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目的地概述


  行走在武汉的街头,“复兴大武汉”的标语随处可见。作为洋务运动重镇,“大武汉”曾经成为唯一比肩“大上海”的城市。但如今,对比北上广,大武汉已近渐行渐远。从武汉港坐轮渡到江汉关码头,长江两岸摩天大楼构成的高耸天际线,让江汉关码头,这汉口曾经最为雄伟的建筑变成了“小矮人”。但在武汉人心中,这“小矮人”的地位却超然物外。

主题经典影像
身在闹市无人问

  当我站在“国立武汉大学”的牌坊下给武汉大学毕业的高中同学打电话:“记得10年前我来你们学校借宿时,它还一副人老珠黄的样子,怎么今天再见时却容光焕发了?”老同学答复:“国立武汉大学被重新定义N次了,你现在见到的牌坊是2013年重建的山寨货,十年前你见到的也是山寨的。民国“国立武汉大学”牌坊的真身并不在武大,而是在距离武大正门千米外的劝业场尽头。身处闹市,少有人问津。”


  英雄末路,美人迟暮,不看也罢。我从山寨的新牌坊下穿过,一群卖手绘地图的大妈立马把我围住。为了缅怀大学时代每年寒暑假路经武汉时在武大混吃蹭住的时光,我买下了一张武大手绘地图。摊开手绘地图的刹那,有两张明信片掉了下来——一张是武大行政楼,一张是武大图书馆,这两座建筑都是1928年李四光任武大“建委会”主管后聘请美国建筑师凯尔斯设计修建的,是武大也是武汉近代建筑中具有标志性的建筑。


  看到这掉落下来的民国风,我失神了:身为湖北佬的我,在同学们都报考武汉的大学时,我却只身前往南京,除却被朱自清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所吸引,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看了几本南京民国建筑画册后被那些近代建筑所深深吸引。然而10年后,当我为了寻找民国建筑特地从南京回到武汉,我才发现规模更宏大的近代建筑群原来就在武汉,且就随性的耸立在武汉人的生活中。

  进入武大校园,寻了一位学生问到武汉大学图书馆的位置。依言前往,图书馆蓝色的琉璃瓦远远映入眼帘,摄影师兴奋地端起相机,边摄边叫:“终于找到传说中的图书馆了!”我下意识的看了眼手绘地图,发现似乎不对劲——镜头中的图书馆和手绘地图中的似乎貌合神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写实和写意的距离?又找来一位同学询问才得知,原来,这是新图书馆,是仿民国建筑的新建筑群,而真正的老图书馆在行政楼后西北方的狮子山顶,要穿过武大最早的学生宿舍老斋舍才能到达。

     

  10年前,这些建筑,我对它们视而不见,还好,10年后它们依然整齐划一地在原地等我,还带来了诸多迷惑人的新建筑。

春天来到昙华林

  离开武汉大学,一路驱车驶过繁华的街道,奔向下一个目的地——昙华林。摄影师是被武汉作家方方的小说《春天来到昙华林》吸引来的,简介中一句“昙华林,武昌旧城一个汇聚了历史所有沧桑的地方”就足以让人对这里心生向往,而我来昙华林,则是为了找寻武昌首义同志设计的首义旗——铁血十八星旗。


  那些昔日在武汉读大学的同学在听到我的询问后纷纷表示:昙华林!昙花林?你是说樱花林吧?在武大啊!

  也难怪,以近代建筑为依托的昙华林,在近代建筑铺天盖地的武汉实在显得太寒酸。再者,昙华林如今走的是“小清新”路线,而我那些来武汉读书的高中同学都是工科男,从来都与文艺绝缘。就连我,初次听说昙华林,也是在电影《让子弹飞》中被姜文打出的九角十八星旗所吸引,后来听朋友说:“铁血十八星旗(九角十八星旗)就在武汉一个名为昙华林的小巷中诞生!”

  如今已成为武汉文艺地标的昙华林,是一条湮没在水泥丛林中的小巷。从黄鹤楼附近下车步行,我们拐进一条名为得胜桥的窄小街巷曲线接近。得胜桥完全颠覆了我们对昙华林的想象:它一点也不文艺,在小巷中蓦然回首,依稀可见的黄鹤楼湮没在巷子两边的市井人家间;它一点也不革命,小摊小贩们把蔬菜瓜果小吃杂货沿街摆开,我实在想不出当初挥舞着“铁血十八星旗”的首义同志们是如何挣脱出这柴米油盐的生活。


