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线路概述


   从宣化由宣大高速转张石高速可到达蔚县,途中行驶120多公里。从蔚县到大同,可由张石高速行至三马坊转入宣大高速,全程170多公里;也可经S342、S201至阳原转入宣大高速,其中有山区路段,比起高速稍多一点驾驶乐趣。
  

主题经典影像
宣化——威重宣府已如烟

  由北京出发沿京藏高速向北,俨然是相声《地理图》在车轮之下的复原:“走清河沙河昌平县,南口青龙桥康庄子,怀来县沙城保安下花园,辛庄子宣化府……”。过官厅水库后一路的黄土农田景象,遇到屹立巍峨的宣化城墙戛然而止。这是旧时从京城出来奔西北方向路上的第一个被称作“府”的城池。从唐代到明代,宣化没有因为王朝更迭而消失在历史的视野里,被立为明代九边重镇之一,更让它重新迎来辉煌。

  有明一代,被赶回老家的蒙古人是朱家王朝最大的威胁,不仅隔三差五地侵入内地骚扰,更让大明王朝遭遇了皇帝被俘的奇耻大辱。1449年,蒙古瓦剌部大举南侵,英宗皇帝在大宦官王振的怂恿下草率亲征,在前线战败被迫回师途中,被瓦剌军队围在今怀来县境内的土木堡,英宗生生被俘。北京西北一线的防卫体系,关乎王朝生死,固若磐石的军事重镇便极为重要,现今的宣化城,就是那时巩固建设起来的。在版图扩大了的清代,宣化不再是边关重镇,军事要地演变为普通的府城,旧日的金戈铁马边镇风云尽在普通居民的茶米油盐中消逝。

  今天的宣化已经习惯了默默无闻,驱车远行的游客们路过宣化,让他们驶下高速进入宣化城区的动力,往往只是一顿清远楼的涮羊肉。传说慈禧太后西逃时,出京后吃的第一顿正经饭就是清远楼的涮肉,她对此赞不绝口。现在的清远楼涮肉并没有因这些无法印证的传说而装修成古香古色状,反而从前台到服务员的穿着,都是一水革命军人风范。这些服务员组成了一个在当地颇为知名的女子民兵排,她们操练的照片挂在墙上,在这里吃饭,就像走进了军队食堂。说清远楼的涮肉好,主要是邻近草原地带,便于选用牧区的羊,肉的颜色红得自然,肥瘦兼有,没有膻味,优质的肉撑起了清远楼的招牌。但小料只有麻酱,不似华北地区常见的由麻酱、韭菜花、酱豆腐和成的小料,吃起来感觉很别致。

  宣化城墙原本周长12120米,直追举世闻名的西安明城墙,在历经破坏后,仍旧遗留着大部分墙体。即便只是驱车路过宣化,在京藏高速上也能看到宣化城的北墙,尽管经过了修缮,墙体上重新包了砖,也并没有丢失古城墙应有的厚重历史感。如果你已决意要仔细游览下宣化城,城墙更是不可错过的,往往也是初来乍到者对宣化古城风貌的第一印象。

  宣化的城墙,东、北、西三面的墙体基本上都是连续的。东面保有着大段原汁原味的夯土墙,这是中国第二级地理阶梯上筑城的惯用手段,城墙本是包砖的,但岁月的流逝早已让这些砖的去向难知,我们看见的只是一道道清晰明显的夯土层,各层间的缝隙,像是结实的筋脉,让这将近三层楼高的土墙显得粗实稳壮。夯土城墙赤裸地示人,夯土层间的分隔缝历历在目,黄土诉说着纯正的塞外风土,无尽沧桑化在一道道夯层上,没了砖的包裹,反而更有味道。

  曾经,塞上的风霜雨雪年复一年地叩问着宣府,虎视眈眈的蒙古骑兵考验着高大的城墙,幸而,即便是土木之变明英宗被俘的悲怆时刻,宣府依旧因守备齐整而没有被攻陷。宣府是瓦剌首领也先的心头大患,他挟持英宗来到宣化城前,逼英宗发谕让守城的将士开门出迎。宣府的将领没有上当,依赖可靠的城防拥兵死守,也先只能悻悻而去,此时北京也迅速组织起了有效的反击力量,在于谦等人的带领下成功地保卫了都城,也先的部队南下不得,只能退去,大明的江山向后延续了将近两百年。

