背篓、竹筐等制品坚固耐用,工艺精美。而门巴族最久负盛名的手工艺品要算是门巴木碗了,木碗是用硬木树根或树瘤(岩柏、青棡、米柳、杜鹃或桦树等)加工制成,木质细密坚硬,花纹别致美观,用它饮酥油茶和盛酒有一种特殊的香味。门巴木碗不变形,不皲裂,不褪色,经久耐用便于携带,深受藏族人喜欢。根据品质的不同,可将门巴木碗分为三种:上等为“杂雅”,以镶银边者为最佳,这种碗制作精良、美仑美焕,是难得的珍品;中等为“锅拉”;下等为“索果尔”。

  藏族同胞对木碗有种特殊的情感,过去人到哪里,碗到哪里,人在碗在,形影不离。据《汉藏史集》记载,饮茶习俗传入西藏后,赞普就请来汉地工匠,用藏地的原料做了六种碗,并分上中下三等,碗上分别绘有鸟衔茶、游鱼和鹿等图案的碗起名为夏布策、南策、襄策;其它三种普通碗分别起名为特策、额策、朵策。

  依古传统,至今藏族饮茶仍喜爱使用木碗。它不但携带方便,散热慢,而且造型美观花纹细腻,有的还镶着或包着银质花边,显得格外华贵、精湛,很受欢迎。过去藏族同胞如果要出外旅行,就事先将木碗擦拭得干干净净,并用绸布包裹,放在怀中。

  在西藏稍有条件的家庭,都是每人各有一个碗。现在藏族同胞客厅的藏式茶几上总是摆放着一大一小两只木碗,大的是父亲的,小的是母亲的。即使偶有一对夫妇到别人家串门,主人招待客人的茶碗,女士的一定比男士的小,反之,则被视为失礼。平日里,父母的木碗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地摆放着,用时取来,用后放回,不能随便混用,所以有“夫妻不共碗,父子不共碗,母女不共碗,兄弟不共碗”的说法。孩子们长大以后另立门户,回家看望父母时,也仍用自己以前的木碗。

  加查县安饶镇13组是个有名的木碗村。目前,该村80%的农户都能造木碗,年收入最多的达几万元。每年的山南物交会上他们的木碗都很畅销。多吉家是该村庄加工木器和制造木碗的农户之一,也是村子里年收入最多的一家。他继承了祖辈们留下的传统手工艺,从1975年开始干起了木器加工和制造木碗。出自多吉之手的木碗每年都成为山南物交会的抢手货。

  据多吉介绍木碗一般用桦木、杂木雕琢而成,质地结实,不易破裂,花纹细腻,较为美观。一般分为普通型和名贵型。普通型用桐、桦、杜鹃等树的树根或杂木制成,不加装饰。名贵型选用一种叫“咱”的寄生植物制作,木质黝黑透亮,纹路细如发丝,再加上白银装饰,更显得华丽大方。用杂木制成的木碗还可防毒。

  制作木碗不是简单的事,一般要经过选料、采伐、水煮、阴干、制作、上漆、烤晒、打磨、再上漆、再烤晒等10道工序。一要上山选材,以节大、疙瘩多的树为佳;二是风干,造出的树节、树段风干十天左右,以免制成后破裂;三是制坯;四是细磨,这一工序要求精工细作,做到四周厚薄匀称,划线准确,碗底平稳;最后是上色,一般用西藏山区一种加鱼草挤汁涂抹碗壁内外,成为桔黄色,使木碗美观、色鲜。当然,各地木碗,制作过程又有各自的一些技法。

  很多名贵木碗,会配有银盖,银盖上镌刻着吉祥图案。更甚者,木碗通体镶银雕花,碗腰处只留有指宽的部分,让你明白碗胎是木质的。其上为碗盖,下为碗托,均为银质。盖成塔形,雕银嵌金,顶端一颗红玛瑙为手柄。碗托尤其别致,是盛开的八瓣莲花状,每瓣上有一幅吉祥图案,八瓣合成传统的八祥瑞图案。碗和盖置其上,美轮美奂。

  

濒临失传陶器的出产地——塔巴村

  陶艺是让我最痛心的一类传统手工艺。除了古董店里价格不菲的旧物件,新做的西藏陶器几乎绝迹,它们被内地廉价的瓷器和塑料器皿所取代。陶艺是西藏最古老的技艺,西藏博物馆大厅中那个标志性的巨大的双体兽型陶罐,原形就来自5000年前的卡若遗址里出土的宝贝,那时西藏陶艺就已经不单是一项技术,它还具有高度的审美!