  得胜桥浓得化不开的生活气息很快就溶解了摄影师的文艺心理。顾不得形象,我们和流动的人流一起,或用纸碗端豆皮,或用竹签戳臭豆腐,边走边吃。行至得胜桥尽头的丁字路口时,狭窄的巷道突然变宽,小摊小贩们也突然销声匿迹了。一群刚才还且行且吃的学生模样的青年纷纷停下脚步,把碗中豆皮、签上臭豆腐往嘴里狂塞,边吃边嚷:“昙华林到了,文艺近了,保持队形,注意形象!”明清时,昙华林是湖北各县秀才下榻备考的场所;如今,昙华林是文艺青年扮小清新的地方。


  进入昙华林后第一栋吸引住我目光的建筑就是英国传教士杨格非修建的哥特式基督教堂崇真堂。1861年,作为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战利品,英国人获得了在内地修教堂的权利。杨格非身先士卒成为了最早抵达武昌的传教士之一,并于1864年修建崇真堂,这也是武昌修建的第一座基督教堂。崇真堂的修建,象征着基督教在武汉传教的开始。


  再往前走不过百米的样子,“昙华林32号”的牌匾挂在一处不显眼的中西合璧式历史建筑前。建筑的院门仿江南民居式石库门,前进的主体是一座中西合璧的两层洋楼,入口的门廊采用了科林斯复合式双柱。这里,便是我要寻找的铁血十八星旗的诞生地了。这栋老房子原是辛亥革命领导人刘公购置的公馆,当年刘公将铁血十八星旗的图样从日本带到这里,领导湖北中等工业学堂的三位青年学生设计制作出了这后来标志着武昌起义胜利的旗帜——铁血十八星旗。

  在昙华林,如此打着历史烙印的近代建筑还比比皆是。同是由杨格非所建的西式教会医院仁济医院,是一栋中西合璧的砖木结构建筑,既有文艺复兴风格的廊柱,又有中国式样的下沉回廊,中西交融。而在街中的现湖北中医药大学、武汉市第十四中学的校园中亦保留有大量的近代建筑。这些历经沧桑的砖木石块静静的在这如今又注入了新鲜文艺气息的街巷中守护着,守护着武汉的近代文化历史。

“东方茶港”之变

  我和华中科技大学城市规划学院的万谦副教授约在武昌的万达广场见面。我到过很多的城市,见过无数的万达广场,但是武昌的万达却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或者说,是最“奇葩”的一个。这儿的万达,不似常规万达是一个封闭的单体建筑,而是由几栋仿民国建筑组成的步行街。步行街的入口竟然还有一个仿古戏台。只不过此时的戏台上,没有唱楚戏,也没有敲湖北大鼓,而是用巨幅的等离子显示屏幕一遍遍播放着奢侈品的广告。


  “当时,万达委托我们出这广场的规划方案,还是用的常规万达的套路,但后来不知为何,第二稿时突然采用民国风了。这种风格的购物广场,在万达是特例,在全国也仅此一家。但是却正好号准了武汉人的脉,你看看这汹涌的人流。”万谦教授对于武汉人对民国版万达的钟情并不奇怪,因为作为一个老武汉人,他最清楚当地人对“大武汉”的怀念。万谦教授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他戏称他们家是武汉最老的土著,因为他们家族到他这一代,已经整整七代生活在此地。


  “其实,不存在祖祖辈辈生活在武汉的武汉人,因为地处长江及其最大支流汉江交汇处,是水患最频繁之地。武汉称‘江城’,又号称‘千湖之城’,这里湖泊的形成,皆来自长江的改道。长江的每一次涨水,每一次改道,都要淹没无数土地。所以,以前住在江边的武汉人,都是不建房子的,而是搭一个窝棚。水来了,就把窝棚搬到高地。水走了,又把窝棚搬到低处。因为搬来和搬去的地点不一样,所以武汉人无法对一个地方有记忆。所以,很多人形容武汉人就像鱼,游来游去无常规,也像鱼一般只有七分钟记忆。”万谦的专业,是研究武汉的近代建筑。在他眼中,一个城市的建筑史,就是一个城市凝固的历史。而武汉“凝固的历史”,始于江汉关——一座建在英租界、由英国人代管的原武汉海关大楼。


  我从武汉港坐渡轮过长江,渡轮的终点,便是位于汉口的江汉关。在武汉坐轮船在长江上航行,终于圆了我少年时的梦想——10多年前,我将要去南京上大学,因为看过诸多民国文学中都有坐船上下长江的桥段,于是兴致勃勃地拎着箱子赶到武汉港。但却被告知通往南京港的客船早在几年前就停航。自1954年第一坐长江大桥建成,到如今。武汉境内的长江大桥已经有10座之多。我本以为,轮渡会变成游客专船,但没想到几乎整船都是武汉人。


  “这江两岸,那些建高楼的地方,停的都是大小商船。有由西往东运井盐的,也有由东往西运棉花的,当然最多的还是由南往北运茶叶的。”站在我身边的,是一位来自湖北赤壁的茶商,他正带着一包茶叶,坐船前往汉口江滩一家名为“东方茶港”的茶馆参加茶叶品鉴会。“东方茶港”的说法,源于1891年,当时的俄国皇太子访华,抵达汉口时,看到汉口港上,运茶船满港,赞其为“东方茶港!”

