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线路概述

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河南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散落在葱郁的嵩山之中,它很好地彰显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即将自然人格化乃至神格化后,基于对其所产生的敬畏,合理地将人的活动置于其中,最终达到一种和谐之美。整个建筑可分成三类,中岳庙、太室阙、少室阙、启母阙属道教;会善寺、嵩岳寺塔、少林寺常住院、塔林、初祖庵属佛教;嵩阳书院属儒教。三种宗教风格集中地汇聚一处,完美而深刻地反映出了宋以后的儒释道三教合流,折射到一个理想化的中国人身上就是,他/她相信因果轮回而行善事,怀着家国情怀安身立命,终以清静无为笑逝。

主题经典影像
推荐看点

【太室阙】

  太室阙位于嵩山之太室山南麓,于东汉安帝元初五年(公元118年),由阳城长(县不满万户,主官称“长”)吕常所建。历经1900年的风吹雨淋、日曝雪融,露天的太室阙如今终于“住”进了室内。

  身为阙,自然要成对,太室阙分为东西二阙,相距6.75米,东阙高3.92米,西阙高3.96米。二阙结构完全相同,都是由阙基、阙身、阙顶三部分组成。每个阙又分为内侧的正阙和外侧的副阙,不过是连在一起的,一高(正阙)一低(副阙),再加上屋檐造型的阙顶,整个看起来就有点像马头墙,但阙毕竟不是墙,而阙顶实际上也是四阿结构。阙身由八层条石垒砌而成,每层的石块数量基本按照3232交替。总体来看,西阙史料价值更高,关于建造时间和建造者的史料记录都在这里,而东阙更为完好,图案也更为生动、丰富。

  西阙南面主要是铭文。最上面一层中间偏右的位置刻有篆体“中岳太室阳城” ,其中,“太”用的是古代的写法“泰”,六个字分成两列。其正下方也都是铭文,占据着第二、三层的主要区域,字体较小,字迹也都十分模糊。阙身左上角是一幅车马图,风格与常见的汉墓图案一样。下方是单骑图,可以看到骑手拿着类似节一样的条形旗帜。单骑图下方是一幅较宽的三人跪坐图,左边两人看起来像是主人,右边体量较小的应该是在旁服侍的仆人。原本仆人右边应还有一片图案,不过已经很明显被认为刮除,露出的平整而颜色较深的部分竟然刻有“民国壬戌”的字样,后面还有“□此一□”,前后两字已辨识不清,不过十有八九是“到”和“游”。又想起敦煌莫高窟中见过清朝人的杰作,可见“到此一游”绝不是今人的发明啊。不过,这个字迹工整的“到此一游”下手也太狠了点,也着实费了一番工夫。

  西阙北面右上角的铭文清楚地交代了太室阙的始建年号和建造者名氏,“元初五年四月阳城长左冯翊万年吕常”。左上角也是一副骑马图,不过是两骑。阙身中间偏下的左右两端分别是朱雀和青龙图案,姿态柔软、轻盈,极具美感。

  西阙的东西两面都已十分模糊,不过从侧面这个方向可以看到阙顶的花纹图案。东面有嘉庆年间的题字,靠近阙基处还有铺首衔环图案。

  东阙有大量的动物图案,尤其是集齐了四大神兽,不过并没有按照一贯的方位顺序排布,其中,北面集中了青龙、白虎、玄武,而唯独朱雀是在南面。南面还有貘的图案,另外在靠近阙基的地方还有羊头图案,巨大的羊角向下卷曲,有点像盘羊,可以想见当时的生态环境还保持得相当好。

  东阙东西两面有斗鸡、犬逐兔以及铺首衔环等图案。类似于佛寺的山门,太室阙其实只是它身后中岳庙的附属建筑。但以阙作为前驱迎客,也足以可见中岳庙的规格之高。

  

  