  就在10年前,藏族人家中的茶壶、茶炉、蒸笼、酒壶、酒坛、水罐、花盆、酥油桶、香炉、油灯、酥油灯……都还在大量使用陶制的,而现在,拉萨人更喜欢内地的瓷器,重新规划和修建过的市场也不给本地陶器提供摊位,因为他们包装用的秸秆会弄脏了市场。再后来,本土陶器被迫撤出了拉萨市场,只有少量销往别的地区。销路的断绝使得西藏做陶人数量锐减。

  顺着G318前行,前方就是墨竹工卡县,这里让我想起一位偶遇的工艺者。几年前在拉萨八廓街周边一条小道上,一个穿氆氇的中年男子落寞地蹲在地上,面前摆了一摊香炉、烛台、酥油灯,统一的暗红色,形状不是非常规整,上面用金粉草草地画了几笔图案,家庭用的小件宗教用品,几块钱一个,却没有人购买。一看就是手工制作的,很拙,但是我喜欢,买了一堆还不甘心,接着便追到了离拉萨60多公里远的墨竹工卡县,找到了这些陶器的出产地——塔巴村。这里是西藏最有名的陶村,过去布达拉宫里使用的陶品都是出自这里,而且,在我采访的时候,他们依然保留着千年不变的制作工艺:陶土用石锤砸细,筛过几遍后使用,塑造工具是双手和一堆木制的刀铲签棍,燃料是牛粪,烧陶没有窑,露天堆放,上面盖厚厚的草皮。

  塔巴陶器的命运代表了大多数没落的西藏本土手工艺术品的命运。墨竹工卡县宣传部的一份调查报告是这样叙述的:“塔巴陶器在西藏具有较大的知名度,主要销往拉萨、山南、林芝、那曲等地……但是在产供销等方面仍然存在诸多制约因素……农牧民群众市场经济观念淡薄,尚未树立市场营销观念,未形成成熟的商品经济意识,尚处于一种半自然经济状态,导致市场占有率较低”……

  当人们的生活中有了可以替代的产品,它丧失了日常使用价值,而它又不具备旅游纪念品的特征,渐渐地,它就只能从大众的视野里消失了,只有微乎其微的精品,进入了文物商贩经营的领域。飞速发展的旅游业对西藏传统手工业的影响是巨大的,总体上看,年产值节节攀升,从业人员在不断增加,手工产品种类与数量也在逐年递增。但是,就一些手工产品行业个体来看,旅游发展使得一些行业产品精益求精、品种推陈出新,另一些行业却面临被市场淘汰的危机。西藏传统手工艺品中的藏纸、乐器、藏靴等,情况大都如此。

  我痛心于千年的技艺濒临灭绝,于是奔走呼吁,召集各方力量前来相助,宣传报道、请经商的朋友代销他们的产品,买了很多参考的画册送去希望他们改良器形开发旅游产品……

  我对陶村的关注持续了两年。

  第一次,他们在堆放陶品的院子里对我说:“你不要拍了,以前来过很多记者,对我们一点帮助也没有,你也不要拍了……”

  第二次,在拉萨郊区唯一一家收塔巴陶的批发商那里,他们对我说:“你走了以后,村子里的人都说我傻,下次拍照要收钱……”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以后,他们拿着我发表在报纸和杂志上的大篇幅报道和我为他们买的各种画册,对我说:“你是真心帮我们,以前是我们错了,对不起。以后你内地的朋友如果要订货,我们会组织全村的人一起来做……”

  几年以后,在拉萨一位朋友开的青年旅馆里的货架上,我看到了迷你型的塔巴陶制酥油茶壶茶炉、油灯、香炉,上面用金粉画上了精细的传统图案,有专用的硬纸包装盒,售价几十到上百元不等。朋友说,旅游旺季的时候,光她这里,这些陶艺产品一天就能售出二十来套(件)。

  前方就是墨竹工卡县了,如果你喜欢藏族陶艺品,一定要前往塔巴村看一看这里的工艺。

  

擦擦——巧夺天工的方寸泥塑

  我是个手工艺品的狂热爱好者,到了藏区,我为那些极具民族和地域特色的手工艺品而痴迷,不惜倾尽钱财去换取对它们的暂时拥有。在我种类繁多的收藏里,数量最多的,就是擦擦了。因为喜欢擦擦的精巧——从指甲盖到巴掌大小的一个个脱模泥塑,竟有成千上万种图案!有的哪怕只有一两厘米见方,小小的浅浮雕佛像的眉眼间却也能传出神来!而且,由于材质便宜制作方便,擦擦数量巨大在藏区分布很广,所以得来相对比较容易。我的擦擦中虽然没有什么名贵的珍品,但每次细细把玩,心中都会有种无法言说的珍爱和欢喜。

