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线路概述

每次到访一个古村落,心中都会有难以名状的情绪:有为历经风霜而斑驳的墙壁感到惋惜,有为表现其秀丽而苦寻溢美之词的纠结,也有一种仿佛置身桃花源,远离尘世,感受着“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满足。古村落中的每一块青砖黛瓦、每一扇木门花窗都仿佛让人看到那千百年前住在这里的名门望族生活的点点滴滴。行走在这些古村落间,体会着这里的一脉相承,历尽沧桑却生生不息的文化。

主题经典影像
氏族的延续——郭洞村
 清晨,我们的车驶出武义县,踏上了这次探访古村落的行程,第一站便是位于武义县城南约20公里的郭洞村。沿着山间并不宽的公路行驶,道路两旁的风景十分秀美,山上古木郁郁葱葱,山下的田野嵌着片片金黄的油菜花,加上早起的晨雾,缭绕在山头林间,似乎要把我们带入仙境了。我突然想到了《桃花源记》中的渔人探访桃花源的那一幕,仿佛我马上也要“复前行,欲穷其林”了。
   通过“初极狭,才通人”的小路后,我们来到了这座有“世外桃源”之称的古村。郭洞村十分偏僻,小小的村子躲在山里面,宁静自得,仿佛连炊烟都会笔直地升起。山脚下的溪水潺潺,石桥如飞虹,桥头的一座小庙,把村头打扮得一片灵秀,参天古树下的水口村门把岁月封锁在里面。“郭洞”这一名字,蕴含了祖先对这个村庄风水经营的深情。正如我们看到的,“山环如郭,幽邃如洞”,一个村被山环着,被水抱着,该是古代村落的理想境界了。说不定这里就是武陵人捕鱼无意中来过而又失去的地方。
郭洞人并不姓郭,而是姓何,这里的先祖可追到宋朝宰相何执中。而随着一位叫何寿之的到来,郭洞村迎来了新生。元至正十年(公元1350年),何寿之进山看望居住在郭洞村的外婆,但见到“山不深而饶竹木之富,水不大而尽烟云之态”的郭洞村让他流连忘返了,于是他毅然离开繁华的县城,迁居到郭洞。从此,开始了他对郭洞的苦心经营。
苦心经营这个村庄是何寿之留给何氏家族的财富,深谙风水生态之道的何寿之按《内经图》设计了村庄的布局,这便是人们今天看到的郭下村。随后,何氏后代又在山谷深处建了郭上村,两村上下呼应,呈现出八卦之势从而暗合阴阳。此后,何氏子孙绵延不断,成了郭洞香火鼎盛的名门望族。如今,何姓村民占全村人口的80%。
也许是郭洞的何氏先祖都是读书人的缘故,从宋徽宗的丞相何执中起,世代书香,崇尚教育成了郭洞村的民风。村口的郭洞小学前身是凤池书院。早在明嘉靖年间(1541—1551年),何氏第八代祖荆山公创办啸竹斋,至清朝康熙时改为凤池书院。这所古代学校为郭洞村培养了大批人才,仅明清两朝,就考出贡生10名、增广生14名、禀膳生10名、府县秀才114名。郭洞祖先重视教育也是出了名的,为了培养子女专拨学田、儒田办学,在郭洞读书基本是免费的。书院遗址有一株红梅,是清朝在杭州于潜县做儒学训导的何云举告老还乡时,县令赠与的纪念品。何云举带回老家栽种在凤池书院,290多年来饱经风霜,至今仍然年年花开,岁岁飘香。
时至今日,走在郭洞村中,仍觉得村寨构造的井然有序,道路均以卵石铺地,晴雨皆宜,干净整洁。6口水井,郭上、郭下各拥一半。风水佳境,是中国古人典型的家园观;福人居福地,福地福人居,在郭洞村体现的淋漓尽致,这里的古生态林空气中负氧离子的数量超过城市居室100多倍,因此一进入森林中就感到神清气爽,是进行森林浴最好的场所。地址专家经考察,整个郭洞村坐落在火山岩的微晶花岗岩岩体上,因此,郭洞的岩石富含对人体有益的钾、铜、锌、钼等矿物质……这样的风水也让郭洞村享有“江南第一风水村”的美誉,这里的村民一定会感念先人的远见和为后世子孙造福留林的功德。有值得一提的是,郭洞村民体格健壮,且多长寿者。目前,全村70岁以上老人有130多位。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正是何氏祖先为后人留下来的宝贵财富,也许这也是一种氏族的传承吧。

郭洞村看点:

原始森林奇观
紧靠郭洞村东头的,就是古木参天、奇峰叠现的龙山。山上是云雾笼罩的百亩原始森林,不少古树树龄都在百年之上,更有诸多珍稀树种,特别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南方红豆杉,一亿五千万年前就已在地球上出现,对生态环境要求极高。竹幽树茂的古森林富含负氧离子,空气清新怡人,林间鸟雀婉转歌鸣。云雾起处,只闻人语,不见人影,古森林因此更加显得幽暗神秘。

