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死人沟名字的由来

       第一批进入阿里的解放军一个连的人马在这里露宿一夜,第二天没有一个醒来,全部因缺氧死在了这里!当时人们对高山反应还没有多少认识,觉得这个地方神秘可怕,夺人性命于无形,便起了这么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名字。死人沟海拔五千二,氧气含量不到海平面的百分之六十。

搞不懂的石碑

       达坂山口的石碑已换了几茬,但都写的是“6700M”,一直没有纠正错误据说也有它的原因:新藏公路初建时测量手段较差,测出的是这个高度,那么,几十年下来,将错就错,碑换了,但高度不变。这种说法有一定的可能性,因为在1970年解放军测绘部队进入藏北羌塘与昆仑山无人区开展实地勘测之前,当地并无准确的地形数据。在六十年代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地图册》中,新藏交界昆仑山的慕士山标高7282米,木孜塔格峰标高7723米,并分别被认作是西昆仑山与众昆仑山的主峰。实际上这两座山峰海拔是6638米与6973米,误差了千米。另有一种流行说法是6700米不是新藏公路通过的山口海拔,而是山口附近山峰的海拔高度。这种说法并不能成立。因为山口两侧一公里内的高地的相对高差在60米-100米,地势相当平缓;附近最高的山峰是西南12公里处的果札更日雪山海拔6292米;附近最接近6700米的山峰是西南方向71公里处的泽错湖东山,海拔6678米。

汽车与藏野驴之间的赛跑

       藏野驴还有个极特殊的习性,就是喜欢与汽车赛跑。当汽车驶入有西藏野驴活动的地方,远处的野驴就会好奇地注视着逐渐接近它们的汽车。当汽车与它们比较近时,野驴随即朝前猛跑,并竭力与汽车保持平行,最后总要跑到汽车的前边,并且要从汽车前经过,才肯罢休。野驴越过汽车后,往往要继续奔跑一会儿,然后停下观望。有时野驴因这种古怪的行为而付出生命代价,一些偷猎者就是开着汽车追杀野驴的。虽然西藏野驴耐力极好,可以一口气跑40-50公里不休息,但用汽车长时间追逐野生动物可能会对它们造成不良后果。碰上这类“比赛”,最后都是人们主动减速,让野驴跑到汽车前边去。

“鬼湖”拉昂错湖成因

       拉昂错与玛旁雍错曾经相连,后因湖面下降,才分成了两个湖。至今两湖间还有一河相通,圣湖的水可以流到鬼湖中。玛旁雍错与拉昂错原本就是一个湖,只是后来因为地质变化和气候变迁分成了现在的两个湖泊而已。曾有专家考证过,吉乌村所在的河谷地带就是连接玛旁雍错与拉昂错的河道,在雨水充足的年份里,这条河道会将两湖连为一体。故此鬼湖之称纯属人们杜撰而来,也许将拉昂错比作鬼湖,正好应验了人们有神必有鬼的理念。

玛旁雍错转湖

       玛旁雍错佛教称“圣湖”,因此每到夏秋季佛教徒扶老携幼来此“朝圣”转湖,在“圣水”里“沐浴净身”以“延年益寿”。圣湖圆周约60公里,转湖需时4-5天,一般都是按顺时针方向走。沿途有三分之二(从Seralung寺顺时针到Chiu Gonpa)的路是紧靠湖岸线,北部的路要经过霍尔乡。这条路可以跑汽车,沙滩、砾石、沼泽交替,在湖东南方有几条河注入玛旁雍错,需淌水过河。自己要带食物,沿途有寺庙可供住宿,但条件极为简陋。沿湖边远足虽然没有神山的上下山坡那样艰巨,但多是松软的细沙路,走起来也很费力。尤其困难的是在湖的南岸要面对溪涧的挑战。当路上遇到河流溪涧时,只能淌水而过,没有其它的办法了。转湖的人不像转山的那么多,无论朝圣者还是旅行者。沿途的景色虽然很美,但缺乏变化,再美的景色看上几个小时也会乏味。若是雨季,路上经过的几条小河也会造成不小的麻烦。

关于加油

       新藏线往往是跑几百公里见不到人烟,沿线县城、城镇极少,请多备几个汽油桶,碰到加油站就加满

车辆要求

       在路没有修好的情况下,跑新藏线除了大卡车外,就只有四驱越野车可以了。而目前新藏线新疆段修路已近尾声,路面修缮之后对车辆的要求可以稍低一些,但是也要注意由于海拔高,车辆的动力会略显不足。

最佳穿越季节

       新藏线路况最好的时候是在春天,每年5月初,新疆会派一辆进口的维修专用车把公路平整一遍。春天气候比较干爽,因此,五月份是比较好的季节。

餐饮

       这里可谓是中国最偏远的地区,所有的物品全靠内地运输上去,蔬菜奇缺,加上是高原,就连面条也是煮的半生不熟的,一切都只能将就。最好自备食品,如干粮、巧克力等高热量的食品和维生素。为了预防疾病,多备些药品。

人民交通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18898号-1       北京市朝阳区小营北路17号人民交通出版社5层       010-059757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