  “擦擦”源自梵语,意为“复制”,是藏传佛教脱模泥制佛像的藏语音译。是一种用凹型模具,捺入软泥、压制成型脱模而出的小型佛像、佛塔。“擦擦,起源于印度古代及中世纪中部和北部方言中的一个词汇,与塔有密切关系……在塔内存放‘擦擦’的习俗起源于印度的石板塔肚存放圣物的风俗习惯。”这是意大利藏学家G·杜齐先生在《西藏考古》一书中说到的。有的朝圣者为了向菩萨还愿,用钱物赎来擦擦,供放在自己认为具有灵气的地方,于是这些寄托了意愿的小泥佛被带到千里之外。

  据说,最初擦擦就是以这样的方式,由佛教徒们从印度带入西藏的。但后来擦擦在西藏的发展远远超过了印度,原因在于佛教在传入藏地以后被弘扬以至于渗透到每一寸土地,而在其起源地印度却没落了。

  后来我因工作的缘故去到了拉萨,逛八廓街时我发现市场上有擦擦出售,于是开始大量购买,新的旧的、残的好的、泥的砖的、单色的彩色的……我一概收购。后来进藏九次,每一次我都会到那几家熟悉的商铺去找擦擦,也因此交上了几位经商的朋友,在我定居拉萨的那一年里,只要一有新擦擦,他们就会打电话给我。几年下来,我收藏的擦擦数量已经小有规模,随着眼光越来越好,藏品越来越精,我对擦擦的了解也就有了深入。

  擦擦在西藏也是有等级之分的。我们在各处所见的是最普通的一种,这种擦擦用一般的泥土制作,成本低廉,在民间流传很广。其他好一点的泥有胶泥、陶土、白泥等。制作时在泥佛的背面嵌入青稞或其它寄托了制作者对美好生活的祈望的吉祥物。有的脱模而成后放入火堆烧制,成为不怕水的砖质,有的经过彩绘后再烧制,那就更为讲究了。

  擦擦中最为稀有难求的一种叫“布擦”。藏传佛教仪轨中,达赖喇嘛、班禅大师及少数大活佛圆寂后要实行塔葬。在塔葬之前,对活佛的法体要进行较长时间细致、严格的防腐阴干处理,即用盐巴、藏红花等各种名贵药物将体内血水吸干,法体干涸后再塑成金身,这样法体就可以置于金质或银质的塔身内,供人膜拜。寺庙僧人将那些浸透活佛法身血水的盐巴或其它药物与泥土融合,制成“擦擦”,称之为“布擦”,“布”为法体之意,“擦”即泥佛。

  这是最为名贵的一种擦擦,主要用作护身符。藏人相信如能带上布擦做护身符,可抵挡一切邪恶、确保平安、并且有刀枪不人的万能超常功效。而且,“布擦”在民间除了护身外还可食用,虔诚的藏人认为布擦具有医治百病的作用,并有诸多例证在民间流传。可想而知,“布擦”在藏族人心目中的地位有多神圣!正由于它的名贵,一般人很难得到,历史上只有大师们的亲属、官宦、以及贵族才可受赐。

  另一种较为珍贵的擦擦是活佛的骨灰与泥土掺混在一起制作而成的。西藏历史上,寺庙高僧圆寂后多实行火葬,这是西藏丧葬礼仪中最上等的一种葬法,一般只有活佛和得道高僧才可享用这种“升天”方式。西藏传统习俗中,那些被人们奉为神明的高僧们去世后,人们还要为他修造佛塔,再将用高僧的骨灰和泥土制成的擦擦放入塔中,这样“佛身”可同样赐福于人间。这样的擦擦叫做“骨擦”,是很珍贵的。

  还有一种药物擦擦,是用不同的名贵药材合成制作,诸如珍珠、玛瑞、藏红花等藏药炼制成型并可服用治病的,所以此类擦擦较为贵重,因为它不仅含有精神寄托的作用,更重要的具有实用价值。平时外出带在身上既能抵挡邪气,遇到身体不适时还可以掰下一块服下治病。 “药擦”造型与一般擦擦没有什么区别,只是颜色稍有不同。

  此外,还有一种“名擦”,是达赖喇嘛、班禅大师或者一些高僧大德、知名人士亲手制作的擦擦。这种擦擦背面都工整钤盖有大师本人的印鉴痕蜕、指纹或标记。名擦之中也有药擦,通常被人们认为出自名人之手而有了更非凡的效用,其价值更甚。