回龙桥
在郭洞村口,因为双溪汇合并且沿西山环村而流,于是一座回龙桥跨溪而建,把这块宝地的风水包裹得严严实实。小桥建于元代,是郭洞历史最悠久的建筑。关于它,还有一段传说和许多讲究。回龙桥原称石虹,先人告诫说石虹不能垮,“其桥既坏,村中事变频兴,四民失业,比年灾祸,生息不繁”。又有形家术者认为““桥为艮象,下急而上冲其势,弛弓将西而东不利于宫”,“山为龙山,住则龙回,桥不可废。堰水作桥,龙回气聚……”。于是村民着眼于地利, 缘根于卦象,选址建桥。此后,此桥历经毁坏与修复,在乾隆年间得到精心修建,并且增加了造型设计。远远看去,十里外的石苍岭,北山上的塔和这座回龙桥几乎成一条直线,由此可见古人看风水造形势的一番苦心。

何氏宗祠
郭洞村建筑中最值得一提的当数何氏宗祠,它建于明万历三十七年(公元1609年),规模宏伟,气象肃穆,占地1084平方米。宗祠有着高4.64米的大梁,现存40余块省、府、州邑官员赠送的牌匾,不乏书法精品。祠中还建有36平方米古朴典雅的古戏台,飞檐翘角,壁画辉煌。戏台自古为族内开大会举行庆典或仪式之用,每逢重要节日,台上锣鼓喧天,台下人头攒动,好不热闹。宋朝的大学者朱熹也曾应邀在台上讲过学。大堂右侧放置着数具考究的寿棺,左侧陈列了何氏古时的生活用品,如古怪的捕鼠器、用妇人长发织成的袜子、迎亲用的灯笼,还有那看似木牛流马般的家什,无一不突出历史的古老久远。观睹这些陈设,何氏家族过去的兴旺便浮现在眼前。
 

灵魂水口
“水口”可以说是郭洞的灵魂所在。大凡古村落均有“水口”,不仅仅是溪水汇聚之处,更是借以拒敌于村口的关卡。由400米高的陡峭龙山湍流而下的溪水有力地在回龙桥下奔过,桥外有一道5米高的坚厚城垣,一条大路由此穿过。旧时,村民均由城门出入,城门有副石刻楹联:“郭外风光古,洞中日月长”,横批为“双泉古里”。 
郭洞的村口就建在两山夹缝的水口之上,村口的小庙颇惹人注目,它一扫其他庙宇的昏暗压抑之感,十分亮堂。庙中有五尊泥塑,两端分别是土地老儿和负责安全防火的火德星君,居中最神气的乃关公老爷。泥塑们“孜孜不倦”地在村口保障一方平安,是这里永远的守护神。他们的面部表情丰富,色彩鲜艳的服饰均反映各路神仙的职务及性格。外人至此,大多会被这里庄严的气氛和庄重的历史所感染,进而肃然起敬。

明清古建
郭洞村之所以耐看,还因为她有着大片的古建筑,虽然没有什么豪门深院,但村宅之完整,保存之完好,可以说是一部从宋代到清代直至民国的建筑编年史。古朴大度的明代廊柱、精雕细刻的清代牛腿、受到西洋影响的民国门窗,比比皆是。轻灵精巧的文昌阁、压镇风水的鳌峰塔、“武阳十景”海麟院,都是村中颇为重要的古建,漫步其中,仿佛在观望着一段幽深而又厚重的历史。
 