【少室阙】

  少室阙位于嵩山之少室山东麓,约建于东汉安帝元初五年(公元118年)至延光二年(公元123年)。之所以无法断定确切的建造年代而只能划定一个范围,是因为阙身铭文中所残存的日期只有“三月三日”,并无年号,而通过铭文中所记载的一些官职姓名,可以与已确定建于延光二年的启母阙铭文对照,再加上三阙在形制上基本一致,因此判断它们都是在那一时期建造的。

  自从2010年申遗成功,少室阙重新做了维护工作。在此之前,上一次维护还是在1953年,当时只是为其盖了一间简陋的土坯瓦房。新的围护结构是一间看起来十分现代化的玻璃房,南北方向的巨大落地窗外,就是郁郁葱葱的树林。馆内布置得非常简洁,深色的大理石地面衬出了这近两千年古物的历史厚重感。少室阙就矗立在鹅卵石围成的两片方形区域中。

  与太室阙一样,少室阙也是一体的正、副阙结构,东西两阙相距6.75米,东阙高3.37米,西阙高3.75米。

  少室阙的图案相当丰富,且数量达60余幅之多,除了同样可以在太室阙看到的车马出行、斗鸡、羊头、铺首衔环之外,还有一些神话题材的,诸如玄鸟生商、四灵图、羽人图、双龙出壁等,另外还有极富生活气息的图案,如驯象、马戏、狩猎、赛马、蹴鞠等,据说1993年中国向国际奥委会展示的蹴鞠图即来自于此。

  少室阙的铭文剥蚀严重,不过从篆书的残文还是能看出朴厚、恢宏之势,清人王澍对其评价道:“石甚粗劣,篆文亦未尽善,然刻虽未工而字殊朴茂,商彝、周鼎、清庙、明堂,可以寻常耳目间珊巧之物同日而语乎?”  


 

【启母阙】

  启母阙位于嵩山之太室山西南麓,由颍川太守朱宠于东汉安帝延光二年(公元123年)所建。起初为避汉景帝刘启讳,名为开母阙,虽然开和启同义,但显然丧失了启作为人名这一本来的含义。启母阙形制与太室阙、少室阙相同,东西二阙相距6.8米,东阙高3.18米,西阙高3.17米。阙顶残损严重,正脊已毁。

  集中在西阙北面的启母阙铭文具有很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三阙都和禹有关,但只有从这启母阙上才能清晰而详细地了解到禹那壮丽的生平以及禹妻即启母涂山氏的事迹。篆书的阙铭用四言颂词和仿楚辞体讲述了上古洪荒时期的治水传说,从禹父鲧的堵法治水失败到禹的导法治水成功,还赞扬了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治水精神。有意思的是,铭文从一个少见的角度感叹了一下因太过久远以及秦一统天下,这位上古英雄的事迹逐渐被人们所淡忘。康有为赞此篆书“茂密浑劲”。主阙铭之外,还有东汉灵帝熹平三年(公元174年)中郎将堂溪典所题的隶书《嵩山请雨铭》,三分之一已毁,现存11行,共计55字。

  启母阙的图案同样丰富,车马、斗鸡、蹴鞠、犬逐兔等,这些在太室或少室阙中也能见到,另外还充斥着各种杂技、魔术、马戏图案。与其他二阙相比,启母阙图案故事性更强,有夏禹化熊、启母化石,这其实讲的是一个故事:禹治水时,为凿通轩辕山而化为熊,由于之前嘱咐过妻子涂山氏,如果听到听到鼓声就给他送饭,这时凿山坠落的石头砸到了鼓上,涂山氏听到鼓声就前来送饭,结果看到了禹正化作熊在凿山,于是羞愧地跑开,在嵩山下化成了巨石。故事到这还没完,由于涂山氏已经怀有身孕,禹在后面追的时候冲着这巨石喊道:“还我儿子。”于是巨石开裂,蹦出了启,多么熟悉的画面啊。尽管是传说,但启母石倒还真被后人给附会了出来,而且还不止一处,其中一处就在启母阙东北万岁峰下,一块一丈高的石头就卧在荒草枯木之中,看着却也普通。除了传说之外,启母阙上还有二十四孝故事中的郭巨埋儿。