  在拉萨定居的那段时间,我不光收藏擦擦,还对制作擦擦产生了浓厚的兴致,不过那也是因为一位藏族朋友的责备而引发的。我们都知道,在藏区擦擦是一种宗教用的供奉品,当我那位藏族朋友看到我把它们当作收藏品时,认为这是一种不敬,很不高兴地责备了我,我解释说这些都是我从市场上买的,不是从擦康里拿的。他回说:“就是因为有你们买,所以才有人不断地去拿!”我很难过,但也知道他说的有理,于是我去八廓街买了一大一小两个铜质的擦擦模子,请朋友帮我从墨竹工卡县带来细腻的陶土(当然一般的土也行),又到老街的青稞酒作坊要来一把青稞——我开始做擦擦,我要做很多很多擦擦,将它们放到西藏的土地上,稍微弥补一点我内心的愧疚。

  从那以后,一到周末,同事们就会看见我穿一条脏兮兮的牛仔背带裤,在办公室的晒台上和泥。

  有一个精准的、符合造像量度的模具,是制作出精美的“擦擦”的首要条件。目前发现的古代擦擦模具质地有陶质、木质、石质、铁质、铜质、极少还有牛角质和纸浆质。先要镌刻一件与将要制作的擦擦图像完全一样,模制工艺中称为“雕母”的原型镌刻品,再用此雕母去翻砂制作出一件或若干件与其凹凸完全相反,可以用来直接压制擦擦的模具,这种在藏族僧俗手中屡见不鲜的擦擦模具,藏语读作“擦什贡”。古老传世品中多见的擦什贡为青铜、黄铜等金属制品,而陶、纸、木质和早期的铜质擦什贡为珍稀品。

  模具造型的好坏和质量的高低,要取决于工匠的技术水平。在藏地,一些民间的工匠艺人也会制作模具,那些脑袋大身体小、或是手脚长度不成比例的拙朴可爱的擦擦就多出自民间。而优质模具的制造者通常是寺院里有工巧技能的僧人或是上师,他们的艺术表现手法高超,甚至连细微的毫发都能刻画得非常精当。至于模具的材质,既可以是金属,也可以是陶的、石雕、木的、甚至是泥的。

  我学着专业擦擦制作者的样子,先在平滑的面板上撒上青稞,将泥分成几个小团粘上去——我的总编嘉措老师说背面粘的青稞一定要是单数,因为藏族人认为单数是吉祥的,他说有的人还会在里面装入一点经文、衣物、头发或是别的祈愿物。为了避免模子粘泥,我往模子里面刷了一点油,然后将模子盖到泥上去,用一根粗木棒“梆梆”的敲几下铜模子,小心翼翼地揭开——当我的第一枚擦擦诞生时,我看它笨笨拙拙的躺在那里,由于泥太稀了,佛像的脸都是模糊的,但我心中却充满了无限地欣喜!后来我技术日臻完善,做得就越来越精准了。

  刚刚脱模的擦擦要阴干,日晒会让它裂开。要求高的人们还会将它们烧成砖质的,甚至上彩上釉。擦擦积累到一定数量后,请喇嘛念经开光,再放到擦康里去,这样,可以为生病或去世的家人寄托祝福。

  从传世实物来看,擦擦大致可说有两种:一种是砖形,单面脱有各种浮雕佛像,其形状有圆、方、三角等,画面构成规格不等,少则一尊佛,多则百余尊佛像;另一种是立体的佛塔,塔上有佛像或各种变相。 最小的擦擦直径不足1.5厘米,最大的高于30厘米。

  塔擦恐怕是世间保存下来的最小的古代佛塔。一枚仅有2.1厘米的塔擦,表面竟有八个更小的代表释祖八种异行的佛塔。更有甚者,在一枚2.5厘米塔擦表面,不仅有八种不同的佛塔,还增加了两遍藏文经咒。在如此小体量的圆雕上注入如此多的艺术内涵,无疑又是擦擦区别于其他宗教艺术品的显著特征。

西藏手工的中心——八廓街

  在墨竹工卡县前方,就是西藏的中心拉萨了。而西藏各地的手工品都汇聚于此。而最有名的要数拉萨的八廓街了。我喜欢八廓街的一个原因,是现在的八廓街虽然经过数次修整,却依然保持了古时的风貌,充满了浓郁的西藏味道:手工打磨的石板路面光滑发亮,两旁林立的藏式民居厚厚的墙体总是刷得白白的,东南西北四个角各立有一根巨大的经幡柱,北边中心路段还有一个終日弥散着桑烟的巨大煨桑炉,摇着转经筒的信徒每日环绕……

  除此之外,这里还汇聚了所有藏传佛教宗教用品以及所有西藏风格的艺术品,以及邻国尼泊尔、印度的特色商品,其中不乏百年老店。除了宗教功能外,这里也是游客们的购物天堂,全藏最大的工艺品、民族用品、宗教用品市场。