 
浪漫的情怀——俞源村
从郭洞继续向西南走,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就来到了位于山谷和溪流之中的、另一个充满神奇浪漫色彩的古村落——俞源村。
相传,南宋时,在松阳任儒学教谕的杭州人俞德过世后,儿子俞义护送灵柩回杭。路过这里投宿时,停放在溪边的灵柩被紫藤缠绕起来。俞义认定这里是神地,便置地葬父,守墓时与当地人通婚,至今已延续至第30代。
俞源村和郭洞村一样,村落四周群山环抱,青山重重,绿水处处,风景非常优美。发源于九龙山德小溪自西向东流过村庄,虽然山高沟窄,却在沟外平原里拥有大量肥沃的土地,这种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优势为俞源的富庶提供了条件。在解放以前,这里的村民有很多都是农业社会里的成功者。
走在村中,俞源德民俗文化犹如它的建筑一样已经显得斑驳,早就已模糊不清了,这不禁让人感到失落。不过,从细微之处仍看得到这里百年间的风貌,而最吸引我的无疑是当地留下的那些充满浪漫色的神话传说,给俞源的山山水水、青砖黛瓦增添了一份诗意。
古俞源人利用自身优势经商致富,让整个村落变得更为开放,这也弱化了村中的宗法家族制度,从村中建筑就可看出,俞源村并没有像郭洞村那样大大小小的宗祠,即使是村中最大的宗祠也无法和那些富派商贾德大宅规模相比,而这也成就了俞源村的浪漫主义色彩。
明代初年,就有一些当地富人游走天下,结交四方豪杰。许多人甚至一去数年,遍访名仕贵胄,并以吟诗作画为记,留在了宗谱上。来俞源村的人也越来越多,为此,好客的俞源人在家乡建造了一所迎玩楼,作为招待宾客的场所。相传,明朝国师刘伯温辞官归里,路过俞源看望同窗好友俞涞。结果正好赶上俞源村旱涝不断,火灾频发,瘟疫流行。于是刘伯温亲自出面,利用自身所长为俞源村“把脉治病”。刘伯温经过仔细踏勘,认为整个村庄被四周群山的十一道山冈所环抱,有灵瑞之气,但村中的溪流太直太硬,把瑞气都漏掉了,若将村口溪流改为曲溪,设计成太极图,与十一道山冈共同形成黄道十二宫,就能把村中的瑞气留住。于是他便为俞源村设计了村口的巨型太极河,并要求俞氏后代按二十八星宿布局建造房屋。在刘伯温“治疗”后,果然药到病除,俞源村旱涝无虞,村泰民富,在明清两代不仅富甲一方,而且读书为官者甚众,这也是后世一直称俞源村为神奇的太极星象村的原因。
俞源村被称为太极星象村还有一个原因:曾经有人将俞源古村落布局与1974年河北宣化出土的辽代砖墓星象图进行对比,认为该村布局与星象图中显示的星象一致,是按天体星象“天罡引二十八宿,黄道十二宫环绕”来排列的。村口太极图便是人工设计的“双鱼宫”,属阴阳双鱼星座,为十二宫之首,其余“十一宫”分别是环绕村庄的十一座山冈。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说,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不具真实性,但这些故事有感情的真实性,反映着村民的愿望和信念。而俞源村中的里里外外,几乎处处有故事,有神话。我行走的这么多古村落当中,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村子有这么多有趣的故事,这让整个俞源村笼罩在浓浓的浪漫主义气氛之中。
在村中游荡一圈后,来到一个悠长的回廊前,回廊尽头坐着一个穿中式棉袄的老妪。老妪看我一副外地来客的模样,用浓浓的乡音冲我说着什么,也许是在和我讲着什么有趣的故事,但我无法“破译”。当然,她也听不懂我的普通话,我们都自说自话着,微笑间似乎也读懂了彼此间的意思。
当夜我睡在了洞主庙德圆梦楼里,这里也是江南著名的圆梦圣地,据说鼎盛时期,曾有几千人自带睡具在庙四周过夜,以求圆一个好梦。这也许又能追溯到一个关于圆梦的传说,但这一刻我只想躺在床上,听着山涧的流水声,看着窗外的明月,依稀进入了“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意境,我想泉水一定是带着村中的故事朝着钱塘江流去了。

俞源村看点:

宗祠
俞源的俞氏宗祠非常大。三进两院,第一进照例有装饰精美的戏台,同别的宗祠略有不同的是,俞氏宗祠第一个院落两侧有精致的两层楼房,并同通道门和二进大堂的边墙围成一个小院,怎么看都象是小巧独立的住宅。俞氏宗祠的大门装饰倒并不多,一字排开的房间,不似郭洞、诸葛、芙蓉等山村的宗祠好看,但一走到里面,这“处州第一祠”的气派还真有些惊人。

庙宇
俞源村唯一保存下来的庙宇是洞主庙,是典型的乡土庙宇,什么神仙都拜,对于本村和附近的村民来说,这是一座以祈梦灵验而闻名的庙。据说在这里睡一个晚上必会做梦,而且解梦十分灵验,每年正月十三是“圆梦节”,四方均有大量人众前来求梦。
庙里供奉的是中国神话传说里的沉香。这在中国庙宇供奉中实属罕见,但沉香劈山救母的故事在中国作为民间传说历代传颂。在俞源村,人们喜爱传说中的沉香,因此历代维护庙宇,香火不断。另一位主神是建造都江堰的李冰,因管水所以民间崇拜较盛行。
从方位看,洞主庙可以说位于村外,两条小溪汇流之处,其墙体通红,背枕青山,旁有古樟围护,古樟下一道小巧的梦仙桥,整个画面十分优美。

古宅
俞源村的古宅是浙江中部和东部的样式,院落宽敞开放,不似徽州民宅那般紧凑。其典型样式也是三进两院,前厅后宅,围墙高大有封火墙。俞源的古宅保存状况十分好,其村子后半部分(北斗的斗柄)是成片的老宅,几乎没有现代的房屋,让人惊叹。由于俞源村历史上曾是商业重镇,因此这些古宅相对比较豪华气派,现在每个大院子都住了数家人家,因此也不再有大门,可以出入自由。

雕刻
民宅最主要的特色是极其繁杂的木刻装饰。一般而言,古村落大多以宗祠装饰最复杂,而在俞源,几乎各个大宅都有大量木雕,显示了以经商致富的大家气派。梁、柱、门、窗、牛腿、斗拱,只要有木结构,就必有雕刻,题材从花草鱼虫到人物、亭台楼阁应有尽有,保存也十分完整,没什么破坏,是浙江罕见的天然木雕博物馆。会随天气而变色的鱼、两面看起来图案不同的雕花透窗、指甲盖大小的太极阴阳图等等神奇雕刻也都能在这里找到,相对于样式比较雷同的住宅外貌而言,其内部才是真正的千变万化。
 
