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忘记密码
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旅行家专栏Master Column

萨尔茨堡——留下的即是见证,亦是画卷

发布时间:2017-11-01 来源: 作者:

“如果是巴洛克时代的建筑,就算破旧也不需要修缮,让它作为时间的见证者而存在。”
这句话是对萨尔茨堡的完美做了另一种解释,它独有的气质并不需要过多的打扰。萨尔兹堡位于奥地利西部阿尔卑斯山脚下,丰富多彩的建筑艺术浑然一体,这是奥地利境内最古老的一座城市,据说早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有人居住。整个城市面积不大,处处都是巴洛克风的古建筑,非常适合徒步漫游。清澈的萨尔茨河穿城而过,将整个城市分成了新城和旧城两部分,一座座各具特色、历史久远的尖塔教堂和修道院让这座城市散发着中世纪的气息。
萨尔茨堡(Salzburg)的名字可分为Salz和Burg,前者意为德语“盐”,后者意为“高地”。这个名字是因附近的盐矿和城堡而得名,萨尔茨堡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盐的销售。而远处的阿尔卑斯雪山和城堡前的萨尔茨河流,是优雅的盐堡的守护者,让一切仿佛静止而又川流不息。

 


沿着萨尔茨河漫步,湍急的水声让人不由得联想到这会不会是阿尔卑斯山融化的雪水,骑着自行车的男女女们从我们身边飞驰而过,却不忘友好的打个招呼,一切都是那么温馨美好。
萨尔茨河上横着不少桥,从地图上大致数了下,共有八座,其中有几座禁止行车的铁索窄桥最适合漫步。 
每一个浪漫的旅游城市似乎都有那么一个地方供恋人们挂同心锁,萨尔茨堡自然也不例外。几十米的桥两侧挂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锁,或是表达爱意,或是表达思念,或是单纯的祝福,世间所有的美好似乎都被收集在了这里。不过还是要回归现实,看这些锁的密集程度,想必再挂下去桥都要塌了吧,所以当地一定会有人定期来卸掉一些锁吧。但那又如何?真正长久的爱情并不需要靠一把锁来维系,挂锁,挂的只是一种情怀或是当时的一种心情而已。
萨尔茨堡之所以如此久负盛名当然不仅仅是那些巴洛克建筑,还因为音乐天才莫扎特就出生在这里,他不到36年的短暂生命中有超过一半的岁月是在萨尔茨堡度过的。莫扎特虽然早逝,但他的音乐作品至今仍广为流传,他的曲风通俗优雅,深受大家喜爱。他所创作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唐璜》、《魔笛》等已成为世界歌剧舞台上的保留剧目。莫扎特是萨尔茨堡的骄傲,如今的萨尔茨堡人在谈到他时,常常会说“莫扎特是上帝赐给我们的无与伦比的礼物”。现今的老城区还保留着莫扎特在此生活时的原貌,莫扎特出生的房子还在,被改成了莫扎特纪念馆,还有许多以他名字命名的商店、餐厅甚至食物,可以说,莫扎特已经成了这座城市的象征。
莫扎特的雕像矗立在广场中心,在莫扎特的早期创作时期,其作品受巴洛克时期的建筑、文学、历史背景影响,而他的音乐风格又将艺术的美好影响着萨尔茨堡整个城市的生活气质,萨尔茨堡与莫扎特就这么相互影响着,已不可分割。莫扎特欢愉畅快的音乐充满了治愈力,仿佛引领着人们进入了一个无忧的世界。 

 