  以大昭寺为中心,环形街被命名为八廓东街、南街、西街、北街。原来只有沿街建筑的一层商铺:西街曾是藏族商人出售笔墨、纸张、矿物颜料、日用品等的地方,大昭寺广场建成后,广场两边几乎全被销售宗教用品的摊位覆盖;北街原是尼泊尔、克什米尔人的杂货铺,如今仅剩一家出售佛像的尼泊尔老店“夏帽嘎布”;东北方向延伸出去,是牛羊肉、酥油、奶渣等集中售卖的区域,这个格局一直延续到现在;东街原是克什米尔人商圈,如今也仅剩一家老店,卖些围巾披肩等毛纺织品;东街往东,是大型的露天牛羊肉市场和清真食品市场,依然繁荣如往昔;南街过去因为第一家北京商人在此开启了丝绸生意,后来形成了同类商品的主导区域。

  80年代后,商铺前面的街道中出现了临时摊位,后来渐渐发展出两排连绵不断的长龙般的活动摊位,现在这些摊位的数量已经达到2600多家。这些摊位虽是临时的,商贩们早上出摊晚上收摊,货品都是拿回家存放,但是经过30年的发展,摊位也相对固定,形成了一些同类商品的区域。

  大昭寺西门前面的广场,可以视作八廓街环形主街的入口和出口,南北两边大量摊位售卖宗教物品:哈达、经幡、转经筒、佛珠、经书、藏香、金刚结等等。这是由于大昭寺的宗教地位决定的:大量朝佛者来到这里,第一需求就是宗教用品。

  按顺时针方向从西北角进入八廓街,环大昭寺一圈,先后会经过以下几个相对成型的分类商品区域:西北角有一溜摊位是出售来自印度和内地的皮靴及夹克等藏区男人喜欢的日常服装;到了北街,有许多青海和甘肃商人卖毛皮的摊位,对面有几家卖藏毯和卡垫的商铺;东街上有许多家藏式传统服装店、丝绸布料衣饰配料店,还有兴建的两处旅游商品大厦;东南角有一个氆氇和邦典等毛纺布料区,但是他们连摊位也没有,货品都摆在地上;南街上有几家出售印度和尼泊尔饰品工艺品的店,更多的则是宗教用品,出口处就接上了广场西南侧的宗教用品区。

  有一个规律:摊位上出售的物品大都价廉,摊位后排的店铺则出售质量更好价格更高的商品。精美的藏式工艺品、古董级的佛像唐卡、松石珊瑚天珠等珠宝、定制羊皮藏装、印度尼泊尔的舶来商品……都只适合在有屋子有柜台有门锁的店铺里出售。

  这只是周长1000多米的八廓街主街,四周那35条街巷中,又分布着宗教用品、日用品、服装鞋帽、农产品、尼泊尔印度服饰等等不太成规模的小区域。

  当然,严格的分区在八廓街是不存在的,售卖饰品和工艺品的小摊会不时穿插在各个地方,并贯穿始终。而且它们时时都在变化着,有一年秋冬相接的季节,我在八廓街上物色了一家唐卡店,准备第二天去采访拍摄,可是第二天去了却怎么也找不到,周围来回走了三四遍,那家唐卡店竟能一夜之间消失了?我疑惑得实在无助,走进了记忆中那家唐卡店的原址去询问,结果那家藏装店的老板告诉我,“唐卡店就是我们这个藏装店,他们昨天下午搬了,我们昨天晚上搬进来的,我们每年旅游旺季的时候把铺子租给他们,冬天卖羊皮藏装,四月份旅游的人多了他们又会搬回来的,我们这里好多店铺都这样。”

  不光是藏装和唐卡店,在每年的11月和4月,有一批店铺是要更换的,许多在拉萨开小店的 “拉漂”,到了冬天就回内地了,店铺暂租给卖服装鞋帽或者日用品的,春天天气转暖游客上来,他们又回来重张小店出售藏族工艺品和尼泊尔衣饰,过着候鸟一般的生活。

  八廓街是西藏历史的一个缩影、西藏旅游经济的晴雨表、也是藏族艺人对世界展示自己的窗口、商人追寻经济利益的巨大舞台、更是西藏几千年传统手工业发展的全程见证地。

闻名遐迩的“尼木三绝”

  驾车由拉萨市至尼木县,全程130公里,约2小时30分到。到了尼木县不得不提尼木三绝。尼木三绝是指西藏自治区尼木县的三种特产,及其制作技术。分别是:藏尼纸、尼木藏香和普松雕刻,它们被并称为“尼木三绝”。这三种特产和创造于尼木的藏文字一样凝聚着藏民族智慧,有着同样悠久历史和社会影响。早在1300年前,松赞干布的大臣吞弥?桑布扎在尼木县创造了藏文字。据说尼木三绝技艺也是他教给村民的。千百年来,这些手艺代代相传,成就了尼木"拉萨的手工作坊"的美名。更特别的是,这三样名传西藏的手工技艺,所用的原料都是植物,

