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目的地概述


  “灰色的瓦片像波浪一样起伏,落日从西面的山岗上投来古代的光芒,没有受到任何阻挡,平等地分布于每一户的屋顶。晴朗的黄昏,整个城邦都沉浸在光芒带来的喜悦中……”——诗人于坚。然而还没等我进到城中,当我看到落日余晖投影在坝子里的时候,沐浴在神袛光芒中的我,像找回了在母体里的安稳温度。

主题经典影像
小城故事多

  曾经,我也是一个从小城走出去的孩子,小城故事的记忆总伴随着几棵老树、一排古老的市街。但多年之后当我来到巍山古城,我问自己,这古老的小城中最吸引我的是什么?首先跳进脑海的,是“从容的气质”这五个字。


  长途驱车旅行,到达目的地头一件大事大多都是寻觅方便之处。车行巍山也不例外,我遇到了一处颇有文化的茅房。只见半扇虚掩柴扉上写:安告,进出请随手关门。惊讶此处“安”字用语之妙,假设换成像敬告,则会营造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走过无数车站码头公共场所的卫生间,见识过各式各样的提示语:有一些故作诙谐风雅幽默,也有常用所谓“温馨提示牌”,但横竖读来却总给人一种例行公事的感觉。而一“安”字,既读来隽雅,也让我这个外来人感到一种驱散旅途疲惫的温情。

  再往城中走,巍山城中的一些类似细节亦吸引着我。城门墙砖上,贴着一张“讣”告。记得小时候家住的小区里,每逢老人过世,宣传栏里就会张告出一张讣文。那时年少,常给随口念成“布”告,每每父亲总会严肃纠正:此字念讣(fù)告,“讣”字用意,一来表示对逝者的敬意尊重,二来则体现一种人道关怀。此番看到,不禁感慨这座老城生动的细节中对人性的尊重,肃然起敬。


  在巍山城中走,隔不远就可以看到一座门牌坊,每一座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每个名字都有着一段含义,像群力门,听说是指这座小城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读着这些有趣的名字,感觉愈发亲切,步履也变得更加轻快。


  读宗白华的《美学散步》,始知世界上真有一种叫做“散步派”的哲学。当我漫步在巍山古城的青石板路上,看屋门前阳光下洗晒的金灿灿的豆腐干、垂挂在屋檐下等待阴干的面条……这些毫不起眼的事物,此刻在我的眼中,一件件被摩挲着,竟然也咀嚼出了些不一样的味道。如果“散步”也可以称为一种艺术,那么这艺术的灵感起源,大概就来自这生活中的细微点滴,和人们对待生活的“从容不迫”。正是这从容不迫,串起了长街、古城中一段又一段娓娓、婉转的故事。

     
     

  就这样低头看,数着脚下的青石板路,一直延伸进一户天井中,那里有一对老夫妻,男人正在给太太修剪脚趾甲,这一幕让我停下、悄然注视良久。如果我们都老了,就来巍山,择一处四合五天井的小院,在坝子里晒着太阳,数你的皱纹,数我的白发。

     

“魁雄六诏”与“万里瞻天”

  巍山古城的拱辰楼是巍山的标志性建筑。这座历经600多年风雨的城楼一年多前遭遇大火几乎毁于一旦。如今复建的城楼重新对外开放,崭新的样子虽然少了些历史沧桑的样子,还好,气魄还在。


  走近拱辰楼,城楼上内外两块匾额把我深深吸引住了,“魁雄六诏”与“万里瞻天”,上下左右看总觉得哪里不对,仔细看才发现上面分明写的是——魁、雄、六、诏。约摸被文人们的习惯的押韵给忽悠了,“雄魁”大抵更顺畅,那么前人撰书为何不用“雄魁”呢?这当中似乎别有一些蹊跷。“魁”代表首屈一指,“雄”和“魁”连在一起的意思就是“魁首”,而反之“魁雄”则是“杰出而强有力”的意思,虽然两者读来都彰显气魄,但后者相较却显得谦逊许多。

  再看与“雄魁六诏”相对应的另一面的匾额“万里瞻天”,“瞻”字用在这里同样读来气势非凡,但“魁雄六诏”与“万里瞻天”连在一起,仿佛就昭示了当年南诏国国王的矛盾心理写照,一面称霸一方、意气风发,一面又忧心忡忡——南诏不过一介弹丸小邦,前靠大唐背倚吐蕃,多年来一直斡旋于大唐和吐蕃中间,一方面帮助吐蕃联兵进犯大唐,另一方面却还需俯首瞻仰大唐天子的光辉,如此情况下的南诏能撑多久?