与莫扎特广场相邻的主教宫广场,由萨尔茨堡总主教修建于16世纪,据说广场地下还有当时的墓地。在一千多年的时间里,萨尔茨堡一直是独立的教会国家,大主教既是宗教最高权力的象征,又是国家最高的政治统治者。17世纪初,当时的大主教认为萨尔茨堡是一座理想的和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因此对其大兴土木,现今老城的外貌风格就是从当时留下的。直到后来,萨尔茨堡归属奥匈帝国,才成为奥地利的一部分。大主教广场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喷泉,这是中欧最大的巴洛克式喷泉。
许多人都看过电影《音乐之声》,但很少有人知道,萨尔茨堡就是这部电影的拍摄地,来到这里,仿佛置身某个露天电影院,熟悉的场景会再次将你带入老电影的记忆中。行走在这部一直并未落幕的场景中,电影人生或许也是真实世界的人生,一直在放映,不曾间断。
或许是因为凝聚了莫扎特的音乐灵光,又或许是因为《音乐之声》取景于此,这个城市注定与音乐息息相关。音乐是这里不变的主旋律,漫步在人来人往的莫扎特广场,犹如踩在钢琴键上,不同旋律的美妙乐声萦绕在整个城市的上空,身体的每一处感官都在接受着熏陶,优雅的音乐情结在这里静静流淌。 

 

街头艺人在这里是个非常受欢迎的职业,据说他们中的许多人生活都非常富足,出来表演并不是为了谋生,而是为了展现自己,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机会站在大型舞台上表演,于是他们选择了这些人来人往的地方演奏着自己的拿手曲目,等待着懂欣赏的人为自己驻足,如果有那么一首曲子走进了你的心里,不妨给些小费或是买一张他们的专辑捧个场。
用水杯弹奏乐曲并不新鲜,但如此近距离欣赏还是第一次。几十个透明玻璃杯,每个杯子里装着不同高度的水,水越少音调越高,通过敲打杯沿可以发出不同的声音,非常动听。

 

 


马车是萨尔茨堡独具特色的观光交通工具,莫扎特广场旁的主教宫广场上就有乘坐马车的地方,路线主要是围绕老城区市中心一圈,不需要预订。按车收钱,一辆车一般能坐4个成人,马车主人会为客人讲解一些主要景点,语言以德语、英语为主。
马车主们都戴着清一色的爵士帽,非常帅气。阴雨天的生意总是不好,闲置的马车非常多,马车主们倒也懂得排解心情,有的人会点根烟悠闲的抽着,有的人正捧着热咖啡暖身子,还有的人则在漫不经心的数钱,而更多的人在遥望是否有客人.
天气晴好的时候,整个广场会非常热闹,嘚嘚的马蹄声和车轮的机械声伴随着街头音乐家们的天籁之声,俨然一曲大型交响乐,仿佛乘上马车就能穿越到中世纪。

 


萨尔茨堡是个颇具艺术气息的地方,除了街头音乐家,这里还有不少街头画家在贩卖自己的作品,大多都是当地的风景和一些著名的人物肖像画,当然,你也可以花点时间坐下来请他们为你画上一幅肖像画。 
穿过主教宫广场便是卡皮特广场,这里有个巨大的金色球体,上面站立着一位穿着白衬衣的男士怔怔的眺望着远方,据说他是天文学家伽利略,如此现代化的设计风格与这一片古典的巴洛克建筑摆在一起很有违和感。喂!设计师你给我出来解释一下!
当然,我们显然不能用普通人的思维去解读创作者的意图,艺术要是那么通俗易懂的就不是艺术了。尽管来来往往的游客看到它时都是一脸懵逼,却又忍不住为它停下脚步,不少人还会大开脑洞去和它拍一些有创意的互动照,逗的旁人开怀大笑,这大概或许是创作者的意图之一吧。

 


大金球下有个巨大的国际象棋棋盘,棋子可以随意移动,有兴趣的话可以停驻脚步在这里下一盘,玩一把“巨人国”的游戏。
广场四周都是灰白色的建筑,只有阳光的倾斜才能够巧妙的抚平城墙上斑驳的痕迹,对于阳光的热爱,或许也是因为它有如此奇特的魔力。
广场上陆陆续续聚集着人,游客与街头艺术家簇拥在一起,热闹但不喧嚣,墙角一只金毛一直傻站着,尤是呆萌。
在过去的一千年里,萨尔茨堡曾是大主教管辖的独立国家,直到19世纪初才并入奥地利版图。教堂是萨尔兹堡的灵魂,大大小小的教堂遍布整个城市,漫步街头,你可以感受到这个城市浓厚的宗教气息,坐落在卡皮特广场上的萨尔茨堡大教堂可以说是这个城市最重要的建筑物之一。这座教堂已经历经了8个世纪的时光, 从落成之日起,就与教廷王侯的一切紧密联系在一起。在过去,它曾历经一次次的扩建、翻新、大火损毁和重建,直至在大主教Paris-Lodron时期得以形成现今的巴洛克风格,这一系列过程中无一不见证了萨尔茨堡主教至高无上的权力。 
萨尔茨堡大教堂用华丽来形容绝对不为过,教堂内部的墙壁以典雅的灰白色为主,巴洛克的繁复和浮夸毫无掩饰地表现在雕梁画栋上。 