  

藏尼纸

  尼木藏尼纸作为中国造纸技术的分支,具有独特的技术特色。据考证,尼木县藏尼纸产生于公元7世纪40年代,随着社会对纸品需求量的增加,尤其是佛经印刷用纸量大增,刺激了西藏纸业的发展,藏尼纸业得到了一定的传播。由于藏尼纸具有久经岁月不遭虫蛀、无酸性、质地坚韧、耐折叠、耐磨、耐腐蚀等特点,所以僧人特别喜欢用它来抄写经文。

  藏尼纸生产历史悠久,完全按照传统的手工制造工艺来制作。经过十余道复杂工序制作,成品能保持上千年不腐不破损。而一旦某一个环节出了差错,也将前功尽弃。在过去,这也是特权的象征,稀缺的原材料,繁杂的工序,高昂的成本。百姓们通常只能望洋兴叹,制作后却没有资格使用。

  而藏尼纸之所以获得如此的荣誉,是因其有着西藏独有的“神秘配方”,这就是藏语名字叫“日加”,汉语意为“狼毒花”的主要原料。因为有了它毒汁的成分,所有藏纸才能不怕虫蛀、不怕老鼠啃蚀,也能保存千年之久而不腐朽破损。

  “狼毒花”,一个听起来就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在制作藏尼纸过程中,太多手艺人的皮肤因沾上狼毒花的汁而红肿甚至脱皮。因为并不是在每个时候都可以制作藏纸的,每年也只有7—9月是最好的时期,这个时期也是可以挖掘狼毒花的唯一季节。

  挖到狼毒花后,再经过造纸工艺的去皮、划捣、蒸煮、沤制、漂洗、捣料、打浆、抄造等环节进行制作。先把狼毒的根刨出,里边的黄心不能用,用中间白的一层,撕下来刮成细条,晒干,放水中煮一到两个小时,捞起来,把料子放到石臼里用木槌打成浆状,再搁到酥油茶桶里捣作纸浆。然后把捞纸框(木框绷纱布做成)摆在水面上,倒纸浆进去,然后慢慢晃动框架,让浆液变得均匀平整,再轻轻提起框架,等水滴完,拿到院子里靠墙斜放,自然晾干。最后把纸从纸框揭下,用石头研光纸面,就可以使用了。

  

尼木藏香

  尼木藏香,主产于尼木县吞巴乡。千百年来,尼木县吞巴乡的村民依靠这里充足的水源、优越的气候、丰富的资源、别出心裁的工具及独特的藏香制作工艺和配方生产出了闻名遐迩的“尼木藏香”。

  尼木藏香的主要材料是药材,在西藏主要用于寺庙和家中佛堂,既有宗教用途又有药用价值,价廉且便于携带,近十年是藏香发展的鼎盛时期,许多寺庙和商人着力开发和生产藏香,挖掘其历史文化价值、研发其药用价值,设计精美的包装和配套产品,将其打造为送礼的佳品。所以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都爱用它、买它来当礼物。藏香经过一千多年不断的创新和完善,已经发展成为现在的十几个不同的品种,每个品种都有着不同的用途。

  西藏有名的藏香是尼木产的、还有敏珠林寺的藏香也很有历史。在藏文创始人、藏香发明者吞弥·桑布扎的故乡,吞巴藏香至今也已有1300多年历史。

  但用于制作藏香的主料柏树,在吞巴乡并不生长,从古至今,需林芝地区林芝县运过来,而制作藏香的部分辅料甚至要从内地或印度等南亚国家引进。尼木藏香制作历史悠久,以其在制作过程中不伤害生物和独特的原料配方而深受藏民喜爱,不仅可用于佛事活动,而且还具有杀灭细菌、驱除污浊之气等独特的医疗功效。

  尼木藏香所用的原料多大三十多种藏区草药,在很多宗教礼佛中都会用到它,普通人平时使用的功效也不少,比如放感冒、助睡眠、杀菌消毒有独特的功效,所以尼木藏香也是藏医里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所以总的来说,历史悠久的尼木藏香对人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优质香源,也是全西藏最好的香产地。作为“尼木三绝”之一,2008年6月,尼木藏香制作技艺也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普松雕刻

  普松是著名的“雕刻之乡”。普松雕刻在尼木县普松乡有着悠久的历史,而作为普松乡群众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一项古老技艺,更是享有盛誉。