 
鹅卵石铺垫的迷宫——山下阳村
 清晨,我离开了俞源村,前往坐隐在松阴溪流中的松阳县。在到达山下阳村之前,我还不知道这是一个谜一样的村落。
一进村,就被眼前的景象搞晕了,山下阳村老屋鳞次栉比,巷弄曲曲折折,表面上看成长方形布局,与一般的古村落无异,然而村庄中隐藏着无限玄机,整座村庄宛如迷宫。我在村中绕着许多老宅子转圈圈,走了好几圈发现还是在原地打转,要不是一些古建筑有所改变,加上阳光指引东南西北,还真是不好区分。
山下阳路面铺满了鹅卵石,别小看这些石头,它们每一颗都有着千年的历史,如今已被脚步磨砺地失去了锐气,路面泛着藏青光泽。每一个来到山下阳的游客,起初共同的反应都是“迷宫”和“迷路”,这里有数不清的丁字路口,寓意着子孙世代人丁兴旺。一条巷弄一转折,往往是一幢老宅的后门,或者是一垛隔扇墙,走过几个转角,又见一条通道。特别的是,整个村庄以传统的阴阳五行布局,与自然山水紧密结合,村庄格局宛如八卦迷宫,巷道曲折迷离,处处蕴涵着“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
和村中一位老人坐聊时,他说,几年前,一位生意人从他门口转出,不一会儿又转到他家门口。这让我想起水浒中的祝家庄。就连中国社科院侯京林博士也这样描述山下阳:“山下阳有最最悠远的星相,最最深邃的阴阳八卦,最最迷宫的鬼谷子兵法……”
直到结束这次行程,我在查阅相关资料时,在一本名叫《八卦村山下阳》的书中看到了这样的介绍:“山下阳村表面上看成长方形布局,与一般的古村落大同小异,然而村庄中隐藏着无限玄机,整座村庄宛如八卦迷宫,仿佛走进了一个巨大的历史谜团。层出不穷的巷道将村庄分割成若干个‘口’字建筑群,高大巍峨的马头墙使得巷道逼仄而幽深,一座座大屋被分割成一个个独立而连接的空间。 这里有几十条密布的鹅卵石巷弄像村庄的脉络,深入浅出,纵横交错。”
来自福建泉州张氏祖先开创了山下阳村的历史,直至现在,在老村的中下村仍然居住的都是张姓人家。据《松阳县志》介绍,山下阳张姓一世张聚英祖籍龙泉,康熙三十年(1961年)携五子定居山下阳。据村民说,五子中老二、老五留了下来,另三兄弟外迁他地。老五后代繁衍昌盛,目前,村中张姓多数是老五子孙。
相比较我这次所到的其他村落,山下阳村是一座开放的村落,多年来不断有异姓移民迁入,融入山下阳村,并不断发扬光大。正是这种天地同载的胸怀使得山下阳村成为了松阴溪流域传统村落中的佼佼者,在此后的300余年里,村落历经屡次战火和运动的侵袭,所幸的是村落最精华的建筑未受损坏,完整地保存着当初的风水格局。
离开山下阳村时,我在想,张氏家族为什么要以风水的形制设计生息之地?设计村庄的风水大师是怎样一个神秘人物?这成了一团解不开的谜。

山下阳村看点:
 
风水塘
山下阳村最令人惊艳的建筑是风水塘。风水塘是村庄的地标,是村庄的灵魂,成半月形横卧在村前,寓意“月亏即赢”的风水轮回道理,因此也叫月池。一条石砌的堤将水塘一分为二,堤的另一侧是一块正方形平地,它和风水塘是一组对应的建筑,取意“天圆地方”,是当年村庄祭祀天地的场所。风水塘为村庄注入灵气,池水中倒映着青砖碧瓦。塘后凿有一眼水井,历经数百年不干涸,依旧清冽。这口看似普通的水井,正是古村的眼睛,它见证了山下阳村三百年来的兴衰。而不远处一口几近干涸的池塘,曾经是满塘荷花,预示着“家和万事兴”。距离风水塘不足百步,潺潺地流淌着一条溪水,河埠头上三三两两的村民在这里洗菜、洗衣,妇女“啪啪”的捶衣声,伴着池塘中戏水鸭子的“嘎嘎”叫声,打破了村庄的宁静。
 
张氏祠堂
以风水塘为核心的建筑群落是村庄的经典。正前方是巍峨的张氏祠堂,祠堂三进,高大规整,虽然时光荏苒,祠堂已有些斑驳,曾经鲜艳的色调也渐渐淡了,但整体依然透露出富丽堂皇的气质,足以见证了张氏祖上的荣耀与富足。祠堂后身林立着古朴典雅的清代大屋、中西合璧的民国洋楼,马头墙高低起伏,勾勒出村庄嵯峨的历史轮廓。山下阳村张氏源自福建,清初自龙泉迁徙而来,然而关于张氏祖先的更多信息已经无从考证,缘何举家迁徙、村庄风水设计的秘密等已经成为一个个永久的谜团,给这里注入了无尽的神秘。也许,只能从祠堂中惟妙惟肖、充满遐想的彩绘中,窥探到一点点与历史有关的答案。宗祠在前,风水塘居中,张氏香火堂殿后,前后夹承风水,祈求天地、先祖供佑文运昌盛、家风兴旺。
 
