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首页   >   公路频道   >   旅游公路

科尔沁环线,原生的艺术之路

撰文/摄影 袁地

摘要:科尔沁草原是中国四大草原之一,地处内蒙古东部,大兴安岭南坡,松辽平原西端。透过历史的痕迹,经过千百年的发展,这片广袤的土地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文化,科尔沁文化。作为发祥地,科尔沁吸引了诸多仰慕者,国道304线、省道305线、省道306线等诸多公路纵横交错,将它的主体通辽揽于怀中。这些道路形成里一个圆满的环,囊括了科尔沁文化在通辽境内的主要区域。沿环而走,追溯蒙古经久不息的民族文化。


 


塞牧姻盟与崛起
提起科尔沁,我想大多数中国人都会想起那个婉拒垂帘的传奇女子,“清代国母”孝庄文皇后。这位来自蒙古草原的政治奇才在自己十三岁的豆蔻年华顺从了政治婚姻,嫁给自己的姑父。在清太宗皇太极时期,满汉联姻被推向了顶峰,五大福晋皆来自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被蒙古女子所包揽。不仅如此,满蒙之间还约定俗成,先娶后嫁。皇太极的十余名女儿嫁给了蒙古贵族,而在下嫁的皇女中,有一半是孝端文皇后和孝庄文皇后的亲生女,还有个别是由其他蒙古族妾妃所生。蒙古后妃所生女再返嫁回蒙古各部,可谓亲上加亲。细品历史,满蒙联亲几乎贯穿了整个清代,保持了三个世纪,是清政府的基本国策,蒙古在政治舞台上的作用可见一斑。

 

历史上科尔沁草原是成吉思汗之弟哈萨尔的领地。据史书记载,成吉思汗称帝后,把蒙古国的全部土地和属民作为"忽必"份子分给诸弟和功臣时,将现今额尔古纳河、海拉尔河流域呼仑贝尔大草原、外兴安岭一带的广袤土地分给了弟弟哈萨尔。由于他的胞弟是一位力大无比、百步穿杨的神箭手,在建立蒙古汗国的过程中立下了赫赫战功,因此成吉思汗扩编弓箭队交由哈萨尔领导,负责大汗营帐的警卫和警戒的重任。蒙古语中,科尔沁的意思是"造弓箭者",这支队伍即科尔沁护卫军。

经过千百年的时光,"科尔沁"由军事机构的名称逐渐演变成哈撒尔后裔所属各部的泛称,形成了著名的科尔沁部。蒙古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嫩科尔沁、阿鲁科尔沁、四子部、茂明安、乌拉特及青海和硕特等部族均属科尔沁部分支。
 
说来也奇怪,凡是能挺进中原的少数民族,都与蒙古草原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早期完颜阿骨打的大金国、耶律阿保机的契丹大地,再到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创建的元、女真首领努尔哈赤的后金(清),这些民族往往都是在进入科尔沁之后开始迅速壮大崛起,随之建立起不可一世的丰功伟业的。可以说科尔沁赋予了他们一股神秘的力量,加速了他们的统治进程,同时也为这些民族之后的万里江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游走传诗的“胡尔沁”
清晨,一缕金色的阳光洒向大地,草原露出其绿色的微笑,贪婪的享受着这暖洋洋的温度,一名蒙古汉子坐在自家的蒙古包前,望着那袅袅炊烟,若有所思,他拿起了自己心爱的四胡,仔细的调试着。作为胡尔沁,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每天早上,乐此不疲……

“乌力格尔”其实就是蒙古语中的“说书”,是集蒙古说唱艺术发展之大成的一种曲艺形式。与草原上的蒙古族人民的生活习性一致,这种艺术天生带有一种浪漫开阔的气息。“胡尔沁”是专门说唱乌力格尔的艺人,与西方的吟游诗人相似,他们身背四弦琴或者潮尔(马头琴),在大草原上随风漂泊,四处飘荡,一人一琴,自拉自唱,或优美如诗,或悬念迭起,直令牧民全然沉浸于故事之中,忘乎其所在。