  如果说今天1279岁(南诏公元737年在巍山建国)的巍山像一个岁月冬烘的安详老者,从容不迫,处事不惊。那么在当年,它也曾“躁动”和“不安”过。直到宋朝,已改国号为大理的南诏国终于失去了其战略版图的意义,成为了被遗弃的边陲小夷。却到了这时候,大理君王总算是彻底松了口气,开始反思过去,然后像猛然醒悟,那些梦想逐鹿中原、鼎立天下,如今想想,真是孩子气一样的可笑。


  下山猛虎嗅蔷薇。收敛心性的国王,开始嗜好起了文艺小清新,养起了茶花。后来渐渐引入了丝竹管乐,也算是对外界做出一个姿态,我大理国从此为友善礼仪之邦,只有丝竹明月、香火梵音。于是宋朝以降的数百年间,巍山古城,女人拿起了绣花针,男人开始礼乐诗书,真正可谓风调雨顺、一派祥和。


  明清时期的巍山城愈发繁华,很多中原商贾、文士慕名而来,一度游客摩肩接踵,但却直至今日巍山古城都没有那种喧嚣、烦躁,也更没有噪声震天的酒吧街,连时髦的商铺都很少。 与如今旅游古城的商业标配比,巍山可谓罕见,它刻意地在同“外界”保持一种“距离”,诗人于坚在文中则坚持认为,这是一种高明的“中庸之道”。

     

  伫立拱辰楼上,细风拂面,远处西山薄暮,飞鸟与还,目光眺过古朴市井老街,滑向远处高昂的天际,只见壮美哀牢、巍峨魏宝山上,文峰塔如擎天支柱,此乃巍山盛景之一也。

巍山25街18巷

  我既拥抱那种“规范”的文明世界:秩序井然的街道,窗明几净的雅舍,同一群衣冠整洁的朋友聊天,谈吐笃定优雅;但有时我也向往着“繁华”市井的江湖日子:就着一锅红辣椒卤煮,喝烧刀子,划拳吆喝,就像沈从文讲“偶尔撒撒野的日子,才够浪漫算精彩”。而在巍山,这里可以满足我的全部所需。


  今天的巍山古城呈棋盘式格局,有25街、18巷,纵横交错、星罗棋布,古城内的房屋店铺都保持着古老的模样,小食铺、小作坊一家家挨着,安稳地做着自己的小生意,有井然的秩序,也有着市井的烟火气。


  在巍山城中闲逛,遇巍山百年老店“一口锅”,看店主正在烧制一道炸排骨,所需薄荷叶就长在院子里墙角下,随手扯上一把,撕成俩片入油锅。这里往来的食客手中或提一尾鲜鱼、或提一扇刚刚剔下的排骨,原来这里可代为加工食材,价格低廉,实惠、有趣。


  在巍山的25街里,有一条咸菜街,乌梅干、冬瓜、沙参……你能想到的,巍山人皆有办法将之变成下饭菜,可以说巍山人是吃着咸菜长大的,很多种咸菜如百年老店一般已经传承数代。


  巍山25街 18巷中更多的百年老店是茶馆。步入茶馆,没人会把焦躁、不满、埋怨等等带进来,更不会肆意倾泄给他人。这里无需刻意曲意迎合,也无“主”“客”之分,彼此间非常随意。茶客们皆翘着二郎腿,一派懒洋洋的安逸。


  而更豪迈的是街边在快餐盒里放着饵块、吃得旁若无人的食客。人们边吃边肆意地说笑,说的是古老的彝方,猜也知道,不会是家国兴旺的天下事,倒全是些乡土族俚语。让我惊奇的是,街摊陋食,吃得却如同君王,一样的享受。我想,恐怕只有对自己非常的自信,和得到绝对充分的自我满足的人才可以做到。