溪流
一条蜿蜒狭窄的溪流从村落左侧经过,埠头上三三两两的村民或洗衣,或洗菜,江南乡村典型的生活场景就这么自然地流露出来。这条小溪是人工开凿的,溪流两侧是一字排开的老屋,两岸堤坝和溪底由大块卵石垒砌,一座座石板桥横跨在曲折的溪流之上。多弯的河道有效地减缓了水流对堤坝的冲击,这在风水上更象征着财源滚滚。溪流通过条条水圳进入村落,利用北高南低的自然地势特征,形成了“溪水村边绕,圳水脚下流”的场景。这条溪水让山下阳村在静谧中不失活力,汩汩流水塑造着一个灵动的江南传统村落。当地人认为,流动的水集财气,养真气,荫地气,这是这条活水养成了生机勃勃的山下阳村。
 
 
村落格局
山下阳村的整体形态呈长方形,阡陌小道将整个村子分割为若干“口”字形群落,这似乎与一般的古村落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外人走进去却很容易迷路,仿佛进了八卦阵。走进村子,直面高大巍峨的马头墙,脚下的巷子显得格外逼仄幽深。鹅卵石铺就的巷弄深入浅出,纵横交错,路面泛着藏青光泽。村中道路鲜有十字路口,只有数不清的丁字路口,寓意着子孙世代人丁兴旺。小巷的转折处往往是一幢老宅的后门,或是一堵隔扇墙。走过几个转角,又见一条通道,让人迷惑不已。这些巷门起着防盗、防火的作用,关闭巷门便将各建筑群落隔离开。这凸显着山下阳村先人们的强烈自卫意识,这样的精思巧构让村子如堡垒一般,村民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抵御土匪和盗贼侵犯。

卧龙的后人——诸葛村
 离开山下阳村,我们上了龙丽温高速前往浙江兰溪。在路的前方,有一座小村庄吸引着我。许多中国人认为诸葛亮是智慧的化身,而这里住着孔明先生的后人。
提起诸葛亮的住所,人们先想到的是南阳与襄阳,这两个地方因为人们耳熟能详的《出师表》和隆中对而闻名,但殊不知孔明先生的智慧流传在浙江的青山碧水间。700多年前,诸葛亮的子孙们迁移至此,使得这里成为了如今最大的诸葛后人聚居地,让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变得特别起来。
诸葛村以前的名字叫高隆,根据诸葛氏宗谱的记载,元朝中期,诸葛亮第二十七世孙——精通风水的诸葛大狮选中并以重金买下了高隆这片宝地,随后,他亲自设计出了今天人们所看到的诸葛村。也许是太过满意自己的作品,也许是真的得到了祖先的指点,诸葛大狮郑重告诫后人,今后无论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可轻易离开这里。后人们将诸葛大狮的嘱咐铭记在心,在这里生活了一年又一年,朝代更迭,从古到今,这里的人们始终没有离开过。因为,这里的人们相信先人的智慧和选择。说起来也巧,在抗战期间,日本人路过这里,袭击附近的村落,唯独诸葛村因为有丘陵遮挡,未被发现而逃过一劫。诸葛后人们相信这是得到了祖先庇佑,永无灾难。
我们的车开入村庄,驶过静无声息的老街,才发现这里众多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令人惊叹。全村保存明清古建筑二百余间,散布于村中的小巷弄堂间,原汁原味,古风犹存。据说,极盛时镇中有各类祠堂十八处,大多雕梁画栋,工艺精湛。现存大公堂、丞相祠堂是其中的佼佼者。长期以来,诸葛后人们聚居在诸葛镇中,形成了一些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朴实而妙趣横生。
建筑物的青砖灰瓦体现了典型的江南乡村风格,整个村子的中心是钟池,一半水塘一半陆地的格局构成了一幅太极图案。根据坊间传说,这村子的布局是一组失传已久的八阵图密码。这是本次行程中第二个八卦村了,相比之前到往的山下阳村,诸葛村少了一丝神秘,却多了一分古村落的韵味。
1700年前,身为蜀国丞相诸葛亮,除了众所周知的锦囊妙计、运筹帷幄外,他还是个发明家,其独创的孔明锁、孔明灯、连弩等流传至今。令人庆幸的是,这些手艺随着诸葛氏的血脉一同流传了下来。村内有一家专门制作孔明锁的店家,诸葛亮第51代孙诸葛文仓是这里的主人,这位天才发明家完美的传承了诸葛亮的智慧,他做出的孔明锁精妙无双,平时游客进来,他都会热情的为人们讲解祖先的发明,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自信和自豪。2009年世博会中国馆的模型,是一种新型创意孔明锁,便是出自他手。
在发明之外,诸葛亮还留下了“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祖训,仕途已经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被诸葛亮走到登峰造极,再难超越。于是诸葛后人们便依照祖训,走向了悬壶济世这条路,诸葛村人经商最辉煌的成就,也是在医药业。如今,在诸葛村中药行林立,走过一些药铺门口一股药草香扑面而来。在这些药店中天一堂、大经堂是其中的佼佼者。天一堂由诸葛第47代孙诸葛棠斋于清同治年间创立。走进药铺,门口楹联上写“余地辟三弓,何必羡金谷繁华,争奇斗艳;存心唯一点,务须追杏林至德,救死扶伤。”短短32个字,将诸葛良医们的医德品性刻画得淋漓尽致。
沿着古路走在村中,寻常巷陌,安静恬淡。听着学堂里朗朗读书声,街头巷尾偶尔会有老人家悠闲地下着棋,吸一口烟斗,沉思半晌;若闲聊起来,听着诸葛亮的后代们用现代化的词汇交流,感觉有些奇妙。再想想很久以前那位指点江山的奇才,从这里似乎已经找不到半点羽扇纶巾的影子了。
在这里静静地呆上一天,看太阳东升西落,傍晚,三五好友在上塘边吃着炒螺狮和新鲜的河虾,谈天说地,伴着天边斜阳,水中残影,感觉平静而恬淡。乡村生活的每一个瞬间,无不透露出那种弥足珍贵的淡然,能够让人心变得安定,同时也明白了,诸葛亮想要留给后人的,并非什么聪明才智,而是一种人生态度。正如诸葛亮留给他8岁的儿子诸葛瞻的临终遗嘱《诫子书》里面讲的:“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入夜,在诸葛村大大小小的池塘边,总有人点燃大大小小的孔明灯祈福。诸葛亮发明孔明灯的初衷本是军事求救之用,而今却演变成了丰收与幸福的象征。夜空中星星点点的火光,承载着人们的希望、祝福和思念,直到与夜空和星星融为一体。