广袤的科尔沁草原上有许多这样普通的民间艺人,他们一般从年幼时起便开始学习说唱说唱乌力格尔,较有名气的胡尔沁常常需要去参加集会,并加以表演。千百年来,每逢新春佳节、老人过寿、儿女婚嫁、亲人集会,淳朴的牧民都会邀请“胡尔沁”前来助兴,“胡尔沁”衣冠整洁,凭着一人、一马、一琴赢得大家的尊敬,是牧民心中的圣人之传。
每当有“胡尔沁”到来,前来参加集会的牧民都会在很早便站在远处期盼。见到胡尔沁后,欢迎他们的人群非常热情,有的帮忙牵马,有的绽放出灿烂的微笑,领头的人会牵起胡尔沁的手恭敬地将他带向蒙古包,主人会在蒙古包前迎接他的到来,并献上一碗下马酒,奉上洁白的哈达,与他携手进入蒙古包。在诸多的集会中,为老人祝寿是比较常见的。每当参加这种聚会时,胡尔沁都会脱下行装向寿星老人行拜寿礼,之后主人让座,众人围坐,主人会敬茶点以回礼。奶茶饮尽之后,胡尔沁便会拉起四胡,唱起祝寿歌,“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福寿绵长活百岁,身体康健行如风。耳聪目明无烦恼,笑对人生意从容。蓬莱松柏枝枝秀,方丈芙蓉朵朵鲜。泰山不老年年茂,福海无穷岁岁坚。”与普通牧民送贺礼以表达自己的祝福所不同,胡尔沁祝寿并没有礼物,而是用他们浑厚的嗓音和那把古朴的四胡琴,他们用一曲悠扬的“乌力格尔”来彰显自己的祝福之心,这也是牧民心中最想要的,最期盼的礼物。

集会之余,蒙古族著名的那达慕上也总能看到胡尔沁的身影。“那达慕”大会是蒙古族历史悠久的传统节日,不仅在蒙古族人民生活中也占有重要地位,在牧民的心中更是古老而又神圣的。每年七、八月牲畜肥壮的季节,各个乡镇、家族都会争相举办那达慕。在这朋友聚会、沟通感情的重要时刻,草原便会露出她最迷人的面庞。湛蓝的天空下,篝火熊熊,说不上名的野花散落在大地之上,成群的牛羊信步而走,骄傲的骏马任意奔驰。一望无际的科尔沁。上,如诗如歌的“乌力格尔”优美动听,游动的浮云似乎也停了下来,静听着他诉说的故事。

 


安代舞,肃北原生活化石
 
科尔沁文化艺术的代表,除了“乌力格尔”,就要算“安代舞”了。科尔沁安代舞发源于通辽市库伦旗,从通化市驶上304国道,再转305省道,约两个小时车程便可到达。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在科尔沁大草原上一对相依为命的父女,有一天,女儿莫名得了一种怪病,神志恍惚,举止失常,而且无论用什么方法都难以医治,父亲很是着急,只好用牛车拉着病重的女儿到其他地方求医,祈求上天怜爱,能让他的女儿康复。不料在行路途中遇到了风雨,车轮陷进了泥里,车轴也断了,无法前行。可怜的老父亲急得不知所措,看着奄奄一息,生命危在旦夕的女儿,只能围着牛车打转,潸然落泪。不知过了多久,老父亲哭得泪也干了,便围着牛车高声唱着祈求神灵保佑的歌。这歌声引来了众乡亲,他们见状也暗自落泪,跟着老人甩臂跺脚,围着牛车哀歌。众人唱着舞着,终于感动了上苍,太阳代替了乌云,雨水散去,姑娘的病也好了。随着人们的口口相传,这个奇闻不胫而走,后来草原上不管是求雨、祭敖包还是那达慕盛会,人们都围成一个圆圈,敞开长袍的下摆,右手拿一块绸巾,唱着悠扬婉转的曲调抒发自己的感情,这种载歌载舞的形式便是“安代”。

 

安代舞具有强烈的自娱性、鲜明的民族风格,浓郁的生活气息,被称为蒙古族集体舞蹈的活化石,是一种在肃北草原广为流传的原生态舞蹈,至今已有400多年的传承历史。在科尔沁地区,在逢年过节时、在庆祝丰收的日子里、在喜丧婚嫁和迎宾的宴会上,人们都要跳安代舞以示庆祝。随着时光的流逝,历史不断发展,社会不断进步,兴安地区带有迷信色彩的安代舞已不复存在,而是把它作为一种民间歌舞传承下来。