  即便不说这些久远的历史,宣化也有着能勾起我们怀旧情绪的风物。大北街两侧有着大片的平房区,路旁镶嵌着的木头门、外观方正的供销社,二十年前风格的广告语,才只是开胃菜。顺着杨公祠街往里走,不时会遇上木质斗拱的残破老屋,开裂的屋顶透着残败气息,别有一番感觉。

  经过了完整修复的西墙墙根下是一溜街边公园,树荫之下,二胡悠扬,几位老人坐在小板凳上唱起戏来,随口而出的唱腔透着自在和舒坦,城墙也融洽地化在充溢着闲散生活风的小场景里,生动起来。

  

【推荐看点】

清远楼(钟楼)

  一座标准的中国传统城池必不会缺少钟鼓楼,宣化当然不例外,钟楼就是大名鼎鼎的清远楼。始建于明代成化年间的清远楼采用重檐多角十字脊歇山顶,飞扬的檐角下,是梁柱以“升”字形支撑的精巧结构,被日本建筑大师伊东忠太夸赞不已,认为是世间绝无仅有的。正是这些木构技法的精妙与拔尖,清远楼有了“第二个黄鹤楼”的美誉。楼内悬有一口明嘉靖年间铸造的重达万斤的洪钟,据说钟声可以传到四十里之外,遥想当年,这钟声日复一日地敲响,为宣府城迎来每个崭新的太阳。清远楼不仅仅是宣化的象征与骄傲,也是张家口的一张名片,张家口本土的啤酒便以钟楼命名,那家名声四起的涮肉店更是直接叫做清远楼。

  

镇朔楼(鼓楼)

  镇朔楼曾是宣府城最高大宏伟的建筑,通高25米,北面的“神京屏瀚”牌匾是乾隆帝亲笔书写的,笔迹孔武有力。镇守在北京西北的宣化战略地位显要,城建水平和受重视的程度自然也高,雄伟威严方有足够气场震慑敌人,这不仅体现在城墙,钟鼓楼等城中的功能性建筑亦是。清远楼的钟声为宣府城开启新的一天,镇朔楼的鼓声是平安无事的一日结束,往往复复,暮鼓晨钟不断,天子戍边的大明王朝就继续安然地延续下去。每当镇朔楼上鼓角响起,剑拔弩张,安危不测的就不只是宣府城了,而是整个大明江山。清远楼与镇朔楼的钟鼓声,是重任,是信念,是今日追忆宣府辉煌的无奈回想。

  钟鼓楼之间的短短一百米左右的大街原本业态丰富,各种店铺自发地聚集,五金配件与婚纱摄影并列,理发馆与牛羊肉铺相邻,朴实,真实,是浓重的毫无修饰的生活味道,让这座昔日的硬朗边关小城温顺而多彩。如今,这些店铺已经被清理,只剩下干巴巴的街道,钟鼓楼之间多了几分干练,却少了许多姿色。

  

宣化天主教堂

  位于牌楼西街的宣化天主教堂修建于1904年,是张家口地区最大的教堂。在这座由传统中式建筑唱主角的古城,这样一座宏大的标准哥特式风格的建筑兀立在中心地带,也不显得生硬,百余年下来,它早已和这座小城融为一体,书写着文化的多样与包容性。教堂脊高21米,两座钟楼尖高26米,使用面积九百余平方米,可容两千人同时礼拜,无论内外观还是功能上,都能与北京、天津等大城市的知名教堂比肩。经历过两次修缮后,教堂还保留着初建时的风貌,对于非教徒的我们,仅从视觉观赏的角度就足以为它叫好。在古城中漫游,这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Tips】

1.宣化所在的张家口地区位于中国地理三大阶梯中二、三级阶梯的交界处,相比华北平原地区,气候的大陆性更强,昼夜温差大,冬春季西北风强烈,空气干燥,若从华北平原地区过来,需适时增减衣物,对干湿敏感的人群要注意补水补湿。