     

  我便也学着在街头席地而坐,忘记时间的匆匆。这时一个陌生人坐来身边,他自称姓氏萧,是彝人,还有个本家名很拗口,他自称祖上是巍山城的马帮首领,自己开了一个“家庭博物馆”,邀我去参观。

四合五天井里的秘密

  一大早起来去魏宝山,顺便拜访昨天在市街上遇见的老萧,约好了去参观他的家庭博物馆。萧家的博物馆在一个四合五天井的院里,光线略显晦暗的老宅,似乎隐藏着很多秘密。


  今天的大理,乃至全中国,似乎都在有意的效仿着一种“欧式”风格。我们时常在洱海边看见有大落地玻璃窗、宽敞露台的民居,据说是为了采光效果。道理应该没错,可谁见过真正的白族民居——四合五天井洞开墙壁、装起大大的窗户的?难道是不懂得采光的常识?对此白族人曾给出解释:“因为大理高原的强烈紫外线根本就不养人,所以传统的白族民居一般窗户开的都很小。”


  “韬光养晦”,这算是“四合五天井”里暗藏秘密的合理解释吗?当我走进萧家博物馆的院里却发现别有洞天,他们供奉的祖灵牌位有萧氏、余氏等等,其实这些并非他们的本姓,他们的真实身份是蒙舍龙直系部落成员,他们隐姓埋名,有一些人选择了远走他乡,还有一些就像萧家祖先选择了隐逸安顿。当“快马江湖”“名利芸芸”都放下,他们的身份变成了“马锅头驿站”的东家、大掌柜,以及各种工匠,做小买卖度日的手艺人,仿佛一夜之间全部遁进了一所名为“红尘”的客栈。

     

  从老萧家告别出来,沿青滑的石板道出县城,往西再数十里地,就上魏宝山。这一路上,我都在思索一个问题:“上山”只许只为了“下山”;可下山的目的又究竟意欲何为呢?


  后来当走过一座苍老的石桥、南诏彝王大殿的苍劲大字出现在了我眼前的时候,没有木叶萧索,也没有天地中肃杀之气。烟雨蒙蒙中,一派郁郁葱葱的祥和景色。


  突然间好似一片清明,心中顿时了然:迁徙也好,隐逸也罢,不都只为了寻找一种内心安稳和安定。


  或者每个人都有过这样一个梦想:找那么一个地方:绿水护田,平坝开阔,风调雨顺,气候温和,傍水依山,既不要太偏僻的离谱,也不至于太过拥塞,过舒心的小日子。

  漫步巍山小时光里,我想也许我已经找到了。

Tips

【周边延伸游览】

  庙街利克村—— 位于巍山古城,庙街镇的利克村。相传为巍山名士朱玑,最初探得此地“虎踞风水”,地脉兴旺,遂在此盘亘定居。因为近些年才被公诸于众;因而,尚且还是一块保留完好的处女地;“最纯粹地明清建筑群落”,马头墙上的古老工艺雕花,藻井庭院里的一株梨花老树,就像是千年秘密的守护者,在岁月里沉寂,又在和煦的风中呢喃的像你吐露。

  东莲花回族村—— 作为整个滇西北,乃至整个云南重要的回族聚居地;据载从元末开始起,已有回民陆续迁移至此,带来了不一样的民俗风情,往后繁衍迄今,成为了巍山最具特色的亮点,名气最大最具看点的为莲花村。这里村落小桥流水,穿堂过街,一派江南水乡的景象;兼有异域风情的清真寺,天色将晚,古兰经念诵传来,像那城郊牧笛声,传诵很远。

  

【民俗节庆】

  巍山作为一个白、彝、回、汉等许多民族汇聚地,巍山的民俗节日有很多,最具特色看点的是每年七月巍山彝族火把节,届时会有盛大的巍山打跳—— 一种巍山最具特色并蜚声海外的原生民族舞蹈。

 

人民交通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18898号-1       北京市朝阳区小营北路17号人民交通出版社5层       010-059757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