 

 

【中岳庙】

  中岳庙原名太室祠,始建于秦(一说周)。汉武帝曾于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巡行至此。当时匈奴在多次打击下已无力再和汉王朝交锋,边患基本肃清,为彰显其赫赫武功以及大一统之势,同时也为追求长生不老,膨胀的汉武帝效仿起秦始皇,开始巡狩四方。在登太室山时,一群谄媚的方士演出了一幕山呼万岁的好戏,博得了汉武帝的欢心,于是下令扩建太室祠,中岳庙迎来了第一次辉煌。南北朝时庙址先是迁到今太室阙以南的玉案岭,后又挪回到今址略往北的黄盖峰。北魏时改为今名,从此开始成为道教的活动场所。武则天在位之时,对中岳庙极为优礼,于垂拱四年(公元688年)封庙内供奉的主神为中天王,八年后更是亲自登嵩山封中岳,因此也就有了登封之名,而公元696年这一年也经历了三个不同凡响的年号——天册万岁、万岁登封、万岁通天。唐开元年间,中岳庙又进行了一次整修扩建,规模达到鼎盛。元朝末年战乱频仍,中岳庙损毁严重,明朝时对其进行了整修。入清以后,乾隆皇帝仿照故宫形制和布局,对中岳庙又进行了一次大的整修,例如,进门之后的天中阁即是仿天安门的,形制自然要小,不然就构成了僭越,天中阁有三个门洞,比天安门少两个。

  中岳庙位于太室山东南角,四面都被山岭环抱,北依黄盖峰,南面玉案山,东西分别有牧子岗和望朝岭护卫,这种封闭的风水形制与道家的出世思想暗合。作为道教全真派的圣地,其规模堪称宏伟,总占地面积达11万平方米。经过清朝仿故宫样式的整修,如今的中岳庙严格地沿中轴线布局,从南到北依次为中华门(原名名山第一坊)、遥参亭、天中阁、配天作镇坊、崇圣门、化三门、峻极门、峻极殿、峻极坊、中岳大殿、寝殿、御书楼,中轴左右还有钟鼓楼遗址、月下老人殿、无极殿、四状元碑、太尉殿、火神宫、御碑亭、祖师宫、十方院、小楼宫、凝镇阁等建筑。

  

  

【少林寺】

  少林寺位于河南登封市嵩山五乳峰下,由于其坐落于嵩山腹地少室山的茂密丛林之中,故名“少林寺”。始建于北魏太和十九年(495年),是孝文帝为了安置他所敬仰的印度高僧跋陀尊者,在与都城洛阳相望的嵩山少室山北麓敕建而成。少林寺常住院占地面积约57600平方米,是汉传佛教的禅宗祖庭,号称“天下第一名刹”。少林寺常住院建筑在登封少溪河北岸,从山门到千佛殿,共七进院落,主要包括常住院、塔林和初祖庵等。常住院的建筑沿中轴线自南向北依次是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藏经阁(法堂)、方丈院、立雪亭、千佛殿。另外,寺西有塔林,北有初祖庵、达摩洞、甘露台,西南有二祖庵,东北有广慧庵。寺周还有同光禅师塔、法如禅师塔和法华禅师塔等古塔十余座。

  


【塔林】

  位于常住院山门外西南250米处,有一片塔林,在影视剧中也多有所见。塔林占地21000平方米,是我国现存面积最大、数量最多、价值最高的古塔建筑群。这些古塔跨度千年,历经唐、宋、金、元、明、清六朝。关于塔的数量,不知为何竟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有说228,有说232,还有说240多。其中,明代所建最多,有140座左右,其次是元代,大概有40多座。除了数量之多,塔的造型也十分丰富,有四角、六角、八角、柱体、椎体、瓶体等,形制则有单层单檐、单层密檐、楼阁式、亭阁式、幢式、碑式、印度窣堵坡以及喇嘛塔等。唐代“法玩禅师塔”是所有塔中年代最久的,建于唐德宗贞元七年(791年),为单层单檐结构,主要采用水磨砖砌造,青石质的塔门上有飞天浮雕。元代“照公和尚塔”为单层密檐结构,塔身背面有日本僧人邵元撰文的石铭,见证了中日之间的佛教文化交流。