 

2.宣化知名度较高的餐馆以涮羊肉为主,如清远楼、来顺;以炒菜为主比较有名的是朝阳楼。分量普遍比大城市给得足,避免盲目点菜,以免浪费。清远楼饭庄位于钟楼大街与胜利路交汇的路口西北角,从京藏高速宣化北/胜利路出口驶出,行驶1.9公里即到。朝阳楼在步行街与宣府大街路口西北角,正处在宣化的闹市之中,距离南门和鼓楼都不远,适合步行漫游前来。

 

3.若从北京方向经京藏高速(G6)前来,到顾家营立交桥需右转,直行为宣大高速,请提前驶出里侧车道。

蔚县——古城古堡通古今

  就在几年前,这个离北京直线距离只有150公里的地方还不为人熟知,随着一些介绍和研究当地古堡、民俗的书籍陆续面世,当地政府适时地不遗余力宣传,更多的外地人开始到访这个有着浓厚历史文化和古朴生活气息的宝地——当然,也知道了“蔚”在这里的正确读音“yù”(当地人习惯读“yǔ”)。一座几乎未经修饰的古城,数量繁多的古建筑和旧日屋舍,将近两百座形态各异的古堡,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和地方饮食,都足以让人驻足。

  蔚县的历史远比那明初建起的城墙年代更久远,可以一直追溯到商周时期的代国,那时的蔚县已经在代国的势力范围内。西汉初年的分封诸侯国——代国都城就在县城东北不远处。北周末年在今天的蔚县设置了蔚州,“蔚”字取代了“代”成为了这里随后数千年的称谓。

  蔚县县城——蔚州城的形制和我们熟悉的古代城池有很大差异,它呈近似不规则的“凸”字,北窄南宽——如此违反汉族城池传统的四方礼制是出于防范北方入侵者的需要,壶流河恰好也向北凸出,包围起这座小城。同样出于防御需要,蔚州城没有开北门,它的位置被高耸的靖边楼(玉皇阁)替代。现存的城墙只有约三丈五尺(近12米)高的完整的北墙和东、西墙的一小段,好在它们基本保持着原貌。

  蔚州城内的街道,虽然也是与其他北方古城大同小异的棋盘状布局,但整个城内并无一条贯通城池两侧的大街,也不存在中轴线。这样的设计之下,一旦敌军攻入城中,其行军速度会被各种断头路和岔道减缓,更可以让敌人犯迷糊。比如:东门与西门并不相对,南门与相当于北门的靖边楼也不在一条轴线上。这会颠覆我们对一个北方古城的固有印象。

  尽管蔚州城的设计充满着战备色彩,但它在元代以后从未充当过边关重镇的角色,素有“张家口的犹太人”之称的蔚县人,把蔚州城活生生地发展成为一座买卖城。面对着把大街围得水泄不通的商贩,这一片热闹场景会让人觉得蔚县异于张家口其他区县很多。晋商兴起的明朝,蔚县恰属山西大同府,也许是有着山西人做生意的禀赋,蔚县人经商并不靠耍小聪明,而是靠着把握市场的机遇、认真讲究的性格,这种晋商的精明,在这里的许多商人身上都有体现。

  董汝翠年轻时家贫如洗,流落到西古堡后被一位郭姓员外收留,一年后员外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嫁给了他。董汝翠摸准本地市场需求,靠麻、粮食和酒扩大了岳父的产业。西古堡南门的戏楼和戏楼对面的地藏寺,都是董汝翠发家后增修的,我们还可感受到这位富商的影响力。蔚县的另一个巨商——皮毛商人王朴,白手起家后有点小生意,恰好赶上闹义和团,他冒着风险将熟识的德国商人隐藏在自己的老家,事后德商为答谢他的救命之恩,帮他把小作坊扩建为有规模的皮毛厂。而后王朴灵活地利用各种便利条件,建成了自己的供销体系,成为了京津地区颇具名望的大商人,八十年来蔚县一直流传着“不吃不喝,赶不上王朴”的俗语。蔚县豆腐干有着和他地不同的独特风味,正因保留了那层油皮而没有揭下来单卖——在其他地方,三张油皮可以卖得一方豆腐的钱。