 

 

据说莫扎特就是在这座教堂受洗,他短暂的一生还有多年曾在此担任管风琴师。对于一位音乐天才来说,在教会里演奏尽管能得到很多荣誉,但这并不是他的追求,这一切显然是迫于宗教和政治的压力。教堂里至今还陈列着莫扎特当时演奏过的管风琴。 
教堂的天花板彩绘描绘了耶稣的生平和受难记,好似一个巨型万花筒,如同这个大千世界,当转一下角度,或许又会呈现出不同的世界和对这个世界的另一番感悟。

 


阳光透过穹顶洒进教堂,光影随着时间在交替,给这原本就神圣的氛围平添了几分神秘感。 
阳光倾斜在木质座椅上,光影将眼前的世界分成黑与白。尽管没有宗教信仰,但内心一直都住着彩色的愿望,当接触到信仰时,我总会虔诚许愿,愿主能够聆听我在不同地方发出的同一个声音。
教堂的各个转角都陈列着红棕色的书柜,不可打开,里面收藏的想必都是重要的古籍文献。书柜旁的架子上摆放了圣经供人翻阅。

 


尽管大教堂是当地最著名的旅游景点,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游客蜂拥至此,但来跪拜的信徒们依旧络绎不绝,他们早已习惯如此纷杂的世界,也学会自动屏蔽了来来往往的人流和此起彼伏的快门声,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了自己和全能的主在对话。
灯芯在烛杯中持续燃烧,点上一杯烛火,随着视野的放空,远处的烛光逐渐变成光斑,美轮美奂又扑朔迷离。

 


教堂门口有一座青铜雕像,阳光洒下,犹如被唤醒的恶魔,竟渗透着几丝诡异,仔细看,这座雕像只是空有一身皮囊,躯体早已抽离,它的寓意想必也和灵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尽管我一直自称是无神论者,但偶尔也会思想抽离,如果真的有灵魂存在,它会一直在世间游荡吗?是否它也会累,需要一副躯壳来安放休息? 

 


走出教堂,沿着广场旁的小巷一路前行就到了城堡要塞的山脚下。萨尔茨堡城堡可说是城内的最具标志性的建筑,位于老城区山上,在城市的许多地方,只要你抬头就能看到它。城堡历史悠久,始建于1077年,由历任总主教逐步扩建而成,是欧洲最大的中世纪城堡之一。
要登上城堡有两种方式:
1、步行上山,大约需要20分钟
2、乘坐缆车,只需要1分钟就嗖的上去了,关键是省力!
城堡内有ABC3个不同区域的展览馆,可以让你深入了解这个城市的历史。对历史不感兴趣的话可以直接花4.4欧购买往返缆车票上去俯瞰全城,城堡上有个绝佳的观景台。当然,想要更深入游览城堡的话建议购买缆车+城堡的联票,有多个套餐可供选择,你可以只游览2个任意展馆+缆车或是选择所有展馆+缆车,票价在11欧~14欧之间。
简而言之,如果你是一个对历史文化不感兴趣的“运动健将”,你可以不花1分钱走上去看全城风景,徒步中途据说还有个不错的观景台,视野和山顶不太一样,简直不要太超值!
登上城堡的观景台,这个不大的城市就这样一览无余的展现在眼前,每一个角度都是明信片效果。萨尔茨河依旧流的那么湍急,河两岸的风光大相径庭却各有千秋,每一座建筑、每一个角落仿佛都在诉说着千年的故事。教堂的绿色圆顶在灰色屋顶的建筑群中格外醒目,当然,其中最瞩目的还是萨尔茨堡大教堂。