  

  

【初祖庵】

  初祖庵位于常住院西北约一公里处,系宋人为纪念达摩面壁而建,故又称面壁庵。主体建筑包括山门、初祖殿、千佛阁。上世纪八十年代整修时增建了围墙,使之重新恢复了完整的院落布局。初祖殿是河南省现存最早的木石结构建筑,始建于北宋徽宗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殿内供达摩像,还有二祖慧可、三祖僧粲、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唯独没有六祖慧能。东、北、西三面有清代所绘的禅宗祖师彩色壁画,共计23幅,可以作为研究禅宗法脉的资料。殿前有一株古柏,相传是慧能所栽植,柏树苗是他从广东带回来的。千佛阁内供有观音、达摩、慧可像。院内有东、西二亭,还有金代翰林李纯甫所题的《重修面壁庵记》碑,以及北宋宰相蔡京之弟蔡卞所题的《达摩面壁之庵》碑。

  

  

【会善寺】

  会善寺位于嵩山积翠峰下,本为北魏孝文帝之夏宫,后捐作佛寺。会善寺历史上高僧辈出,最有名的莫过于道安(非东晋名僧道安),亦称慧安,因比其师弘忍还年长,又称老安。他曾在黄梅依弘忍学法,与神秀同学,后游历四方,最后止于会善寺。据晚唐吏部尚书张正甫记载,南岳怀让曾受教于嵩山老安,而怀让门下正是衍生出了临济和沩仰二宗。道安的另一弟子净藏曾远赴岭南随慧能学习,之后回到会善寺弘扬南宗顿悟禅,开南宗北传之先河。净藏之后在此活跃的又有神秀第一高足大照普寂,极受长安的士大夫官员崇敬,并被皇帝钦定为释迦正宗、神秀嫡传,成为佛门领袖。会善寺后来还出了一位著名的科学僧——编制《大衍历》的一行,已经被写进了中学历史教科书。

  会善寺现存建筑为元至清时所建,规模较小,但寺内现存的碑、塔十分珍贵,主要有东魏《中岳嵩阳寺》碑、北齐《会善寺》碑、唐《道安禅师》和《会善寺戒坛记》碑等,还有一座唐净藏禅师塔。

  


 

【嵩岳寺塔】

  嵩岳寺塔位于嵩岳寺内,寺已废,塔犹在。塔始建于北魏,但具体时间尚众说纷纭,一说宣武帝永平二年(公元509年),一说孝明帝正光元年(公元520年),一说孝明帝正光四年(公元523年)。不管怎样,可以确定的是,它是我国现存最早的砖塔,也是唯一一座十二边形的密檐式塔,远看几乎就是圆形,比较接近于印度的窣堵坡,在国内的塔中独树一帜。它曾在梁思成的古建保护名录里被标了五个圈(最高级别)。塔内有地宫和天宫,出土过舍利子。

  

  

 

【嵩阳书院】

  书院目前的建筑布局为清代所定,占地面积近一万平方米,沿中轴依次是大门、先圣殿、讲堂、道统祠、藏书楼,共五进。

  书院内有一方唐天宝年间所刻立的《大唐嵩阳观纪圣德盛应以颂》碑,体量宏大,雕刻精美。书院内还有老态虬枝的将军柏,为汉武帝巡行嵩山时所封,原有三株,分别号大将军、二将军 、三将军,可惜三将军已毁于明末。 


推荐行程

  第一天:从郑州出发,来到嵩山脚下。先参观道教中岳庙和太室阙、启母阙以及少室阙。然后参观嵩阳书院,从仙气十足的道家变换到兼济天下的儒家,感受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和不一样的风采。

  第二天:清早起床,爬嵩山,看日出。上午参观山上的会善寺和嵩岳寺塔。之后出发去少林寺,感受这个历经沧桑的传奇古刹。除了大雄宝殿,最重要的景点有常住院,塔林,初祖庵等。