  随着清末京张铁路的通车与后来张库商道的关闭,蔚县衰落,“张家口的犹太人”施展商业才华的舞台变成了今天的马路市场。蔚县是宽容的,并没有对沿街游商有过多干涉,在前进路和南关大街上,无论是用音箱高声放着粗犷音乐的店铺,还是一个个用电喇叭大肆叫卖的小摊贩,共同塑造着蔚县的生机活力。

  如果单是商业气氛浓郁,也并不值得特书一笔,蔚县的独特在于它带着旧日的风貌毫不违和地赶在21世纪的前进路上。南关大街路旁一个个摆满各式香料、五谷杂粮和水果的摊背后,就是至少上千年历史的南安寺塔。南安寺塔一旁便是蔚州州衙,此外蔚州还云集着释迦寺、灵岩寺、真武庙、财神庙等等古建,如果把建筑与热闹的商品交易场景提取出来,有一丝亘古未变的感觉,更能令人联想到清明上河图里的繁荣买卖之景。在城里随便走走,还会发现更多过去的印迹,民国式中西混合风、五十年代苏联风和写有“为人民服务”标语的六七十年代极简风都能够找到,这些元素齐刷刷地出现在一个小县城中,是很难得的。

  “打树花”是蔚县的一大特色民俗,蔚县的旅游广告无不提及。来到暖泉镇,看到北官堡的城门上面那满满一层黝黑的铁锈,便是持续了三百年的“打树花”活动留下的痕迹。“打树花”在每年农历正月十五举行,据说是古时贫穷铁匠们发明的过年方式——他们过年买不起烟花爆竹,于是就地取材,将滚烫的铁水泼扬到城墙上,炽热的铁水碰到寒冬冰冷的砖墙,立刻“呲咧呲咧”地火花四溅,比天上放的烟花更具视觉和感官冲击力。这项传统的过年节目传承至今,为了保护古堡城门,政府在堡外又建了一个小广场,07年起正月十五打树花改在广场上进行。以前打树花并不只是北官堡一地独有的,但时至今日,只有北官堡还有零星几个民间艺人会这个手艺。

  

【推荐看点】

靖边楼(玉皇阁)

  高大巍峨的靖边楼矗立在同样高大的北城墙上,其下是哺育了这片盆地的壶流河,像母亲一样把蔚州城挡在南边,造就了固若金汤的城防形态。靖边楼的主要职责除了向北防御之外,还是一座供奉玉皇大帝的神庙。它坐北朝南,分为上、下两院,总面积两千多平方米,从这里出来可以直上城墙,一览壶流河盆地与远处的山脉。

  

南安寺塔

  这座辽代修建的八角十三层实心密檐砖塔坐落在蔚州城的西南,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全高28米,密搪13层,塔身上雕刻十分精致,经过了多次天灾人祸,依旧稳稳地屹立在蔚州城的西南角。民间有“先有南安寺,后有蔚州城”的说法。保存完整的南安寺塔堪当蔚州城众多古迹中的代表,已故古建学家罗哲文先生曾对它称赞不已。

  

蔚县博物馆(释迦寺)

  释迦寺位于南关西南,是元代木构建筑,现存天王殿、大雄宝殿和后殿三座殿堂,各殿有着不同的建筑特色,博物馆搬到释迦寺中,也是为了展示元代木构建筑演变的实物。博物馆有藏品5666件,以瓷器、陶器、书画为主,其中唐代中晚期墓葬出土的绿釉彩陶在体型、工艺、风格上有蔚县地方特色,是博物馆中的一大亮点。

  