 

 


将视野放远,伟岸的阿尔卑斯山脉耸立在眼前,仿佛将萨尔茨堡拥在怀中,洁白的雪顶更是美的不可方物,而错落的城堡就像乐高玩具一样,那么精巧的依附在山下。怪不得有人说萨尔茨堡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城市之一,如此依山傍水的环境恐怕也是因为上帝特别宠爱这里吧。

 


我们买了A区+B区的套票,这两个区域都和军事历史有关。A区包含城堡内部和瞭望塔,配有包括中文在内的8种语言的语音导览器,由工作人员统一带领大家进每个房间参观。因为导览器数量有限,所以参观通常都需要排队,即使不是旺季也要排上半个多小时,非军事迷历史控可能会觉得不太值,嗯,说的就是我们。 
走进一个个房间,里面分别介绍了城堡历史,武器、手工业、司法发展以及跟萨尔茨堡相关的一些历史,过去的每一页在这里清楚的被记录着。在视听室,你可以坐下来静静欣赏关于萨尔茨堡前世今生的声光秀,真切的能体会过去人们的生活状态。
城堡里的格子窗户有着浓厚的岁月痕迹,每一扇望出去都是不一样的风景。不知道昔日的主教们是否偶尔也会流连这样的风景无心打理朝政呢。 
大炮是每个城堡必备的防御武器,在漫漫历史中, 这里的统治者几经更迭,但城堡却从未被敌人攻陷过。 
阴暗的酷刑室里陈列着一些战时的刑具,你甚至还可以去触摸它们,曾经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到场景就这么真实的摆在眼前,令人毛骨悚然。
从一个个狭小的房间钻出,眼前豁然开朗。语音导览的最后一站就是最高处的瞭望台,这里可以360度无死角的俯瞰全城风景。
B区不设语音导览器,这里陈列了战时的武器和各种头衔的将士服装等,军事迷一定能在这里逛上很久。
这里逼真还原了战时所需的通信设备,不知这个士兵对接的电话中那边传来了什么讯息。 
手持真枪荷弹的军队,模型逼真还原了服饰和士兵的表情,就连皮鞋的褶皱处也是刻画甚微。 
城堡上设有咖啡吧,食物的价格不便宜,味道也比较惨烈,但看在背景是阿尔卑斯山的份上,一切都值得原谅。
从城堡下来可以去山脚下的粮食胡同逛一逛。这是萨尔茨堡最古老的街道,窄街两旁都是商店,每座建筑的立面上都清楚地写着建造的年代,最为醒目的是每家商号都有自己的金属招牌,很有中世纪风。很遗憾的是,我们去的那段时间,整条街都在施工,惨不忍睹,为了不忍受漫天的尘土,我们只逛了不到10分钟就离开了,也没有找到莫扎特的出生地——粮食胡同9号,倒是看到不少与莫扎特有关的纪念品商店,包括最受欢迎的莫扎特巧克力。本以为这是莫扎特生前最爱吃的一种的巧克力,但实际上,这个巧克力只是为了纪念莫扎特诞辰100周年才生产的。 
走在回去的路上,遇见下班的马车,和各种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一同出现在繁忙的道路上有种时光交错的感觉。虽然随着时间的变迁,交通工具也在变化,但这个城市的人们所独有的气质跟这些古老的马车一样,一直保留着最初的模样和心境。
回头仰望,古老的城堡矗立在山顶,凝视着山下的城市,随着夜幕降临,藏进云层里的太阳,让萨尔茨堡的天空变了颜色。金黄的夜幕,交错悬挂在空中的路灯帮衬着照亮街道的每一处,道路上的车灯遥相呼应。就像开始说的,留下即是见证,自然、历史、现在融洽的出现在同在一幅画卷中,仿佛时间凝固,或许这正是这座城市的气韵所在.

×
人民交通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18898号-1       北京市朝阳区小营北路17号人民交通出版社5层      010-59757605      business@izijia.cn