旅途故事
  

“阙”的延续

  中国古建筑大量采用木结构,由于质地原因,历经战乱和天灾而保留至今的木建筑十分罕见,目前留存最早的五台山南禅寺也不过是中唐时期所建。与之相比,砖石结构的建筑往往表现出更为强大的生命力。尽管如此,远溯中古之前的砖石建筑也已不多见。

  阙,对于今天的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熟悉是因为我们还可以从大量的古诗词中见到这个字,“城阙辅三秦”,“不知天上宫阙”,“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等等。但它又是极其陌生的,它太久远,远至两千年前的秦汉,而且,尽管水火难侵,但作为宫殿和城池的门脸,它往往会随着宫城一道湮灭。

  从各种史料记载来看,阙多是恢宏的,代表着秦皇汉武那溥天王土的气势。反过来,一些地理特征恰到好处地成为了天然的阙,以至以龙门为阙,以南山之巅为阙,以东海碣石为阙。这些都无一不体现了阙的恢宏。

  如今保留下来的汉阙只有29处,它们自然无法与阿房宫前那二三十丈之高的巨阙相提并论,但也正是因为体量小、地处偏僻而才有幸留存至今,成为极为珍贵的国宝。这其中,就有三处是在嵩山脚下——太室阙、少室阙、启母阙,合称“中岳汉三阙”。

  太室阙、少室阙、启母阙,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它们都与大禹有关。太室,禹的正妻涂山氏;少室,禹的少妻,也是涂山氏的妹妹;启母,禹的儿子启的母亲,说的还是涂山氏。可见,这三座以纪念之名而建的汉阙,非宫阙,也非城阙,而是坛庙之阙。在它们身后,分别是中岳庙(太室祠)、少室庙、启母庙,少室庙早已迹灭,启母庙也只剩一片遗址,唯有中岳庙完存。

 

【延伸阅读】

  与一般拿石狮或貔貅作为辟邪、镇宅之物放在大门前不同,中华门外却是两尊石翁仲。关于翁仲的由来有两种说法,都与匈奴有关。一是秦朝时有一个来自异域的力士叫翁仲,秦始皇让其守卫临洮,威震匈奴,死后为他铸了铜像,置于咸阳宫司马门外,威慑效力依旧;另一种说法是其本就来自匈奴,是匈奴的祭天金人(即铜人),后被霍去病带回长安,放在甘泉宫内。无论是哪种说法,翁仲最后都以石制的形式出现在帝王陵神道两侧,以作护卫。

  崇圣门东有一古神库,四角各有一尊宋代铁人,是我国现存镇库铁人中形体最大、保存最好的,而且铸造工艺上佳,造型优美,铁人戎服贯身,怒目圆睁,双手握拳,一种蓄势待发之感,十分生动。

  作为道教的活动场所,其供奉的主神名号经历过一系列变迁,最早由武则天封为中天王,宋真宗时先后诏加崇圣中天王、中天崇圣帝,元世祖忽必烈觉得这还不够,进一步加封为中天大宁崇圣帝,到了明太祖时,更是一反前制,将其升格为神,号中岳嵩山之神。

  心中的少林

  嵩山最为人所熟知的恐怕还是佛教,一部《少林寺》使得人们将嵩山和佛门名刹少林寺几乎等同起来。也确实,佛教在嵩山所占据的位置的确很重。唐宋之后,得益于禅宗的发展壮大,佛教在完成中国化之后彻底为中国人所接受,作为一股新鲜血液,注入到华夏文化的血脉中,与本有的儒、道并流。不过,对于嵩山,其佛教根基却是早在佛教壮大之前就已确立的。

  层出不穷的武侠小说和电影算是彻底将少林寺这座寺庙从僻静山林推向了喧市闹尘,而近年来各种与之相关的负面新闻也隔三差五地将其曝光在公众的视野之中,人们似乎习惯了以鄙夷的目光和嘲讽的语气来对待这座千年古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那些武侠题材的艺术作品给了人们太过深刻的印象,少林寺更多呈现出的只是武术,偶尔试图想向外界流露出它还是一座禅寺的自我认定时,公众往往只会把这当成是一种广告式的牵强附会和附庸风雅。