诸葛村看点:
 
丞相祠堂
村口的丞相祠堂,依山而建,正门面对大路,可谓是诸葛村最重要的建筑之一。而奇怪的是,祠堂正门却人为建起一堵墙,人们只能从两侧小门出入,这样的设计既不方便又失了庄严。原来,从风水学上讲,祠堂整体前低后高,呈伏虎形,正门好似虎口,而住在祠堂对面的住户,正是当年把田地卖给诸葛大狮的王姓人家,宅心仁厚的诸葛后人考虑到这一点,便在祠堂前方筑起围墙挡住虎口,也为报答王家让地之恩。
 
 
钟池
钟池位于村子的中心,它与另一半逆对称的陆地和两眼水井构成了八卦图形,作为精神原点支撑着诸葛村的繁衍生息。村子的建筑都以钟池八卦为中心,沿八条小路分散出去,这八条路就相当于八卦中的坎、艮、震、巽、离、坤、兑、乾八个部位,似通则闭,似连却断,虚虚实实,让外人捉摸不透,迷惑不已,一如诸葛亮摆出的八卦阵。如果说村中的阡陌巷道与民居组成的是内八卦,那么村外的八座屏障了村子的小山就是外八卦,以钟池为心,内外一起组成完整的八卦图。
 
 
大公堂
钟池旁的大公堂飞檐翘角,是村子里最华丽的建筑,同时也是江南唯一的诸葛亮纪念堂。每年的四月十四和八月廿八,分别是诸葛亮的生辰和忌日。饮水思源的子孙们都要举行祭祀活动,缅怀先祖。村子里老老小小,齐聚一堂,庄重而严肃的气氛似乎也影响到了天气,屋外的雨淅淅沥沥,屋内香雾缭绕、号角长鸣。诵读祖训,既是告慰祖上在天之灵,也是警醒后人慎勿放逸。1700年前,诸葛亮结庐隆中,晴耕雨读,一首“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古训,不仅引导着诸葛后人,也成为无数中国人修身养性、为人处世的信条。诸葛亮的才华并非偶然,心定才能生慧,厚德才能载物。
 
天一堂
诸葛村中的诸葛后人遵循“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祖训,数百年来精心寻药做医,良好的口碑在浙西地区渊源流传,民间有“徽州人识宝,诸葛人识草”的说法。天一堂是诸葛亮第47代后裔诸葛棠斋在清朝同治年间创立的药店,凭着优良的药材质量和诚实守信的经营之道赢得了众多赞誉,特别是“全鹿丸”、“诸葛行军散”、“卧龙丹”等几种家中必备良药尤为知名。为家族积累了丰厚财富的天一堂,虽然大部分建筑已毁,但后花园依旧较好地保存下来,亭台廊道俱在,在亭中可览诸葛村全貌,诸葛棠斋先生自撰的楹联“余地辟三弓,何必羡金谷繁华,争奇斗艳;诚心唯一点,务须追杏林至德,救死扶伤”就在亭子立柱上。园中还有各种古树和药材,昭示着天一堂的本源。
 