暖泉古镇

  处于县域西部的暖泉古镇是多数来到蔚县的旅行者必会前往的目的地,这个古镇是由西古堡、北官堡、中小堡三个堡子构成的,早在2005年就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暖泉可谓是中国北方民居的活标本,各种砖木结构、青条基石的传统建筑和院落,形式稳中有变,令人不虚此行。完整的瓮城和大戏台会让古城爱好者兴奋不已。行走在古堡里,别忘看看院子门口和围墙上的各种汉字,对联上的一些有意思的生僻字会让人费些心思,院墙上还留有日伪统治时期宣传标语——“亲日是中国民众的需要”、“到新政府治化下乐土来”,如同抗日剧外景地一样的历史遗存让人恍惚。暖泉的北官堡也是打树花活动的根据地,随着前来观赏“打树花”的外地游客越来越多,当地政府也见到了商机,从2010年起开始收取每人100元的门票,不算低的票价未能阻挡观众的热情,也让当地组织者赚得盆满钵满。

  

西大坪军堡

  从西合营去往化稍营的公路东侧,有座摄影师最爱的堡子——西大坪军堡。它坐落在壶流河畔的高坡上,面积三四百平方米左右,是座圆形的堡垒,居高临下地扼守着宣涞古道,孤寂雄浑,夕阳西下时阳光打在堡子上,满眼金黄,无比炫目。可惜的是,2015年初某剧组在此拍摄时将城堡外墙炸黑了,无论从文物保护角度还是审美角度来说,这都是天大的噩耗。

  

代王城堡

  它是蔚县最古老的的城,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春秋时期的代国以此为都邑,后来西汉诸侯国代国沿用了这里作为都城,不寻常的椭圆形城址平面为研究汉代城市提供了重要资料。在代王城镇周围,仍可找到9700米左右的夯土城墙遗存,当地人在古墙基础上长期增筑,一直沿用着这些城墙。古时的九个城门如今变为大豁口,失形却不失神,昔日都城的气派与森严仍有些许影子。

  

【Tips】

1.蔚县的特色美食种类较多,品种和制作方法接近晋北,主要有黄糕、饸饹、五香豆腐干、粉坨等。黄糕是由黍子面蒸制而成,在蔚县家庭饮食中占据重要地位,早些年婆婆考察新媳妇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能否揣得一手好糕。饸饹是蔚县街头常见的饮食,由特制机器将饸饹面压入沸水锅中,再加入冷水烧开,再配上豆腐、萝卜与肉配制的臊子,热腾腾的进肚,舒服极了。蔚县的五香豆腐干口感极佳,有软有硬,老少皆宜。粉坨是用豆面和上白面上锅加水熬成糊状,然后倒出来凝固成条状做成的,吃的时候浇些辣椒油,滑嫩爽口。大多数小吃在街边小摊有售,想尝比较正宗的就要找当地人光顾较多的摊位。

  

2.正餐可以尝尝八大碗。八大碗是蔚县的传统名菜,在蔚县,上至官商下至庶民,开宴办席都要有这些。所谓八大碗,是丝子杂烩、炒肉、酌蒸肉、虎皮丸子、块子杂烩、浑煎鸡、清蒸丸子、银丝肚等八种菜肴。八大碗在各大酒楼都可以吃到,但很难说哪家的手艺最好,每道菜上各有千秋。

  

3.蔚县的住宿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县城里的酒店和旅馆比小卖部还要多,除了节假日,多数酒店和旅馆入住率很低,给出的价格也很合适。除四星级以上的酒店,其余各种档次的住宿都可以找到。推荐蔚州宾馆、新蔚州宾馆、速8和格林豪泰。

  

4.蔚县剪纸和蔚县小米“蔚州黄”是较为知名的特产。蔚县剪纸在2009年入选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剪纸一条街”和建设南大街的西侧是剪纸工艺品汇集之地,可以在这里带走心仪的剪纸。在蔚县购买当地小米,请仔细挑选,以防买到陈米和非本地米。

大同——重墙犹在却惘然

  长久以来,我脑海中的大同是两副不同的形象,一副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铁路编组场、一车车的黑金、灰蒙蒙的天空和刺骨北风裹挟下讨厌的煤尘,这副形象在我心中根深蒂固,以至于常常淡忘大同的另一副形象:一座古建繁多、街巷棋布、城墙厚实的千年古都。大同城太低调了,即便有云冈石窟、悬空寺、北岳恒山这些左膀右臂帮忙站台,它还是默默无语,慢行在飞逝的时光中。