  很难去判断这到底是末法时代的无奈还只不过是这少林寺不幸踩在了浪尖之上,也不知道当下人们所常常表现出的厚古薄今态度能否作为少林寺自辩的借口,毕竟在佛法大行的那些古代,少林寺如今的现状是有很多模板可寻的。

  也许,我们还是应该从它那些过往的历史以及现存的物件中去了解它,读出我们心里所认可亦或我们所曾误解的少林寺乃至整个禅宗佛教。

  禅的步伐

  少林寺位于少室山腹地五乳峰下,始建于北魏太和十九年(公元495年),原本是孝文帝为安置印度僧人跋陀而建。后来又有印度高僧来少林寺开辟译场翻译佛经。接着,慧光在少林寺给《四分律》注疏,为后来四分律宗的创立奠定了基础。佛法的弘扬离不开三藏,只有知道了佛陀说过什么,统一了对经的解释,确定了僧人该如何持戒,等等,才能平稳有序地去修行和弘法。可以看到,少林寺在这段时间主要扮演着为佛教传播做理论准备的角色,少林寺也可以说是律宗的祖庭。需要指出的是,从此到中唐,律宗一直都是佛教中很大的一个支派,律师们在城市中都有自己的修行场所——律寺,而在这很长一段时间里,禅宗的头陀们还在山野之中胼手胝足,披荆斩棘,结庐而居。

  之后,菩提达摩来到少林寺,以《楞伽经》授徒。关于他在各种佛教史料中的记载十分混乱,且有矛盾之处,但后世还是将其尊为中土禅宗初祖,少林寺也就成了禅宗祖庭,但这时,以及之后的很长一段历史,少林寺依旧还是律寺。

  隋末唐初,少林寺组织僧兵抗拒称帝洛阳的王世充,因而受到唐廷的嘉奖和赏赐,自此开启了少林武术的传统。这其中有一个细节通常被人们所忽略,当时唐廷授予了僧兵“大将军”的封号,但实际上少林寺是没有接受的。也许并不像影视作品里演绎的那样,少林寺当时应该是对两边都不亲近,组织僧兵可能只是为了自卫,那时的他们或许更在乎出离世外的修行吧。

  入唐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禅宗依然没有起色。尽管五祖弘忍座下门徒云集,而且不少已开始从黄梅双峰山向外蔓伸,但作为一个宗教,它还是太需要统治者的青睐方能有所作为。而第一个有所举动并引起唐廷关注的,不是南宗的慧能,也不是北宗的神秀,而是两边都不沾的潞州法如,他的起点就是离东都洛阳近在咫尺的少林寺。之后才有神秀被征入洛,再往后才是接慧能衣钵者菏泽神会的发力,最终才确立了禅宗的地位。

  也许是佛教发展的必然,位于洛阳与开封之间的少林寺与朝廷关系越来越紧密,不断获得赐田,至宋朝时已经发展出空前的规模,寺基540亩,寺产14000亩,僧徒2000人。这时,整个佛教的大环境已是禅宗一花独放,并已开出了临济、曹洞、云门、沩仰、法眼之五叶。北宋哲宗元祐年间,报恩禅师在少林寺弘扬曹洞宗风,少林寺终于“革律为禅”,到今天已是为数不多的曹洞宗寺庙之一。

  书院中的儒

  嵩阳书院位于嵩山峻极峰下,因在嵩山之南而得名。嵩阳书院的建筑功能几经变迁,而且戏剧性地先后经历了释、道、儒三教的进驻。其最早为佛寺,始建于北魏孝文帝太和八年(公元484年),名为嵩阳寺。