传统安代以歌为主,以舞为伴,通常在节庆或闲暇时进行,一人领唱众人应和,成百上千的男女老少载歌载舞。。其音乐曲调风格独特,有强烈的感染力,只要依其音乐的节奏甩巾踏步,与领唱歌手相应和,男女老少皆可入场欢跳,没有时间、地点的限制。安代的唱词除开场和收场部分因仪式需要基本确定不变之外, 其他皆不固定简单易学,唱词随编随唱,富于感染力。便于歌手根据不同情景表达不同的情感。。那些才思敏捷、善于辞令的歌手可以尽情地用诙谐幽默的唱词抒发情感,或赞美,或嘲讽,或嘻笑怒骂,不拘一格。
近四百年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经过不断完善和发展,安代舞逐渐成为蒙古民族最为耀眼的文化标识。如今的安代舞更广泛地流行于民间,逐渐由民间艺术发展成舞台艺术,不断地在肃北城乡落户,成为庆典宴席,接见奉送时不可缺少的内容。安代舞经过本地众多民间艺术家的多年不懈的努力,演变为草原人民健身娱乐的绝佳方式,2006年,蒙古族的安代舞经过国务院的批准被列入了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策马奔腾 乌兰牧骑
除了独具特色的歌舞,作为马背上的民族,蒙古的赛马也是不可错过的。

传说古时的马有双翅,叫天马。它地上会跑,水中能游,天上能飞,是一种极有威力的动物,后来它在玉帝殿前做了一匹御马。天马因玉帝宠爱,渐渐骄横起来,时常胡作非为,一日,天马出天宫,直奔东海要硬闯龙宫。守宫门的神龟带领虾兵 蟹将一齐阻挡,天马恼羞成怒,飞腿踢死了神龟。此事告到天宫,玉帝便下令削去天马双翅,压在昆仑山下,300年不许翻身。200多年后,人类始姐:人祖, 要从昆仑山经过,天宫玉马园的神仙便给天马透了信,并告诉天马如何才能从山下出来,当人祖经过时,天马大喊道:“善良的人祖,快来救我,我愿同您去人世间 终生为您效力。”人祖听了,生出同情之心,便依天马所言,砍去了山顶上的桃树,只听一声巨响,天马从昆仑山底一跃而出。
天马为了答谢人祖救命之恩,同人祖来到人世间,终生终世为人祖效劳。平时 耕地拉车、驮物、任劳任愿,在战时,披甲备鞍,征占沙场,同主人出生入死,屡建占功。从此,马和人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以至后来当玉帝准备挑选十二种动物生肖时,马成了人类推选的动物之一。

 
民间的传说固然是虚构的,但事实上马与人类的关系这亲密,是任何家畜所不能比的。
“马者,至健而不离地”马作为五畜之首,深受蒙古人的重视。赛马和骑马是中国蒙古民族的优良传统,蒙古族人“不论男女孩老幼,未有不能骑马者,其男女孩童自五岁即能骑马,驰驱于野”。据文献记载,蒙古赛马已有近2000年的历史了。到了元代,由于蒙古公贵族的推崇,大型集会时无不将赛马作为活动内容。科尔沁左翼中旗是科尔沁草原的核心地带,这里的人养马、爱 马、懂马,每年的8月18日都要举行赛马节,人们在这里娱乐休息,享受赛马带来的快乐,赛马场也成了爱马人寻觅良驹的好地方。
驱车沿306省道,在到达扎鲁特旗后,再驶入304国道,便可到达珠日河草原。蒙古族著名的“8.18哲里木赛马节”就在这片草原上举行。
一进珠日河的大门,5个富丽堂皇的迎宾包映入眼帘,他们全都是殿堂式的,搭建在一米多高的平台上,造型典雅、气势宏大。与两侧的豪华型固定包和传统毡包组成蒙古包群。赛马场便坐落在正南面。每年的8月18~20号,这里阳光明媚、碧天莹洁、乳香沁人、牧歌嘹亮,每个人的脸上都溢满了幸福的笑容。霎时间就变成了欢乐的海洋。牧民们都会各地赶来,参加这一年一度的聚会,赛马节不仅有传统的赛马、套马和马术表演,还有“乌兰牧骑”和民间艺术团的演出。