上塘古商业街
诸葛村地处三市交界,交通要道临村而过,明清以来便依地利发展成为商贸重镇,上塘商业街就这样形成了。上塘是一条别具特色的环形街,外圈在陆地上,内圈就是水面上的阁楼。当年,上塘街聚集着浙江各地的商贾匠人,开旅店饭馆的本地人、经营当铺的绍兴人、补锅打铁的东阳人和永康人、制糖做糕的义乌人,共同编织起这里的繁荣往事。店铺的建筑本身也是一大亮点,排门式、石库门式、水阁楼式齐聚上塘街。然而,1958年开始,上塘的水塘和建筑大部分被损毁,2000年诸葛村斥巨资对上塘商业街进行了复原,重挖水塘,恢复鳞次栉比的店铺,将这个中国封建商品经济典型商业街的外貌重现给游客。
 
读书人的故事——新叶村

 新叶村是我这次古村落之行的最后一站。新叶村很小,一小时就能逛完,整个村庄十分古朴。在青山环抱里,朝霞映红了村庄的一砖一瓦,村民们在干完农活儿后坐在院里的大树下,坐着板凳,手拿蒲扇,喝着大碗茶,聊着天南海北,让人感觉质朴、安宁。不过新叶村带给你的不止乡间田园的清新舒缓,更多的是深沉的历史、光阴的故事。

 

依着木牌标志穿梭在小巷子里,随处可见古旧地原始的旧房子,有时候还会冷不丁冒出一座让你感叹雕工画工的大宅子。我会想这些宅子的主人是谁,他们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在如此安详的一个村落中度过一生,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只能从新叶村祠堂里那还长长的族谱中寻找了。
新叶村是中国最大的叶氏聚居村落,踏在光可鉴人的青石板上,七个多世纪的宗族发展史,随着狭窄、潮湿的小巷,高大、斑驳的火墙,庄严肃穆的宗祠而渐渐清晰起来……宋宁宗嘉定年间,宋金纷争不断,许多人被迫避乱南迁,这时一个叫叶坤的读书人只身前往浙江,来到玉华山脚下。当时,这里是一片荒地,身为书生的叶坤体格并不强健,而读书人的志气使得他下定决心,望着眼前的大山,他决定在这里开荒拓土,为子孙后代选择一个安家落户的地方。
江南繁华的地方很多,至于叶坤当初为何选择这样一处偏僻的荒地,人们不得而知。而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到今天,叶氏一族发展壮大,人丁兴旺,上下团结,最难能可贵的是,这里保留了许多传统文化和老祖宗留下的精神瑰宝。
从开荒到建村的200年发展过程中,子孙后代逐渐产生了“以耕致富”的想法。勤劳的新叶村人民很快就做到了,而“读可修身”的路,村民们走的是万分坎坷。起初,村民忙着开荒,对读书这件事并不重视。这时,一个29岁的青年,忧心忡忡的望着村子另一边不远处的道峰山,同时也下定决心,为新叶村的今后的发展做出了另一个重大的决定,后来也被证明是正确的决定——要读书。这个人就是叶氏第三代宗祖叶克诚。元朝初年,他为当时仅有50人的新叶村开办了一个书院——重乐书院,并邀请了理学家金履祥和许多文人雅士,在道峰山脚下,为书院新生举行隆重的开笔礼。至今,村里的老人提起他们这位祖先时,声音都充满了自豪,因为他是当之无愧的圣贤。
走在新叶村中,两山的影子倒映在村内的水面上,仿佛一笔一砚,被当地人称为文笔渲墨。这也是当年精通风水的金履祥,选择在这建立起一畔池塘的原因,全村人都在这里汲水,希望能够学有所成,一举高中。
然而事与愿违,从元朝到了明朝,明朝又到了清朝,新叶村依然没有高中的迹象。叶克诚的孙子白崖公七次乡试不中,村民们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强烈,认为这里的风水不好,有的甚至想离开。白崖公顶着巨大的压力,开始了一项前所未有的巨大工程——建塔。于是抟云塔拔地而起。如今,抟云塔依旧像毛笔一样笔直的矗立在村口,其名取自《庄子》中的“抟云而上九万里”,以鼓励人们努力读书,青云直上。这座30多米高、拥有7级青砖的古塔,经过多年风吹雨打,已经有些斑驳,名义上是为了弥补新叶村风水上的不足,而对于白崖公本人,却有着特殊的含义。七次登科不中的他,没有再去考试,而选择归隐白崖山脚下。因为他终于明白,一味追求功名,却忘记了读书的初衷——修身养性,就仿佛根基不稳的高塔,虽可直上青天,终究还是会倒。“平地可登卿与相,翻身便做俊和髦。更有一言是真诀,买椟还珠剑遗鞘。”白崖公的这种治学理念不仅写入了叶氏宗谱中,也得到了现代很多学者的认可,读书志在圣贤,读书应当是为了提高自身的精神追求,而非追求外在的浮华。
读书是个细水长流的事情,新叶村并没有放弃对读书的热情。村里陆续开办有书院、私塾、义学和官学堂。求知若渴的新叶村民们,甚至把祠堂都拿来办学。在新叶村纵横交错的街巷中,许多街巷中的路都由是一块块大石板连接而成,这是为了让读书人足不涉泥,雨不湿靴而专门铺设的,而且每一条石板路都通向学校,可谓用心良苦。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康熙十一年,村里收到了第一份捷报——叶元锡乡试中举,全村人敲锣打鼓。11年后,叶元锡参加京城会试,终于金榜题名,高中进士,这是村民们祖祖辈辈盼了一百多年的荣耀。于是,叶元锡创作了一篇《勉儿曹》将自己学习考试的心得写出来,与人共勉的。虽然如今科举制度已废,但其中有些道理放在今天也依然试用,比如考试不能怯场、如何审题和表达等等。
新叶村虽然只有这唯一的一位进士,但秀才、举人等数不胜数。今天,村里的人们从事教育行业的多达几百人,这里的人们对于读书的执着,有些人或许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如此重视读书,这是叶氏祖先,当年一穷二白,望着大山的时候,就想明白的一件事情:因为只有教育,才能够永远的流传下去。
时至今日,每年九月,新叶村的文昌阁都会举行热闹的开笔礼以欢迎新入学的少年儿童。届时,孩子们会大声读诵《勉儿曹》:“乡野草堂,不忘书香”道出了村民们对于读书的重视和渴望,而叶氏一族的祖训就是“耕可致富,读可修身。”
   