  百年过去,如今的武汉港上已经没有一艘运茶船,“东方茶港”也由一个港口变成了一家茶馆。

汉口的租界往事

  船还未靠岸,隔几百米就听到“江汉关”钟楼洪亮的钟声。

  自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汉口开埠。英国人第一个在汉口设立租界,他们选择了汉口最好的位置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圈。而江汉关所在地段又是整个英租界最好的位置。站在江汉关城楼上,长江、汉江上的来船皆在其监视之下。那时汉口交通主要靠水运,扼住汉口水运,就相当于扼住了武汉的咽喉。


  江汉关是租界时期整个武汉最高大上的建筑。沿着江汉关,就进入了武汉的“外滩”——江汉路。昔日,英、法、俄、德、日、比利时等国都争先在汉口圈地。而租界的各式建筑,则成为了各国显示肌肉的舞台——英租界建有最多的银行:花旗、汇丰等知名银行都竞相入驻,让这里成为了整个租界的金融区;而法国人把他们的浪漫延伸到法租界,建立了诸如德明饭店这样的娱乐场所,让其成为了租界的娱乐圈;而俄国人在武汉经营茶叶势力庞大,由他们留下的建筑,无论是洞庭街上俄国茶叶巨头季凡洛夫所建的巴公房子,还是江汉路上的俄国茶叶公司都与茶息息相关;而日租界著名的建筑却是军官宿舍……


  在旧租界行走,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在武汉没设立租界的美国,却有着最为宏伟的美国领事馆。万谦教授解释说:“俄商因为经营茶业天长日久,因而俄国人在租界有着仅次于英国人的势力。但是十月革命后,俄商突然失去了自己的国家。没有国家庇护的商人是弱不禁风的,所以他们选择了投靠当时如日中天的美国人。你现在看到的宏伟的美国领事馆,其实是俄国商人出资免费为美国人修建的。因为他们需要美国人作自己后盾!”


  如果根据领事馆的横向对比,可以看列强国力变化,那各建筑的纵向变迁则能显示“沧海桑田”:租界很多建筑,在租界收回后,都被“因地制宜”挪作他用,如花旗、汇丰等银行,建筑上的LOGO仍在,但里边早已物是人非,变成了中国工商银行、民生银行的武汉分行驻地;日租界军官宿舍,如今成为了部队家属住宅;主营电报电话业务的西门子洋行,如今变成了电信营业厅;而德明饭店,如今依然是饭店,只不过如今改了个招牌变成了江汉饭店……


  虽然情感上不愿意认同,但是透过这些建筑,又不得不承认:租界之于武汉,就像香港之于大陆,是一个开风气之先的地方——武汉人的现代观念,皆来自租界启蒙。

  沿着长江的江汉路上,每一栋“高大上”的近代建筑前,都围满了拍婚纱的情侣。但如果再往里走,市容景观就变得灰头土脸:建筑还是租界老照片上的模样,只不过外围缠满了蜘蛛网;人气依然很旺,只不过住在老建筑里的人都已经如老建筑一般风烛残年。不时有青年男女往老里弄里张望,那也是像我们一样慕名而来的游客。


  租界里的老房子与生俱来带着西洋基因,因而这儿被咖啡馆包围:汉口往事、海帝咖啡、莉莉周花园餐厅……很多老房子被改成了咖啡馆,因为租界原汁原味的西洋风和咖啡馆正好“臭味相投”。每天,都有无数像我这样的外乡人来到这儿,寻找不一样的武汉;也有无数像万谦教授这样的老武汉,到这儿回忆他们心中的“大武汉”;甚至有拖家带口的老外到这儿,追寻他们祖辈生活过的地方……


  武汉地方建制始于西汉,但武汉人对武汉历史的记忆却多始于1861年英租界的设立,而江汉关的设立则是一个时代开启的标志,虽然这标志在情感上让人有些难以接受。如今,租界已经不再,老房子也拆了很多,但对于武汉人来说,拆老城建新城似乎并不是件欢喜的事情。因为老武汉这些打着租界烙印的建筑,捱过风吹雨打沧海桑田,已经印入了武汉人的心中,融入了生活。