说到“乌兰牧骑”相信许多没有在草原生活过的人都会把他当成是一种游牧活动或者马术表演。“乌兰牧骑”其实是活跃在草原农舍和蒙古包之间的文艺团队。蒙古语原意为“红色的嫩芽”,也就是红色文化工作队。“乌兰牧骑”于1957年诞生。始终坚持不懈地全心全意为农牧民服务,被农牧民亲切地称为“玛奈(我们的)乌兰牧骑”,乌兰牧骑队员则被唤作“玛奈呼和德(我们的孩子)”。 乌兰牧骑的队员多来自草原农牧民,队伍短小精悍,队员都是一专多能,报幕员也能唱歌,唱歌的还能拉马头琴伴奏,放下马头琴又能顶碗起舞。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不仅能在台上演出精彩的节日,走下舞台还能做饭洗衣,为农牧民修理家用电器,传播科学文化知识。

 
刀木镌刻草原之花
蒙古族是一个酷爱音乐的能歌善舞的民族,素有“音乐民族”、“诗歌民族”之称。 “乌力格尔”、“安代舞”以至于赛马会都将这点展现得淋漓尽致。艺术都是相通的,这使我不住猜想,对音乐如此热爱向往的民族在美术方面又有怎么样的成就呢?

历史上最早的古代蒙古绘画艺术,是游牧人的岩画,大多是民间画家所为。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生产、劳动的形象。元代墓中,布满彩绘壁画也充分体现了蒙古族的绘画艺术。元代蒙古族中也出现过一批知名画家。如曾画过成吉思汗和窝阔台等祖宗的肖像的宫廷画家礼霍孙,擅长墨竹画的玉出汗、伯颜守仁,张彦辅等。另外,曾被中国已故著名版画家李桦先生誉为“草原之花”的科尔沁版画也是不得不提的。

科尔沁版画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发源于通辽市,是蒙古族草原文化的杰出代表,也是科尔沁文化精品之一,现已跻身全国美术创作优秀行列。科尔沁版画独特的刀味与木味使它在中国文化艺术史上具有独立的艺术价值与地位。其作品以雄浑、大气、纯朴、高雅而著称,被美术界称之为“科尔沁草原雄风”。 
作为我国当代4大版画群体之一,科尔沁版画与其他几个地域相比有它的独特之处。首先,版画中那种刀木之美、力量之美跃然于目,我相信,任何一个软弱的缺乏力量的人都无法将版画完成,这些刀上生花的艺术家始终将刀法、节奏贯穿在创作过程之中,把自己的所见所想所愿提炼在了刀与木之间,将一个个概括的形象统统描绘在版刻之上,画作虽没经过繁复的叠加,却仍旧韵味悠长、意境丰富。 
通过一代又一代艺术家的不懈努力,近年来,科尔沁版画作品获奖无数,其中不乏国家级奖项,《乌珠穆沁的傍晚》、《新娘》、《红云》、《草原你早》等作品更是成为了我国美术界的名画。来到科尔沁博物馆便可一睹科尔沁版画的风采。博物馆的整体设计体现了古代中国“天圆地方”的理念,正立面顶端造型为一轮弯弓,象征着科尔沁蒙古人的称谓。充满民族特色。馆内的苍狼白鹿艺术展中展示有大量的科尔沁版画。看着这些生动传神的作品,很难想像一块小小的木板怎能会刻画出如此大的视觉冲击力。那一笔笔刀痕,如同蚕蛹的裂,使隐藏起的民族文化破茧成蝶。又如同一抹春色,滋润含苞的草原之花悄然开放,引她走入世事,吐露芬芳。
 
 

 

 

 

 

人民交通出版社
爱自驾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北京爱自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证161421号
京ICP备15018898号-1
北京市朝阳区小营北路17号中交文苑5层
010-59757605
fuchen@iziji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