  说到大同的辉煌,就不能不说北魏,那是大同作为一个城市的巅峰时期——一千六百年前那个叫做平城的大同,是中国北方的政治、军事和文化中心。公元398年,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将都城从盛乐(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迁至更靠近农耕文明的平城。牧猎民族在政权强盛后,向农耕地带迁移是历史上反复发生的故事。北方草原上可以放牧牛羊,却不能大量出产人类生存的必需品——粮食,当游牧族群还未繁衍生息得那么庞大时,依靠与农耕民族的互市或小规模掠夺,就能支撑族群生存了。但族群扩大后,小打小闹式的扰袭没有意义了,彻底占据能提供丰饶物产的地方——长城以南的温润土地才是正道。刚刚入住中原的游牧政权,还要依托自己塞外草原的传统势力范围,而且尚未彻底征服南方农耕民族,故而都城不会深入内地,而是选在农耕世界下靠近游牧世界的边境,大同与北京,在这点上有着相似之处。

  边境意味着互通与交锋,明代的大同,就在交替往复的互市与抵抗中存活着。

  初到大同市内,视线必然会被整修一新、崇墉百雉的明城墙吸引。现存的城墙建于明朝初年,当时大同作为抵御蒙古人的前沿阵地,军事地位显要,贵为明朝九个边防重镇之一,起着“屏全晋而拱神京”的作用,因此修建了非常坚固的城墙——准确地说是城防体系——不只是围成一圈的城墙,在北、东、南墙外还建有三座小城,分别称为操场城、东小城、南小城。甚至,这三座小城都有完整的瓮城,城防设计之精深,令人称奇。虽然小城早已被拆,但是地名仍在,操场城街依旧是大同的重要街道。2008年开始,大同揭开了大规模城市改造的序幕,明城墙及它之内,最终统统焕然一新。这座资源依赖型城市向着更清新更现代迈进的转型冲刺,造就了一座修旧如旧又满怀希望的“新城”,旅游的味道比原先更浓一些,城墙边的外国背包客多了,衣着鲜亮的年轻人也多了。

  城还是那座城,位于城中心的四牌楼及它南面的鼓楼,与这座棋盘式街道格局的古城相得益彰,一个标准的北方古城似乎就应是这样的。“四大街,八小巷,七十二道绵绵巷”,这句老话是形容原来大同城的大街四通八达小巷阡陌纵横的。整修一新的大同古城,没了那么多曲曲折折的小胡同,靓丽的大街大道和样式极事营造法式的仿古建筑满足着游客的感官体验。大街的地砖整整齐齐,走在上面没有满脚污泥之虞,但低矮平房里的蜂窝煤炉燃烧出的生活气息也无踪无影了。

  若要寻古,大同城内不乏各种经典的历史遗迹。辽代共设五京,大同为西京,金代也曾在大同修建宫室作为非正式的陪都,处于辽金版图之内、不再充当边镇的大同曾经获得了繁荣发展的大好时机,华严寺、善化寺等就是这一时期建成的。

  古刹名寺适合热衷研究古建筑或是专追景点的游客,如果只是喜欢在一种怀旧氛围下漫步,遍布各类寺院的大同城依旧适合。几座儒道寺庙、两座天主教堂、一座清真大寺勾勒出大同的包容多元的线条,多种文化和民族在大同安然与共,闲行在此,可以幻想着马可·波罗口中“商业相当发达,各种各样的物品都能制造”的“宏伟而又美丽的城市”的模样,汉人、契丹人、蒙古人、回回人,热情有序地生活在这里。

  大同作为明长城沿线的边镇,不得不提它周边的边墙和众多城堡。从阳高到左云,大同正北的防线上,依次分布着守口堡、镇边堡、宏赐堡、得胜堡、拒墙堡、破鲁堡、威鲁堡、宁鲁堡等等十余座城堡,在风飞沙、尘弥天时去找点萧杀之感,或是在风和日丽的时候撒撒野,都不枉一行。