武汉生活密码

必做事No1:寻访近代建筑

武汉大学早期建筑群

  位于武汉大学校园内,这组建筑于1930年前后动工,包括武大牌坊、行政楼(工学院大楼)、宋卿体育馆、樱园老斋舍、老图书馆、半山庐、十八栋等。建筑群整体上遵循“轴线对称、主从有序、中央殿堂、四隅崇楼”的中国传统原则,形成以图书馆、理学院、工学院为主体的三个建筑团组,又引入西方古典式样,融合了中西建筑之长。是中国近代史上唯一完整规划和统筹设计,并在较短时间内建成的一组近代高校建筑群。其中民国“国立武汉大学”牌坊位于现珞珈山路西南端劝业场尽头。

昙华林

  昙华林位于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西南、民主路北,近螃蟹岬,是武昌区粮道街的一个老街区。这里完好保存了众多近代建筑,其中主要包括有崇真堂、瑞典教区旧址、圣诞堂、文华书院、仁济医院等。这里被认为是武汉近代文化历史的缩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武汉开埠以来的文化历程。

江汉关

  江汉关位于武汉市汉口江汉路和沿江大道交汇处,东南临长江,是一座具有希腊古典式和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的建筑物,曾为武汉最高建筑,是汉口租界的核心建筑,亦为武汉市标志性建筑之一。1924年开始,江汉关奏响《威斯敏斯特》序曲报时并沿用至今。

汉口近代建筑群

  汉口近代建筑群位于武汉市汉口大智门火车站旧址以南至江汉路、东至长江边区域,即汉口租界,是西方列强于19世纪至20世纪初遗留的历史建筑群。包括建筑有大智门火车站、美国海军青年会、德明饭店、俄国东正教堂、民众乐园、花楼街、汉口美国领事馆旧址等。

古德寺

  古德寺位于武汉市汉口黄浦路,创建于1877年。全寺的核心建筑是圆通宝殿,运用了古罗马建筑的结构,内外墙之间的回形步廊和许多方柱,又依稀可见希腊神庙的风韵,立面墙上的圆窗和长窗,又是基督教堂的建筑样式。其九座佛塔的塔刹,既像风向标又像十字架,在中国塔文化中独树一帜。古德寺混合了欧亚宗教建筑的特色,融大乘、小乘和藏密三大佛教流派于一身,为汉传佛教唯一、世界仅存的两座此类风格的佛教建筑之一。具有很高的建筑、文化和历史研究价值。


     

必做事No2:过早与宵夜

  在武汉,“过早”就是吃早餐的意思,由于地理环境和经济活动的关系,人们很早就养成了在户外“过早”的饮食习俗。在武汉的饮食文化里,过早和宵夜是最为重要和经典的。一早一晚,有“早尝户部巷,夜吃吉庆街”之美谈。

  户部巷,是一条长约150米的百年老巷,位于武汉市武昌区司门口,被誉为“汉味小吃第一巷”,形成于明代,清代因毗邻藩台衙门(对应京城的户部衙门)而得名,其繁华的早点摊群数十年经久不衰,是武汉最有名的“早点一条巷”。

  吉庆街,位于武汉市江岸区大智路与江汉路之间。吉庆街夜市大排挡宽十几米,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这里灯火辉煌、人声鼎沸,各类美味佳肴应有尽有,汉味民间表演各具韵味,美食文化和民俗文化在这里交汇。

  武汉的美食秉承湖北菜系风格,汇聚东西南北精华,菜品丰富多样,又自成特色,是著名的“美食之都”。又因武汉水产极为丰富,淡水鱼鲜在全国享有盛誉,这里又被誉为“中国淡水鱼美食之都”。武汉的特色小吃有热干面、三鲜豆皮、面窝、米粑、豆丝、欢喜坨、鸭脖子、武昌鱼、排骨藕汤、洪山菜薹炒腊肉、糊米酒等。 

武汉旅游tips

关于天气

  武汉属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夏季高温、雨量充沛,冬季湿凉,春秋3-5月、9-11月为最佳旅游季。

关于交通

  武汉历来被称为"九省通衢"之地,是中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交通之便利。尤其在高铁客运高速发展的今天,武汉作为中国内陆最大的铁路枢纽已升级为中国的“高铁之心”,从全国各地前往均非常便捷。

武汉周边自驾线路推荐

  武汉-东坡赤壁-乌云山茶叶公园;

  武汉-汤池镇温泉-钱冲银杏谷;

  武汉-黄石团城山公园-龙感湖;

  武汉-杏花村-天景山漂流;

  武汉-木兰山-盘龙城;

  武汉-炎帝神农故里-明显陵;

  武汉-襄阳-武侯祠;

  武汉-洪湖-荆州博物馆;

  武汉-三国赤壁古战场-羊楼洞;

  武汉-黄石国家矿山公园-仙岛湖;

  武汉-七里坪革命遗址-大别山主峰风景区;

  武汉-隐水洞-九宫山。 

人民交通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18898号-1       北京市朝阳区小营北路17号人民交通出版社5层       010-059757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