新叶村看点:

抟云塔
乍到村口,一座毫无雕饰、秀丽端庄的塔首先进入视线,这就是抟云塔,又被称为文风塔。明万历二年,这座塔在村民对本地风水的质疑声中落成,它位于村子地势欠缺的东南侧,补风水、培儒风正是营建这座形似毛笔的高塔的主要目的。抟云塔是新叶村目前年代最早、保存最完好的一幢古建筑,除底层周廊不见,其他主体设施都与初建时大致相同。砖砌的塔共有七层,除一层外每层均开有三个发券窗洞,配上微微翘起的檐角,挺拔又不失活泼。抟云塔边是文昌阁和土地祠,虽然他们建成于不同年代,但视觉上却和谐统一。

有序堂
有序堂坐落在村中建筑群中轴线的北端,坐南朝北向着道峰山,是玉华叶氏的总祠。走进门,抬眼所见遍是清代遗留下来的精美构建,梁、枋、斗拱上精致雕画着人物、花鸟走兽等,空城计,八仙过海等耳熟能详的故事被描画得栩栩如生。祠堂里面还保留着木结构的戏台,上面的四副楹联颇具玩味,身临其中,仿佛置身于旧时光。为了让祠堂不失生机,闲坐和打牌的村中老人会向你娓娓道来过去的生活。每年正月初一,有序堂会为过去一年里出生的小男孩举办庆生仪式,这座古祠堂见证着新叶村香火的延续。

崇仁堂
这是一座体现着中国乡村传统宗族权制的奢华建筑。它建于明宣德年间,当时富甲一方的仁分派八世祖永盈公斥黄金48两、寻尽良工珍材,费尽心机,修建了这座新叶村最大、最华丽的祠堂。独有的四进形式让祠堂的总进深达到26米,纵深空间夸张而神秘。它作为玉华叶氏家族的重要行权和活动场所,无处不体现着家族的强大——各种精雕细刻的建筑构件和逼真自然的木雕装饰让来访者赞叹不已,诉说着家族过去的辉煌。

玉泉寺
这座有故事的寺庙位于玉华山和道峰山所夹峡谷的最高处,距离新叶村1.5公里左右。传说朱元璋曾在寺前的一棵古柏下宿营,并将这株当时就已千年高寿的古树封为“柏树将军”,这段轶事让玉泉寺增色不少。寺院建筑共有三条轴线平行排列,最西侧轴线上是一座三开间大殿,另两条轴线是白粉墙的三退院落,更像普通民居。玉泉寺的香火至今盛旺,每年三月初三的祭祖活动要在这里请三圣,平时来这里拜观音的人也是遍布方圆几十公里,檀烟萦绕、香火远传。

祭祖活动
每年农历三月初三,新叶村要举行盛大的祭祖仪式,这是在当地比中秋更受重视的节庆活动。祭祀由叶氏宗族现有的五个支派按天干地支的顺序轮流执掌。当天一大早,村中就响起震耳欲聋的铜鼓声,村民们高调出发前往祭台,扮成八仙、魁星、财神的演员生动表演。祭天祭地祭祖完成后,便将“协天大帝”、“白山大帝”、“周宣灵王”这三圣迎回村中。接连三天,新叶村犹如狂欢节般喧闹,社戏和集市这些中国乡村传统的节日元素让古村的气氛祥和而高涨,置身其中,便能尽情享受江浙传统乡村文化的浸润。
 
结语
 浙江金华的古村落之行在新叶村画上了句号,这三日的行程无法让我这个从喧扰的城市中逃离,只不过是得了片刻的宁静。不过即使宁静是片刻的,把它留在回忆里就好。很多年后再度想起,那“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模样依然无法忘却,那“耕可致富,读可修身”的世代传承的依旧回荡在我的脑海中。
人民交通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18898号-1       北京市朝阳区小营北路17号人民交通出版社5层       010-059757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