  而普松木雕历史悠久,可追溯到公元7世纪。吞米·桑布扎创制藏文后,把最初的文献刻在木简、石碑、贝叶之上,后来则用古老的雕版印刷,以木刻板印制经书、医学、天文历算等典籍。

  不过在过去,就像藏尼纸一样,雕刻主要是为贵族阶级服务。其工序繁杂,如普通藏传佛教经文需9道工序,佛像一般需要15——16道工序,复杂的甚至需要20——30道工序。雕刻所用的刻刀也非常讲究,每个雕刻师都有自己专用的一套刻刀,一般有20多把。

  雕刻艺人在长年累月的钻研过程中不断对其进行丰富和发展才使得雕刻服务范围已从过去为旧西藏上层进行宗教活动服务,发展成为现在广受游客青睐的旅游产品,雕刻内容也从最初的体现宗教活动、人物礼仪、自然风光等扩展到现在的社会生活等各方面。

山南地区毛纺织品

  毛纺织品里,大多数牧区和农区还在大量使用西藏自纺的羊毛氆氇。氆氇是一种毛料,用羊毛捻线、木梭机织就,用于加工成衣。极品的氆氇选材用绵羊颈部最柔软的细绒毛,古时是高僧、官员和富商们的专供品;粗一些的羊毛可以用来制作普通的藏装;再次等的可以用来织藏毯、卡垫、藏被;牦牛毛适合编织口袋和帐篷。

  山南地区杰德秀镇在纺织品领域很有名,是自古出产上等氆氇的地方。七十年代杰德秀建了一个规模生产纺织品的工厂,出产热销一时的精细的羊毛氆氇、卡垫、藏毯,但2004年我去采访的时候,厂里却空无一人。到是镇上的居民们几乎每家都有人从事纺织业,到处彩线翻飞机柕声声。他们的产品有一部分会集中在大昭寺东门前的区域销售。自从杰德秀人知道城里人更喜欢内地的细毛料制作的传统藏装配丝线织成的彩色邦典后,他们便开始从杭州买进彩色丝线,织就了色彩淡雅、质地轻薄、闪亮华贵的丝绸邦典。

  这些纺织品还是属于藏族人的日常生活用品类,在藏区的需求量很大,属于自给自足的状态,偶尔有极少的游人好奇购买一块邦典或者一件氆氇藏装,也是用于家庭装饰或者点缀衣橱,它们还没有成为旅游商品。

美丽的木式浮雕——日喀则

  日喀则藏语称“喜噶次”,意为“如意庄园”,位于拉萨以西250多公里的年楚河和雅鲁藏布江汇合处。日喀则建城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是西藏的第二大城市,是后藏曾经的政教中心,是历代班禅的驻锡之地,也是手工艺品等木制品的生产地。

  

藏式家具

  在木制品中,藏式家具都是本地生产。来自日喀则和康区的艺人心灵手巧,他们能在家具上雕刻精美的花朵,并绘画美丽的图案。西藏出产的木材里面,只有杉木能被大量运用到家具上,但是其木质本身并没有优势,所以,人们扬长避短把功夫都花在雕刻和绘画上,这一点别地暂时取代不了。西藏最精美的木雕一定是在寺庙和宫殿里,而普通藏族人家里最好的木雕一定是出现在佛龛上,平雕圆雕、深浅浮雕、镂空雕……他们运用自如,好作品品随处可见。八廓街有出售整件家具的藏式家具店,也有出售古旧木雕残件的古董店,价格都不低。有些商人把藏式家具经营到了内地,北京的潘家园和吕家营就是两大市场。他们有自己的工厂,请的都是西藏的工匠,尤其是木雕和绘画的工序,全部由藏族工匠完成。

  

木刻印经板

  除了藏式家具外,木刻印经板也曾广为流传。木刻印经板原是宗教用品,多出自寺院和印经院,用于复制经书和风马旗。由于它体积小、工艺精,现在也受到游客的喜爱,成了旅游纪念品中的一员。优质的印经板质地厚重,板面平整、字迹深而工整,有图案的部分也必定线条流畅如画作。质次的印经板则木质轻薄、刀痕明显、字迹肤浅甚至歪斜,图案拙陋,区别很明显。由于藏文书写的独特行,加上反向雕刻的难度,这项工艺除了专门学习多年的藏族匠人能掌握,其他人是无法模仿的,而且由于需求量很小,所以内地或别处没有尚没有仿制品,市场上的印经板都产于西藏本地或者四川藏区,区别只是木材和雕刻功力的不同。古董店铺中有出售古老的印经板,有着很好的雕工和木质,可以用来比对摊位上那些新刻的旅游纪念品。