  嵩阳寺隋代改为嵩阳观。五代周时改为太乙书院,仍遗留着道教的气息。直到北宋仁宗景祐二年(公元1035年),正式名为嵩阳书院,这有宋代书院兴盛的大背景。嵩阳书院与长沙岳麓书院、庐山白鹿洞书院、商丘睢阳书院并称中国古代四大书院。先后在此讲学的名士有范仲淹、司马光、程颢、程颐,而司马光还曾在这里编纂过《资治通鉴》。可以说,嵩阳书院对两宋政坛和文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二程所奠定的儒家理学更是深深地影响了后世中国人的思想。

Tips
  气候:嵩山属伏牛山系,东西横卧,雄峙中原,主峰峻极峰1492米。嵩山属北温带季风气候,年平均气温14.3℃。四季分明,一年中7月最热,1月最冷。春天百花齐放,秋天满山红叶烂漫,色彩迷人。秋季雨水较多,可以观赏到壮观的卢崖瀑布,这两个时节旅游,天气不冷不热,十分宜人。 夏天也可以看见瀑布流水,但气温高,旅游过程相对辛苦。冬天的嵩山寒冷干燥,除了少林寺可以游玩,很多自然风光都会大打折扣,禅宗音乐大典在冬季也会停演。   

  住宿:登封和少林寺附近都有许多宾馆酒店、客栈等可供选择,十分方便,价格不一,档次和服务也参差不齐。价格大概在100-200元左右。住在嵩山脚下,第二天早起上山还可以看日出。

 

  美食:嵩山有四大特产:烧饼、芥丝、三楂红和中岳仙茶。用烧饼夹芥丝就着三楂红,品尝过后都赞叹不已,再来上一杯仙茶,回味无穷,忍不住想带回去让家人朋友品尝。此外还有石花茶、板栗、大枣、猴头菇、猕猴桃、嵩山人参果等美食特产,这里盛产的金银花更是皇家贡品。嵩山景区内餐馆很少,三皇寨附近有方便面和凉皮卖,大约10元一碗。景区内的水和小食品都很贵,因此最好自备一些水和食物。从少林寺出来可以去永泰寺品尝素斋,味道纯正,人气较旺。

 

  购物:少林寺大门外和音乐大典现场附近有众多旅游商店,可以讲价。可以买些佛珠、板栗、大枣、猴头菇等特产。嵩山少林的长兵器如果带回家可以作为不错的纪念品,但现在航空、汽车、火车交通检查比较严格,被有关部门扣下来会很麻烦。

 

  禁忌:在游历寺庙时有一些禁忌需要注意,若带小孩出游请照看好自己的孩子,以免小孩子因年幼无知而做出一些不礼貌的事。

  

  1称呼:对寺庙的僧人、道人应尊称为“师”或“法师”,对主持僧人应称其为“长老”、“方丈”、“禅师”。禁用其它嘲笑、污辱性称呼。 

 

  2礼节:与僧人见面时,常见的行礼方式为双手合十,微微低头或者单手竖掌于胸前、头略低,忌用握手、拥抱、摸僧人头部等不当之礼节。

  

  3谈吐:与僧人道人交谈请注意礼貌,不应口无遮拦,提及杀戮之词、婚配之事,以及食用腥荤等话。  

 

  4举止:游历寺庙时不可大声喧哗、指点议论、妄加嘲讽或随便乱走、乱动寺庙之物,尤禁乱摸乱刻神像,如遇佛事活动应静立默视或悄然离开。

  

  门票价格:嵩阳景区门票价格80元/人,包含嵩阳书院,嵩岳寺塔,法王寺,会善寺,嵩山(太室山景区)。中岳景区门票价格80元/人,包含中岳庙,卢崖瀑布,观星台。少林寺景区门票价格100元/人,包含少林寺寺庙,塔林,初祖庵,三皇寨、功夫表演。中岳嵩山、少林景区、嵩阳景区联票260元。

 

  景区开放时间:8:00-17:00

 

  其他:少林寺有的导游会叫你去买舍利子,而少林寺现在是没有舍利子的,所以不要被骗了。

人民交通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18898号-1       北京市朝阳区小营北路17号人民交通出版社5层       010-059757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