  

【沿途看点】

华严寺

  华严寺的公认始建时间是辽代。这座寺院不像一般佛教寺院那样坐北朝南,而是坐西向东,据说这与建立辽代的契丹人以东为上的习俗有关。华严寺分上下二寺,下寺建于辽代的薄伽教藏殿是华严寺最古老的建筑,其建筑风格继承自唐代。寺内保有着技艺高超的彩塑与壁画,其中的31座彩塑,既有唐代的雍容大气,又融入了宋代彩塑追求真实自然、有烟火气的特征。合掌露齿胁侍菩萨是华严寺泥塑中被认为技艺水平最高的一座,面向丰满,体姿优雅,温婉动人,被郭沫若赞为东方维纳斯。上寺的大雄宝殿建于金代,建造时运用了辽宋金时风靡一时的“减柱法”,比传统的九间十柱减少了12根内槽柱,获得了更大的室内空间,大雄宝殿因此也成为现存古代木构建筑中最大的一座,殿内的32尊造像和21幅巨型壁画也值得细细观赏。

  

九龙壁

  长45米、高8米的九龙壁是大同的著名标志,让大同获有“龙壁之城”的美称。中国现存9座龙壁中,这座朱元璋之子——代王朱桂的王府照壁是最为知名的。华丽的五彩琉璃件构成了这座龙壁,上面的九条龙有着非同一般的神情,怒目圆睁,孔武有力,似乎成了镇守边关值得信任的利器,其工艺叹为观止。

  

善化寺

  南门内的善化寺是大同城又一座历史悠久的寺院,它始建于唐代,目前所见的建筑是金代复建后经明代正统年间整修的。善化寺的大雄宝殿以及四大金刚、十八罗汉都是辽代遗存;三圣殿和天王殿是金代建筑,后者是现存最大的金代山门。寺内还有座五龙壁,虽然规模逊于九龙壁,但仍有很高的观赏价值。

  

鼓楼

  明代的大同城内星罗棋布着众多楼阁,现在存留下来的只有鼓楼。它位于城中心略靠南的位置。鼓楼有着十字穿心的门洞,底部由砖石砌成,上有三檐楼阁。每座古城的钟鼓楼都是城之灵魂,大同的鼓楼也不例外,纵然现代社会已经不需要它来报时报信,但一座古城留有鼓楼,就留住了一丝往昔的神韵。

  

【Tips】

1.刀削面、羊杂和兔头是大同满街可见又极具本地特色的美食。

  一碗好削面,应是中厚边薄,内筋外滑,入口不粘,臊子够量。在大同不需费力寻找就可吃到正宗晋北刀削面,很多本地人推荐老柴削面,若懒癌犯起,遍布这个城市的东方削面连锁店也足以大快朵颐。

  羊杂是北方常见的美食,大同的羊杂一般是在汤中下山药粉条,做成羊杂粉汤。三医院西侧的贺老人羊杂是大同最受欢迎的餐馆之一,羊杂料足,汤头浓红,店面也异常火爆,还延续着以前围着柜台看菜单点菜的方式。

  兔头是大同别具一格的特色美食,在山西其他地方并不流行。大同兔头做法多样,五香、红焖、麻辣都可觅得,且不分店面档次,从街头小馆到五星级餐厅都有。吃兔头可到“兔头一条街”——帅府街,街上遍布兔头馆子。

  

2.作为公认的山西省第二大城市,大同的住宿接待能力毋庸置疑,从小招待所、青年旅舍到四星级酒店,各种档次和种类的住宿都有,但要提防黄金周和小长假的火爆客流,不提前预订恐怕只能无奈屈就在一处不合心意的地方了。

  

3.大同老城四面城墙上的四个正门不对机动车开放,需从八个旁门进出,车辆单行,和阳北门、永泰东门、清远南门、武定西门为入城门,和阳南门、永泰西 门、清远北门、武定东门为出城门,进城后需按顺时针行驶。

人民交通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18898号-1       北京市朝阳区小营北路17号人民交通出版社5层       010-059757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