  伐下来的木材先要经过半年到一年的干燥过程,然后开料,再进行第二次干燥,直至木材的含水量到达12%左右时,就可以按需取用了。藏式木雕最常用的手法有两种,一种是浮雕,一种是透雕。浮雕就是在木板的表面雕刻纹饰,并不把木板雕透。这种雕刻手法对材质的要求很高,因为图案的背景或是素地或是云锦地,材质疏松的木材是不能满足精细的工艺要求的,因此浮雕手法主要用于各种粗旷的几何纹饰和简单图案,少用于人物、花鸟。使用更为广泛的是透雕,透雕也叫漏雕,就是在雕刻的过程中要把木料雕透,两面透光。有很多家具的雕刻看似深浮雕,实际是在透雕好的雕花板后面再衬一块木板,遮挡住镂空的部分,既解决了遮挡的问题,又增加了装饰效果。

  雕刻前先画好纸样,然后将纸样贴到木料上,再根据线条开始下刀。有经验的工匠会用炭笔将图案直接描到木板上,然后雕刻。图案内容丰富,题材广泛,人物、花卉、虫鱼、鸟兽、几何纹、植物纹和云纹等等,无所不包。其中《红莲怒放》、《龙凤呈祥》、《白鹤寒松》、《菩提翠叶》、《莲台金座》、《舒云卷彩》、《吉祥图案》等等,是西藏民间木雕的传统主题。而寺院建筑上的木雕除了佛像外,装饰性的纹样被大量运用。

  浮雕主要使用平、圆、斜、中钢(三角)各种形状和尺寸的刻刀,辅助工具有敲锤、斧子、锯子、木锉等。透雕除了使用刻刀以外,还有一种很重要的工具是“搜弓子”。“搜弓子”又叫钢丝锯,是用钢丝和竹片做成。工匠用硬度高于钢丝的带刃工具在钢丝上铲出齿来当锯条。由于钢丝很细,因此可以灵活的在木板上走各种弧线,是镂空木板雕花的专用工具。雕刻工艺对木材的特性有一定要求,要求材质细密,木材纤维的横向纵向都能吃刀,大多数木材的材质达不到要求。所以,不管具有多好的手艺,由于材质的限制,藏式木雕还是很难精致地刻画每个细部,也不能细致打磨每个部位,因此雕刻一定要配合彩绘,才能从整体效果上弥补由于材质造成的缺陷。

  雕刻好的粗坯要经过修光和打磨,还有一系列装饰性处理才能使用。在西藏,拉萨和日喀则地区家具上的木雕最为精细,除了浮雕、透雕或二者结合的雕刻手法外,还运用大量的装饰方法如油漆彩绘、沥粉描金、沥粉贴金等来完善一件作品。其他像东部林芝地区彩绘就相对简单,而西部阿里地区就更加简化,有的甚至没有什么雕刻也不施彩绘,直接素面使用。

  木雕的意蕴主要体现在削减意义上的雕与刻,确切地说,就是由外向内,一步步通过减去废料、剥去杂裳,似锦的繁花世界才能显现出来。

  

日喀则小贴士

住宿

  日喀则是西藏的交通中心,人流量相对较大。相较于价格较贵的酒店宾馆,街上有很多价位在25-200元不等的招待所和小旅馆,可以供自助游的朋友选择。由于价格差别较大,环境也不同,最好多看几家再决定。需要注意的是,大多数宾馆的热水供应都有时间限制,并且由于各种原因还经常误时,洗澡可得抓紧时间。

  

饮食

  日喀则的餐饮与西藏其他地方相同,各种档次的餐馆不少,无论是高档的还是简陋的装潢设计大都注意体现民族特色。在日喀则可以品尝到各类藏式美食,比如灌肠、青稞酒、酥油茶、牛羊手抓肉、凉拌牦牛舌、包子、糌耙,以及甜茶、奶茶、酸奶、烤肠、风干肉、夏普青(肉浆)等。

  藏式菜馆主要集中在解放北路和珠穆朗玛路一带。建议到解放中路客运站附近的夜市去就餐,那里菜式多样,气氛热闹。

  

最佳旅游时间

  日喀则一带日光充足,气候温和,这里的天气和旅游设施都比较好,所以任何时候都可以到这里欣赏美丽的风光。

  但是如果你要去珠穆朗玛峰探险,要知道10月到次年4月由于天气严寒,不适合旅游;另外7、8月份为雨季,烟雨蒙蒙中也无法看见珠穆朗玛峰。

  观赏珠峰、攀登洛子峰、章子峰等雪峰的最佳时间是每年的4-6月,很多雪山攀登爱好者也会选择这个时间前往日喀则。

人民交通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18898号-1       北京市朝阳区小营北路17号人民交通出版社5层       010-059757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